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校园的时候,记得有一年没什么课,而我又要为以后找工作做一些准备,于是就找了一份实习。工作地点是位于中关村的一家互联网公司,我的实习岗位是人力资源管理。

工作内容主要是给候选人打电话,通知他们来公司面试。有时候我也做一些简单的电话面试,询问应聘者一些简单的问题,判断一下他们求职的意愿是否强烈,是否适合进入面试阶段。

回想起来,我学的是工科专业,却找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实习工作,对后来的求职似乎也没有什么帮助。

工作之余,我在电脑上下载了一部小说,不忙的时候就看一看。书是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写的《树上的男爵》。

src=http___img.mp.sohu.com_upload_20170703_1f1d44cba9d648e49168c68bf050c7a4_th.png&refer=http___img.mp.sohu.jpg

小说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天马行空,以弟弟“ 我 ”的视角,讲述了哥哥柯西莫·皮奥瓦斯科·迪隆多男爵从十二岁开始就爬到树上,并在那里度过一生的传奇故事。

主人翁柯西莫生活在意大利的翁布罗萨,他因为拒绝吃蜗牛而与父母发生争执,然后一怒之下爬到树上,并决定再也不回到地面。到树上之后他结识了邻居家的小女孩儿薇莪拉,然而不久薇莪拉一家就搬走了。

成年以后薇莪拉嫁给了一位老富翁,很快便成为寡妇,而柯西莫与薇莪拉又一次邂逅,他们成为一对树上的神仙眷侣,但是最终美丽而不安分的薇莪拉离开了柯西莫,这令他痛苦不堪。

柯西莫经常从树上捕猎地上的兔子、狐狸等小动物。很多时候他没法把猎物弄到树上来,于是猎物就成了蚂蚁的食物。后来他结识了一只短腿猎犬,他给狗狗起了名字叫佳佳,佳佳从此跟着柯西莫到处闯荡,他们成了形影不离的伙伴。

柯西莫听说一个西班牙家族的人都生活在树上,于是他沿着树林来到了西班牙的奥利瓦巴萨,在那里他见到了桑切斯亲王家族,该家族因为争夺封建特权而反叛国王卡洛斯三世,被惩罚生活在树上。

柯西莫受到了桑切斯家族的热情款待,并结识了漂亮姑娘乌苏拉。他们交流在树上的生活的种种窍门,很快就坠入了爱河。然而不久桑切斯亲王家族被国王特赦,他们得以重新回到地面去生活,此时乌苏拉与柯西莫面临分别。她邀请他从树上下来,与她一起回到地面上去。但是柯西莫拒绝了,这违背了他对自由生活的追求。于是他又变成孤家寡人,沿着树林落寞地从奥利瓦巴萨返回了翁布罗萨。

柯西莫经历了很多冒险,他目睹了土耳其海盗抢劫翁布罗萨的港口,经历了普法战争,还从树上与拿破仑对话,目送他去征战沙俄。

柯西莫逐渐老去,行将就木。当大家都等着他的生命走到尽头从树上下来的时候,他却搭上了一位冒险家的热气球,漂洋过海而去,消失在世界的尽头。

这部小说就像是写给成年人的童话故事。虽然故事是虚构的,但是其清新脱俗的情节和真挚单纯的笔触,让那时作为实习生的我,常常因看得出了神而忘了手头的工作。

2021年,我重读了这本小说。虽然将近十年的时间过去,这本书仍然像曾经那样让我感到新奇和感动。书中关于生活在树上的种种细节,关于土耳其的传说,关于爱情与自由的碰撞,都让我感到着迷。然而十年过去,我已经不再是那个看书天马行空,做事懵懵懂懂的少年。

前阵子去广东出差将近两个月,项目所在地被称为大南海。那里的工作很辛苦,每天到工地现场执勤,南方天气炎热,走一趟回来身上的工服全都被汗水打湿。那里的生活很枯燥,曾经荒无人烟的地方,因为项目的原因,忽然来了几万人,周边临时开起了一些超市,饭店。此外再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于是我有时候和同事去营地旁边的饭店吃潮汕火锅或者烧烤,有时候自己在宿舍吃泡面喝啤酒。

因为太阳的暴晒,我的皮肤被晒黑了,曾经以为人如果被太阳晒久了,皮肤会变成好看的古铜色,其实不是的。至少我和周围的工人不是的,我们是被晒成了土灰色,一点儿也不好看。

大概是因为忙或者是因为情绪低落,我的头发长了也不想去理,胡子长了也不想刮。久未蒙面的同事见面后问我,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沧桑了这么多。我说大概是因为水土不服。

项目距离大海很近,有的时候我会去海边看一看。这里虽然也能看到海,但却不是多么浪漫的海,海岸边是礁石和风力发电机,码头上是起重机,随时准备着把远方运来的设备吊装到汽车上,然后运到化工厂去。

在这南海之滨,我思考了许多事情。关于我的母亲,她不屈不挠地与癌症抗争七年时间,在今年一月与世长辞。而我嗷嗷待哺的儿子,在今年三月份呱呱坠地。

我的人生如今走到了一个岔路口。我的依靠永远离开了,而我成了别人的依靠。过去的我是不是一个好儿子,未来的我会不会是一个好父亲。我不得而知。

但我清楚一件事,天马行空和懵懵懂懂离我是越来越远了,人生中不再有人替我负重前行。我终于变成了那种,你不勇敢,就没有人替你坚强的人。从此以后我大概最终会竭尽全力,活成一个普通人。而曾经的我,总是逃避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也许连一个普通人的标准都没有达到。

《 树上的男爵 》中,随着柯西莫的名声逐渐变大,他成了一名尽人皆知的人物。在一次招待会上,大文豪伏尔泰提到了这个生活在树上的男爵,并且对这个人饶有兴趣。而此时柯西莫的弟弟,也就是小说中的“ 我 ”就在这个招待会上。

我感到很荣幸,情不自禁地回答他:“ 阁下,他是我的兄弟,迪·隆多男爵。”

伏尔泰非常惊讶,也许因为那样一位奇人的兄弟竟然显得如此正常,他开始问我一些问题,比如:“您的哥哥待在那上面是想上天吗?”

“ 我哥哥认为,”我回答,“ 谁想看清尘世就应当同它保持必要的距离。”

曾经的我刻意与这个世界保持距离,好像读书就是自己的全部。并且看的也都是对现实生活没什么帮助的书。我常常在自己想象中的世界和它本来的样子之间迷了路,固执地逃避社交,远离人际关系。现在我不得不拉近自己与世界的距离,改变自己,让自己更加适应这个社会。

最近在网上买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 被讨厌的勇气 》,还有一本是《 我用古典的方式爱过你 》,两本都是静吧推荐过的书。曾经的我可能不会翻开《被讨厌的勇气》这种书,但是人总是会改变的。

以后我会刻意去读一些帮助个人成长的书,不过我仍然会去读那些自己真正喜欢的闲书,那是我为自己搭建的避难所,在那里我可以与自己的内心开展真正意义上的对话,让自己放松下来,得到宁静和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