咪咪,一只比人还狗的猫

益多网 306 0

下午下班路过县东巷,我被一只猫给盯上了。它喵喵叫着,眼睛死盯着我手里的袋子,看上去像是饿坏了。我对它并不陌生,因为每天路过“阿水大杯茶”的门口,总能见到它蜷缩在那里。多半时候,它都是将自己缩成一团,在暖洋洋的太阳底下,咪缝着眼睛思考“猫生”。过路的年轻人见到它总要多看两眼,感叹一句:“真可爱呀。”它可能也知道自己讨人喜欢,面对这种感叹也就见怪不怪了。

src=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_images_20180515_59384641a86f46c38f814fed6785fcfc.jpeg&refer=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jpg

咪咪是我一厢情愿给它取的名字,我从来不知道它叫什么。我也分不清它是家猫还是流浪猫,因为它从来都只呆在门口,不会进到任何店里去,也有不同的人给它投喂猫粮。也可能它原本是一只流浪猫,因为这里有人喂它,它也就不再流浪了。咪咪的身材是个谜,我见过它骨瘦如柴的样子,不过几日没见,就又看到它吃得很胖。这期间,肯定有好心人给了咪咪足够的食物,但经我观察后发现,作为一只柔弱的小猫,咪咪也有一套自己的生存手段。

平日里吃饱了,咪咪对谁都是爱搭不理的,这也是我和它从来没有“说上话”的原因,我也曾试图一边喵喵叫一边同它套近乎,都被它无视了,因此我一度认为它是一只高冷的猫。直到今天傍晚,我第一次感受到咪咪的热情。当我的目光对上它“无辜”的卡姿兰大猫眼,咪咪“喵喵”的叫声愈发楚楚可怜,饥饿的暗示已经足够明显,通过它的表情、音调、神态,几乎清楚地把“给我饭吃”这四个字念了出来。你移动到哪儿,它就跟你到哪儿;你停下来看它,它就伸出爪子抻着腰跟你撒娇……叫声把你的心都要萌化了,下一秒恨不得把口袋里的东西全掏出来给它吃。咪咪讨食的娴熟程度,足以证明它是个“惯犯”,但这只“犯人”却始终被人惯着,无一次落空。手上拎着的袋子是我目前仅有的食物,我把手伸进袋子里,咪咪流露出期待的目光,而当我抓了两颗酸奶山楂球放在地上,它只是凑近嗅了嗅,没有吃,继续喵喵叫。我后退两步,摊开手示意我没有其他食物了,它还是不肯罢休,既然认定了你是它今天的饲养员,不让它填饱肚子就休想走。咪咪迈着优雅的猫步,轻巧地跟在你身后,像一块怎么甩都甩不掉的橡皮糖。

看来这只猫是今天是要赖上我了,不得已,我抓紧跑进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一根火腿肠。咪咪没有跟着我到店里,但出门时,一掀开便利店的门帘,它果然蜷坐在门阶上。这个小强盗,正扮演“拦路虎”等着我出来,似乎算准了我是去给它买吃的。我刚拿出火腿肠,它迫不及待地就要跳起来,我一只手高举火腿肠,另一只手作出下压的手势示意它坐下,只见它心有不甘地盯着肠,又不得不配合我作出“坐”的动作。但高傲的猫咪又哪里那么顺从,一边睥睨地盯着我手里的食物,一边白眼都要翻上天了,满脸写着敷衍,似乎在说:“要不是本主子肚子饿了,才不会纾尊降贵陪你玩,不知好歹的人类,还不抓紧拿食物来讨好我!”见它不耐烦,我于是抓紧撕开包装,把肠掰成小块递了上去。它尝了尝味道,似乎不太满意,顿了顿,还是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想来也是,在这人来人往、美食琳琅的县东烟火盛巷,将好吃的分给咪咪的人定是不在少数,这只什么都吃过的猫,嘴也一定刁了。可咪咪不一定是一只很幸福的猫,正如单纯的孩子总是被尽心的照顾、保护着;拥有娴熟“讨食技能”的咪咪,一定有过许多经历,才让它学会了一些谋生的手段。想到它之前骨瘦如柴、食欲不振的时光,不知它是否也遭受过不公平的虐待,也不知又是谁让它重新振作了起来。也许它之前并不会粘着人讨食吃,只是它饿怕了,而人类泛滥的同情心就是它饭来张口最好的源泉。

尽管知道这位有着“社交牛逼症”的小猫咪,也只会在肚子饿了才会缠着你,叫两句好听的给你听,而我却也因为与它短暂的交集感到快乐。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每只动物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甚至一条街也是一样。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县东巷,一月内有数家店铺在这条街上倒闭,也有数家店铺接盘重装一新,开启新的轮回,因此我们承认它的残酷,也爱着它的繁华。正如这只在纷繁复杂的县东巷上饱尝人情冷暖的小猫咪,也因为县东巷的宽容与富饶,得以生存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