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鹿道森:愿玫瑰年年开放

益多网 242 0

饭桌上,有人谈起留守儿童,谈起那个叫鹿道森的年轻摄影师。

总有些人,从一声啼哭开始,在家人的期待中缓缓来到人间,却没有等到老之将至,就匆忙而安静地离去,并牵动所有人的心弦。

读完鹿道森的遗书,相信所有人都会感慨良多。

他说:童年总是风雨飘摇,居无定所,四处寄人篱下,像个累赘,没有归属感和安全感。

他说:父母归来,给的不是关爱,而是无休止的争吵,是强势的学习培养和梦想的转移,是各种言行暴力。

他说:校园欺凌令乖巧弱势的孩子陷入一次次威胁和凌辱中,却无人真正关心。

他说:再回忆与父母之间的点滴过往,竟无半点快乐的时刻。

他孤立无援,像一个溺水的孩童,抓不住任何救命稻草。他勇于追逐,力求在摄影中寻找美好,寻求救赎,终是虚无缥缈。

于是,他选择解脱,用自己的方式,向这个不接纳他的人间告别。于是,我们对这个不曾被善待的少年唏嘘不已。

读鹿道森的报道,我曾几度泪眼朦胧。这不禁让我想起自己的童年和青少年。

童年时期,我也曾自诩乖孩子一枚,那种格格不入至今仍记忆犹新,唯一庆幸的是我不曾遭受欺凌,只有一些因贫富而带来的疏远。

没有在温馨和有爱的氛围中长大的孩子,总是被孤独困扰。他们无法呼救,也不懂得倾诉。他们一生都在渴望爱,渴望被温柔相待。

高中几年,因远离父母,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孤独感总是像浓稠的黑夜,向心事重重的我围拢。于我而言,那也曾是段孤立无援的日子,每天被自己心中的小情绪叨扰,最盼望的,无疑是每月一次的小长假。

家,本是温馨的港湾,是任何困顿之时,我们无须思考就能想到的避难所。

每次回家,我都怀着满满的期待,想好好放松自己,想让孤寂的心找到些许慰藉和依靠,可都一一被父母撕得粉碎。在学校待着难受,回到家更是一种折磨。我只能默默地躲进被窝,塞住耳朵,尽可能远离他们的战场。

直到今天,他们也一样,不好好说话成了一种习惯,这从根本上影响着我的言行。患有交流恐惧,不会好好说话简直是一种硬伤。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只知道把自己藏起来。

所以,对于教养而言,父母在不在身边,都可能出现问题,只是症结不一样而已。

有个朋友,一向开朗大方,在提及自己身世时却直言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我对他的性格十分好奇,一番轻描淡写的介绍后才知道,养父母对他的爱和关怀,胜过许多生父生母。他们像朋友一样相处。于是他的世界充满阳光,甚至感染他人。

鹿道森说:复杂的家庭关系,打着为孩子好的旗号,两个人互相煎熬不离婚,他们的各种脾气行为,才是对孩子最大的伤害。

想想,如何不是呢?父母争吵一生,却认为从一而终是每个人都必须遵守的准则,所以总对离婚之人嗤之以鼻。

所有人都说,离婚对孩子伤害大,可是谁又考虑过俩人之间的怨怼与言行暴力,对孩子何尝不是种伤害?成天让孩子背着“父母不幸都是为了我”的负重,他该如何自处?

“为了你”本是最动听的情话,却也是种杀人于无形的毒药。

“我只想让更多人知道,爱,永远是最重要的。”鹿道森用自己的生命,告诫每个父母要给孩子足够的关心和爱,而不是各种打闹和施压。

是谁说过,幸福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人生确有太多不能承受之重,但我们除了逃避,还有涅槃重生的选择。倘若父母没有教给你爱的能力,那就自学成才吧!

愿玫瑰年年开放,愿每个人都能拥有离开不幸的底气和勇气,挣脱苦难,成全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