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年话家常

益多网 150 0

今天是小年儿了,这一年行将结束,而这一年,于我印象深刻的事,好像没有。

随着年龄的增长,时间过得越来越快,是因为于我印象深刻的事越来越少,生活越来越陈旧,而我又拒绝接受新事物,我喜欢窝在这陈旧里,陈旧让我安心。

最近我总是开着门睡觉,于是我发现我腿边成了特仔睡觉的固定地方,橘橘反倒没地方睡了,以前橘橘是睡在我腿边的。

橘橘和特仔的区别就在于,橘橘喜欢钻被窝睡被子里面,而特仔喜欢睡被子外面。

假如没有接手特仔,我不会知道这世界上竟然有天然性格就这么好的猫咪,从来不生气,耐心十足,还粘人不伤人。没有对比,我就不会知道,橘橘确实没耐心,脾气急且大,能动手决不吵吵。但我也不会知道橘橘其实真的比特仔聪明,而特仔真的比橘橘单纯。

猫与猫尚且区别之大,那么人与人呢?所以人没必要和人比来比去,就自己多警醒,与自我比较,与昨日比较,日省吾身就行了。

因为我本人是一个非常懒,非常容易被惰性吞没的人,所以我只能靠外物来推动自己日省吾身,我选择的是读书,通过读书不断地汲取能量,通过读书不断地思考与成长,通过读书丰富自己。

当然,因为读书,又养成了写作的习惯,写作是非常好的梳理自我的方式,让我去反思自我,让我去理解他人,让我去观察小事,让我去想通道理。

朋友经常劝我多出去走走,其实我是愿意走一走拍一拍美景的,但是相对于自然景观相对于大山大河,我更喜欢走走城市,我喜欢触摸古旧的建筑,喜欢在新城里寻找旧故事,也更喜欢和女儿和爱人一起去聆听与寻觅。

如是而想,我的念旧也好,我的阅读与写作的习惯也好,连我的旅游观也好,大约我正在渐渐的成为一个守旧又固执的人了。我越来越难以被人劝说,却又越来越难以改变。

在昨天以前,我对生命长短没有执念,甚至于厌恶这尘世。而今天早上,突然我发现我是想活的。

不是什么人间值得不值得的问题,也不是人间尚有可期的问题,更不是什么人间有爱的问题,而是我突然的觉得,我其实想活着。

发现自己想活着,我认为是因为我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衰老!

年轻的时候,身体就像永动机,生命好像没有期限,所以总以厌世之心表自己超凡脱俗之态。

而今,我大约是老了,再不用假装超凡脱俗了,于是乎,便宝贝起自己的生命与健康来了。

到底,还是不能免俗呀!爱钱,爱计较,爱偷懒,爱一切已经失去的东西,有意思有意思!

以上随笔!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