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会想,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后来我明白了,大约就是你喜欢一个人时的任何一个模样吧。

你会情不自禁地想靠近,会不由自主地想和他说话,会下意识地搜寻关于他的事,也会想主动远离……

sinews.gtimg.jpg

01

学生时代,我喜欢过一个人,他是至今一直挂在我心头的人,甚至到现在,我偶尔也会在梦里梦见他。

我和他的相识,大概可以追溯到小学四年级。只不过那个时候还小,压根儿就不懂得喜欢这一二三两事,每天只会乐呵呵地玩。

那时,我们一直是同班同学。有一个学年,他的位置离我很近,就坐在我后桌的旁边,我稍微侧个头就能看见他。

记得当时我是我们那个小组的组长,他是他们组的组长。老师有规定,组长之间互相背书,而他每次都会来我这背书。

这一来二去的,我们也就互相熟悉了,到了后面,就开始聊天和打闹,时不时地起个无伤大雅的小争执,一天天地吵吵闹闹可有意思了。

更有意思的是,我回家的路和他回家的路就是一条,只不过我家更远。以前不怎么熟的时候,也没怎么注意,后来熟悉了,自然就不可能注意不到了。

所以,缘分啊,真的是很神奇。可是,这神奇的缘分也就止在初一了。

02

小升初分班时,我在3班的教室前面看见他正在找教室,便给他指点迷津,告诉他,2班在楼上靠右侧那边。我没想到的是,就这么一个随意的对白,成了我们之间“最后的对话”。

起因是我们班开学没多久就有人谈起了恋爱。

本来这事我应该不会知情,因为入初中后,我整个人突然变得内向了很多,平常也就是和那么几个好朋友玩,最多加上我方圆一米内的几个人,但事情就有这么巧,谈恋爱的人里就有我同桌。

所以,要不是当事人就是我同桌,而我同桌的前后桌又都是她的好友,她们课后轻声讨论又完全没有避着我,不然我不可能会莫名其妙地早熟。

但这熟又还不是太熟,感觉连半熟都算不上。她们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说的东西也比较表层,我每次听到都有点不好意思,耳朵下意识地会屏蔽,但又不能完全屏蔽掉,所以听得断断续续,知道得一知半解。

后来,我在自己的脑子都还不太明朗喜欢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做出了决定——回避他。

03

现在想想,也挺奇怪的,当时的我明明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他的,居然就采取了这样的举措。

并且,这样的举措我执行了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

六年里,我们一直同校,虽历经好几次分班,可都“擦肩而过”,从来没有分到过一个班,哪怕是挨着的班次,也隔了一个楼层,这一道楼层就跟一道屏罩似的无情地阻断了我们之间可能的联系。

尽管我内心确实不太想和他同班,怕互相尴尬,但每次分完班,我都会下意识地去找寻他的名字,结果无二。

没有。

说实话,这种时刻说不上来什么感觉,毕竟是我自己突然间不理人了,如果仔细论起来,全是我的问题。

到现在我也想不通自己的芝麻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怎么会做出那么傻了吧唧的事情,可事实就是,我之前的确做了那么蠢的事,并且一以贯之。

04

高三那年他的成绩突然上去了,我却还在中上和中等的水平之间徘徊,我有点焦急,但后来我决定按照自己的进程学习。

我的胆很小,面对他时,只会更小,校园就那么大,总会遇到那么几次避无可避的情况,可我早已迈不出那一步了,除了视而不见,我做不出别的举动了。

高考完的那天下午,我站在马路这头等人,一眼就看到了马路那头的男生群里的他,他们嘻嘻闹闹,玩做一团,我一个人静静地在柱子旁看着。

突然,一股念头落至心间——我感觉自己好懦弱,好懦弱。回想这些年的所作所为,简直完美地印证了那句话——“为了避免结束,我避免了一切开始”。

既然如此,不如各自安好,不再打扰。

几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遇见他。如今我已大学毕业,可我还是不曾完全忘记过他。午夜梦回,他还是会出现在我的梦里,音容样貌仍旧如初那般澄净美好,不老不变。

可我却早已退出了他的世界,至此不见——

那年别后,天高水远,你我各东西,至此你是你,我是我,没有开始,亦没有结束。

你幽居在我的心口多年,是时候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