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忆起,流年已偷换

益多网 134 0

01

后来才想到,今天是立冬的第二天。

手指冰凉,触在一起,感觉到另一只手的温暖。办公室门开了又关,室温升起又降。我坐在正对门的位置,耳听开合眼见明暗,寒意大部分来自同事的交谈。脚掌确也冰僵,屈伸脚趾还是灵便的。

昨天到的快递,今早给小女穿好,齐膝羽绒服,下车时把帽子戴上。天还是暗的,路灯按时熄灭。长长的一段路,树枝不动。

接近十一点,并没有阳光穿过云层。我走出办公室,到阳台抽一支烟。路旁绿化带,一名工人在喷水。液体来自打着灯的洒水车。微风吹到我的脸上。

想起每天起的比较早,看不出阴晴。洗脸时,太阳能还是暖的。感觉不太冷,还是找了车钥匙,提前把空调打开。车窗上没有霜,没有一滴露珠。

02

球场边的树上,有了一个鸟窝。老黄把照片给我看,色彩黯淡的枝叶,背景是天空。他今年带了二年级一个班的体育,每周四节课,队伍里有他的宝贝儿子。

不知道有没有鸟,周围大地很吵,高楼正在升起。夜深寂静,才能出来飞飞,灯光是整夜不灭的。从旁边走来走去的孩子,指指点点大叫,自然没有谁敢去掏。

这些会飞的事物,可以从高处反观。它扭头顾盼的时候,是否有悲悯。我走了许久,边走边处心积虑。而它,一抬翅就到了。或许,事实是,都很难从自己的边界突围。

所以我就想,这张图片像素太低了。许多细节没有显现出来。鸟窝被困在手机的摄像头里,无法自拔。正如我,被困在言说里,终究辞不及义。 

03

办公桌上摆着半瓶多李子园,这么冷的天,它的温度应该难以入口。进到身体,怕要将过往器官吓一跳。

学校不让带零食,小女年龄小,对一切规定视为当然。然而,她年龄小,食堂只管喂,是不管喂进去多少的。昨天忘记带牛奶,等我想起,只能去超市买点吃的了。

课间十五分钟,要避开其他同学和老师,两三分钟快速下肚。不能太大量,且耐饥。最终选了李子园,流质、高糖,225毫升。便宜也是芸芸众因之一。

当我从一楼道差不多大、色彩统一的花朵中,觅到特定一朵,距上课不足五分钟了。寻个背人处,开盖,插吸管。我感觉如释重负,父爱得以局部实现。虽然还剩下一半多,这一半多第二天了还摆在我的办公桌上。

04

鸡骨干了,搁了三周或者四周。在这个纸杯里,两只泡椒凤爪的余物。我抬起来,凑近鼻子,没有丝毫气味,世界如此宽大。

视野从门框挤出去,一下子就开阔了。镶在走廊上的阳光,远处绿色防护网,更远处的山顶、蓝天、云。我端坐椅子,身体未移动丝毫。前后左右上下,端坐在滚滚红尘的中央。

一低头,胸口的小洞如钟锤,击碎了我的悠然恬淡。新买的衣服,昨天被烟头烫成残品。拉链下移到底,坦出穿在里面的毛衣。开衫,自然褶皱,悄悄把它藏好。 

05

堕坑落堑。写下这几个字,脑中闪现的是山河大地尘土飞扬往下陷。分崩离析,决绝无悔。忘记了是从那本书里读来的词,如此拗口,却刻骨难忘。

昨天组织学生排练运动会开幕式表演,其中有朗诵。一双金童玉女,引吭宣誓,并屈伸右拳。期间,为两少年背对还是正对主席台,几个老师意见不一。结果,不言而喻。持反对的,欣然接受,能胡说一下也是好的。

晨光中,孩子的嗓音、动作和锵锵誓言,让我无比羞臊。想蒙着脸。四个字一个词,结尾处,两个词回环重复,一浪高过一浪。就像拿一根锯条,割一块极薄极大的铁片。每拉一下,我通体酸缩。

此情无关错与对。佛曰: 不可说,不可说。

06

楼顶有一朵云,天空的碧蓝,灰云显得很突兀。宿舍楼黄色,消防塔银白。这一朵云缓慢移动,很快消失在我的视域。

入夜转冷,它要化成雨,流到大地上。我会小心翼翼,从一片片水洼上跨过。片片水洼,映出碧蓝的天空,和黄色的宿舍楼,云已经不在哪里了。在或者不在,它都未曾消失。

我的烟抽完了,用鞋底碾熄,丢进垃圾桶。边走边打开微信,看看是否有新的工作通知。流量应该是快要用完了。 

07

防火门用半块砖抵着,另一部分想不出去了哪里。而现在,它成了完整的存在。

表面的纹路,在断口处停下。断口参差,自然并且坦然。本无所谓残缺,周正四方、未必是它要成为的样子。此刻,也不是它的目的。

半块断砖,兀然屹立,将防火门拦成半开。一切所有的浑然天成。

包括防火门,以及防火门的开、关、既开又关。 

08

领导要去乌东德水电站,定在周六。晨会的时候,告诉大家是难得的,尽量都去、这是集体活动。

人多的我不热爱。决定传进耳朵,晴朗的天空移来一大块乌云。一个新来的老师轻声:每个都要去吗?他前面年级主任,回头语重心长:最好不要请假。这块云,更沉了。

今天周六,我九点多起床,工作群零星有了照片。客厅里烤火器一使用,照明灯就不亮。线路都走墙里,我实在找不出原因。开关拆了,又装上,最终只能放弃。看了看图片,然后和妻子用洗衣机清洁衣服和鞋子。一周来,披星出戴月归,换下的陆续堆成一座小山。

午饭毕,换种思路折腾,合闸,还是没亮。也不烦躁,双休还有一大段。无所顾忌的午休,芬芳绵软。

晚饭是莲藕炖排骨,煸人工菌,糟辣子炒肉,油炸土豆片,白水青菜,油腐乳,胡辣子蘸水。一家九口人,四方桌子,三个小孩叽叽喳喳。带三只小鸟到新建的公园荡秋千、梭滑梯、在石头搭的桥上跑。

天黑得早,也冷,公园人少。时间到了,朋友圈里,有了参观乌东德水电站的总结。他们今天收获特别大,好几兆的知识,许多感慨。我草草地浏览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