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前,我不懂这个名字。《风声》。后来渐渐、渐渐觉得,它本就名为如此。

总的来说,《风声》当然是好电影。至于好在哪里,谈谈以下几点吧:

640.jpg

题材

红色革命题材很难拍,有目共睹。

一、有些歌功颂德得太假,降智得很下头。

二、情节上很难有什么新颖的地方,开头就能猜到结局,观众不爱看。

三、由于政治宣传需要,量产的形式片太多,普遍的抵触心理已不是什么稀奇事。

想放松愉悦的,很少来看这类片,文青有时候也确实看不上、有先见了,再说,听过酷爱科技片、爱情片种种的,极爱看革命电影的却真没听说过,至少我没有见过这样的年轻人。受众并不大。红色电影属于电影里很特殊的一类,因为人们可能只是由于爱国情怀凑个热闹,流传的经典,少之又少。所以四,素材冗杂,能借鉴的却是恒河沙数。

五、谈及此,导致受众窄的还有内容上的年代感,年轻一代的确没有深刻的体验,容易觉得枯燥,老生常谈。反之,譬如许多年轻人对科技感电影的偏爱,就是无法忽视的时代变迁的印记。革命是阶段性的进程,这样题材的电影注定不能做到像港风爱情片那样经久不衰。

总而言之,很卑微,《风声》生来本没什么市场。现如今呈现出的程度已经可以宽容。

很老套的故事,顾晓梦、李宁玉、吴志国、金生火、白小年五人中,有中了圈套的共产党卧底“ 老鬼 ”。故事始于老鬼误传消息的风声,是为第一重。由此展开的,是猜忌、陷害、酷刑、血液、死亡,人心上的鬼影,真正如影随形的风声。

640 (1).jpg

演员

不过我们很有必要先来谈谈选角。

《风声》的优秀,演员很重要。最鲜明的特征是,演员本身气质大都本就与角色非常契合,在本片中更是把这种契合发挥到一种极致。

周迅拥有一种独特的气质,那么天真,仿佛什么都不明白,却交织着今宵有酒今朝醉般的妩媚,举止处处漫不经心,却倔强地不肯在原则上退一步。她微笑的时候,却在流泪。并且这种气质根本无从模仿。很矛盾,然而矛盾正是为何人们常用致命形容吸引力的缘由。

640 (2).jpg

周迅演的顾晓梦,一颦一笑之间都是刻骨的风情。这种魅力浑然天成,而且充满力量。她在这场迷雾般的风声中,双手沾满鲜血,却令人觉得那样圣洁。电影里晓梦穿的是黑旗袍和白裙子,我觉得并非偶然。色彩的冲突,在美的建构上很有话语权。

不过她还是她,唯一的顾晓梦,无数的为理想前赴后继者。

还有一个非常知名的片段,晓梦留给玉姐的话,配上周迅清冷磁性的声音,好悲伤,又好燃。

再来谈谈苏有朋式白小年,我相信绝对有惊艳到观众。轻松地谈的话,他的存在让电影更有人情味和没有一直不断地进入沉重的主题,那样效果可能适得其反。

640 (3).jpg

严肃地说,演员需要突破,否则根本不是演员,因为他们只不过一直在重复自己。

黄晓明也是,演变态真的有范,尽管《泡沫之夏》和《何以笙箫默》的阴影真的是巨大,我们也要给出在这部电影中他值得的公允评价。张涵予,说硬汉天花板真不过分。

640 (4).jpg

640 (5).jpg

我想重点再谈谈李冰冰饰演的李玲玉。其实在故事中,李玲玉是最倒霉的。但是比之顾晓梦,我认为她身上所着重表现的,是成长。高学历、有背景的解码天才,然而被男友利用,闺蜜是卧底,作为清高的女性不得不在日本人面前让渡身体,尊严尽失。

她不断受到肉体与精神的折磨,在电影中期几乎很合理地到达崩溃的边缘。然而,从她与晓梦的对话以及最终去举报她的这一情节开始,不一样了。

玉姐在极端恶劣的困境中最终却转为主动的甚至是理智的,她的精神气质与晓梦融合了。她没有活成顾晓梦,然而她是晓梦不死的证据。

640 (6).jpg

主题

除却我已提到的“ 风声 ”意义的两种可能性,我认为还可以有两种暗示。

玉姐与晓梦之间,究竟是怎样的感情?这之间,有一场来不及走漏的风声吗?白小年和部长之间心照不宣的感情,是否也是他注定要死于此的一丝风声?如今坐在席中的我们,大家看到的,都是哪些风声呢?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风声,这究竟是文明还是不幸?

风声无处不在,像《蝴蝶梦》中的Rebecca,像网络中的键盘侠,古或今,远或近,暗或明。

既然是一个无法解决的痛楚,为何还要思考它?

640 (7).jpg

缺陷

风声拍的算不上很牛,夸是要夸,但是缺陷也很显然。

一、演员很合适,然而太合适了。《孔子》中的南子,《画皮》中的小唯,如出一辙。张涵予亦如是。遗憾的是,熟悉感冲淡了震撼力,戏剧艺术中需要的是新鲜感。

二、情节逻辑有点扯。唱歌声调传递信息什么的实在不敢苟同;顾晓梦和吴建国的对峙中,搁现实里吴建国早死很多遍了,哪里能那么主角光环地活下来;并未交代玉姐男友的更多细节,有点莫名其妙,共产党和爱情可不是绝对对立体。

三、终究还是有刻意往惊悚挂上引,很多血腥的场面过了。

不过,无需场场电影都看得这样认真。那样太累了。其实说到底,都是人的故事,人的情感,觉得《风声》拍得好不好,不会有标准答案。你也许对革命嗤之以鼻,也许会被赤忱的理想动容,也许遗忘了情节,也许在某个时间点就有了那样一种感觉,这已经是电影的意义。

于我而言,我记得盘山的公路上,一个女人的独白,她死在最好的年纪,化作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