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是“最致命”的弱点

益多网 154 0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网络暴力,看似可笑的名词,却夺走了人们生存的最后一根稻草。曾经的网络世界早已面目全非,再也不是那个能够相互交流,分享人生,畅谈理想,开阔视野的互联网,而是让人沉溺其中,伪科学遍地飞的时代,我们是否还能相信这纷繁复杂的网络?可无数的网络暴力依然推动着社会向反方向去反思,可终究离不开社会舆论的怪圈。

1643093031(1).jpg

刘学州,一位从小父母双亡,受到家长,学校和学生的三重校园暴力,长大后因为回到原生家庭 被无良媒体报道不实消息而遭到网暴,他的一生离不开争端,最后他选择离开这个世界,留下所有的繁杂和俗尘琐事,唯带走一份宁静和安然。

在最后的一条微博中他写道:“生来即轻,还时亦净”,他对这个世界早已不报任何希望了,世界以痛吻他,却无法报之以歌,这份是沉重的,从出生便伴随他直到离开。命运多坎坷,他坚持了太久,最后依然无法再以沉默者的姿态去面对这个世界的黑暗和敢怒不敢言。他无法相信任何人,即便是最亲的人也依然会欺骗他。他从小便背负骂名,人人都唾弃他,不敢和他靠近,可他们到底在意的是什么,是旁人的无端指责,还是人与亦云,只配做乌合之众?或许这就是人类作为社会性动物的劣根性,无法坚定自己的想法,即便是这样敏感隐秘的话题。当社会舆论这把现实的放大器将焦点投向他,唇枪舌战之间,受伤者留在原地,而旁观者依然毫发无伤,他们的存在只能助长强权霸道之人的淫威,或许他们不会明白,有一天如果自己被掌控了把柄,受伤了便是自己。“当空枪响起,狐狸还在原地。”

这个世界总是善恶分明,有人忠诚于光明,他们成为了善意的天使;有人执意屈服于黑暗,他们躲在黑暗的角落用卑劣的手段将人送入地狱。“这是个吃人的世界”,封建时代如此,当今世界依然如此,变的只是时间,和物是人非罢了。那些无辜的生灵,却成为了网络暴力的牺牲品,他们被当做羔羊般任人宰割,从精神上被击溃,或许这样的折磨能够和酷刑相“媲美”,让黑暗笼罩大地,人类从史至终为和平奋斗,到头来不过是装着矛盾和冲突的壳子,上面写这五个字,“战争即和平”。新时代的战争缩影便是网络暴力。

我们总说怀着一颗悲悯的心就能过好这一生,可悲悯未可渡人,当人心受蛊惑,社会动荡不安,舆论场狼烟四起,悲悯却成为了善良人的墓志铭,再无还手之力。我们并非都是“沉默的大多数”,我们只是不知从何说起,我们总以为自己的意志便是正义,但正义的定义也并非千篇一律,他藏在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但正义不是舆论世界的执法官,公众意见导向才是,他们才是杀死那些被网络暴力逼到绝境的人。刘学州如此,那些千千万万受到不公命运待遇的人亦如此。我们无法奢求他们能够重回人世,我们只能祈祷这个世界多一些和平,少一些争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