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意义上来说,《铁道英雄》是翻拍的电影。因为前有《铁道游击队》系列已成经典的电影。

旧片翻拍会给观众以插班生复读的感觉,激起观众的观影热情有一定难度。《铁道英雄》之所以能够让人“还看得下去”,是因为它述事的视角。故事情节与内容(甚至一些经典场景,比如扒飞车)观众大体上是知道的,只有不一样的述事视角,可以带给观众前所未有的感觉。

640.webp (4).jpg

影片特别的述事视角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以细节展现人物性格。

影片当中涉及到的主要人物并不多,这符合游击战多以小分队的形式开展的战斗特点。片中的老洪(张涵予饰)是硬汉人设,他公开的身份是工头,另一重身份是铁道游击队队长,不论在哪种场合,他表现的都是领导者的正面形像。哪怕是在叫“掌柜的”的时候,都不卑不亢,示人以光明磊落。果敢、坚毅、无畏,不怕牺牲,对待同志温暖如春,对待敌人冷酷无情。目送年轻的女护士庄妍在同志的护送下往山里去的时候,他笑着说:“咱们都要好好活着。”对待跟踪自己的内奸,他果断地用冰凌条将其刺杀,毫不手软。

640.webp (2).jpg

庄妍的存在是救护、温暖、希望的象征,这是安排她在影片开头给两个孩子吃的东西的用意。她家境优渥,衣食无忧,还有着体面的工作,最终她在老洪们的行为带动与思想感召下,坚定地走上了抗日救亡的革命道路。

其中最为出彩的是对范伟扮演的老王一角的刻画。在日本人面前他点头哈腰一副奴才相,其实他沉着、坚定,是出色的革命战士:无畏、忘我、机智、勇敢。范伟说“眼里含着泪,心里流着血,转身却能看到暗夜之后的希望。”他对小司炉工男孩的爱与调侃,流露的是他内心的温情和柔软。

640.webp (1).jpg

第二,给反面人物以更多的戏份。

影片一改以往单方面侧重于正面人物塑造的做法,对片中的头号反面人物日本军官藤原进行了更多的展现,展示了他的狡猾、毒辣与凶残,从而说明铁道英雄们所面临的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对手,博弈的同时冒着一招不慎就会有牺牲的巨大风险。

为了体现他的狡猾,影片开始不久列车到站,当日本兵奉命列队迎接他下车时,他却从另一个车门处,乔装打扮悄然下车离站。狡兔三窟如是,声东击西如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仅此一点足以证明他深谙中国文化。这是影片有意详细给出头号汉奸——皮货行的掌柜,在向他告密时,他一身皮货老板装扮坐在正位,为汉奸沏茶过后,汉奸在东边第一个座位小心落座这一整套动作的用意。

影片中的汉奸分两大类,一类在明,比如皮货行的掌柜,了解和掌握到的都是机密情报,比如铁道棚户区有人家收留铁道游击队员,求宿当中的对话都只字不差。卖主求荣毫无底线。还有一类在暗,比如那位见利忘义见钱眼开,貌似工友,实为狗腿的内奸。这一类纯粹就是为了钱,不知民族大义为何物,可憎又可怜。

两类汉奸代表以及日本军官狡猾、凶残的角色塑造,才是当时社会现状较真实的还原。

第三,赋予剧情和道具更多的内涵。老王见日本人总不忘讨好式地从口袋里抓一把花生递到他们面前,因为花生谐音华生,这是老王在用一种只有自己明白的方式向敌人示威的同时,也为自己打气壮胆。

640.webp.jpg

影片中出现得最多的道具就是用来传递情报的纸烟。这使得藤原在老王的值班室翻看了值班日志后,递给老王一根纸烟,却没有帮他点上的用意十分明显。很显然,老奸巨滑的藤原已经知道了老王是撕下值班日志上的纸卷进纸烟,对外传递情报。给老王的烟不是用来抽的,这才故意不帮他点着。体会到藤原警告与威胁的老王下意识地内心慌乱,自己点着烟的时候不停抖动的手就是慌乱内心的外在体现。

老王后来送给小司炉工的那把水果刀,同样寓意明显。水果刀在老王与小司炉工这对情同父子的人之间是用来切苹果的,可是在日本人和小司炉工的二者,敌我之间,同样的一把刀就是用来伤人的。同样是对刀的定义,当着藤原的面,老王对影片开头杀了藤原三个手下的那把刀的定义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意血债就要血来还。

正因为小司炉工得到的是小刀,且这把刀上还有老王慈父一样的温情在里面,所以当小司炉工怒极举起这把小刀时,只划伤了那个试图把机车发动起来的日本兵的脸。当遭受到日本兵变本加厉的殴打之后,忍无可忍的小司炉工的愤怒情绪这才终于爆发,以死相拼用煤铲将日本兵的身体刺穿。

要知道小司炉工并不是战士,和女护士庄妍衣食无忧接受良好教育,生活条件优渥不同的是,小司炉工的哥哥和父亲都是矿工且不幸都死于矿难,虽然他们不曾浴血奋战参与到保家卫国的战斗里面,也都是日本入侵的受害者。当小司炉工说每次铲煤的时候都会想这些煤是不是都是父亲和哥哥们挖出来的时候,老王说“都是他们拿命换的”。小司炉工并未真正觉醒,认识到导致自己苦难的根源。可是经与日本兵的一场对殴,小司炉工迅速觉醒,激发了郁积在胸的复仇火焰。这是小司炉工反抗,不惜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意义。

第四,剧情安排上更为严谨。铁道游击队员亓鲁牺牲后,弟弟亓顺加入战斗。特别地,亓顺是汉阳兵工厂的质检员,他改良了武器,使其更方便携带,更有杀伤力。这有效提高了铁道游击队员们的战斗能力,使得队员们如虎添翼,为最终完成炸毁日本人的列车做了铺垫。一改以往抗日神剧里,诸如投掷手榴弹炸飞机,目不识丁的农民可以自制大杀伤力手榴弹的荒唐剧情。最主要的是它引入了知识的概念,意味着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中的人当中,不光有铁道工人、医生、农民,还有知识分子、专业技术人员……

老洪在剧中说:“不能光拉车不看路,那样早晚会翻车。”意不能无组织无纪律无策划无准备地蛮干,要坚持党的领导,走正确的前进的革命路线。

影片剧情虽流于简单,个别剧情的合理性存疑,但在有限的剧情里基本做到了忠于历史,对英雄们的事迹尽量还原,用不多但演技精湛细节走心的角色,为观众带来了一场身临其境的抗日经典,完整再现了鲁南铁道游击队从最初的意气用事蛮打蛮干,到后来在党的指引下,在战斗中经过血与火的淬炼,迅速成长为一支纪律严明作风优良敢打敢拼的队伍的过程,在抗日形势异常凶险的铁路沿线犹如钢刀插入敌人心脏,令敌人闻风丧胆,业绩不凡。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开头播放的旧影片片段,给出故事发生的前因。片尾的抗日经典老影片《铁道游击队》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一瞬间给人以现实与记忆无缝衔接的观影体验:一处小心机,回忆满满,正能量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