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在了茧房里

益多网 288 0

我最近有一种浅浅的恐慌感。这个世界发展的太快,一切都太突然。很多事情我并不了解,所以有时候也无从评论。很多时候在一件事情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我还依然处于蒙的状态。

但可能是天生的求知欲还是一直在折腾,让我想要去搞清楚这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

9825bc315c6034a885dda607ec5b2652082376c3.jpg

信息茧房这个概念很久之前就有了,这是一种信息固化现象,会引发思维定式或者偏见。我们在关注信息时,通常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所引导,在兴趣领域越走越远,而那些不喜欢的领域就被我们屏蔽了。

我觉得认知领域上除了作茧自缚,外部的信息筛选机制也增加了茧的捆绑。我们所知道的都是这个世界想让我们知道的,我们搜得越多,读得越多,所了解的信息会越来越往我们所已知的中心点靠近。就像一只蚕,被自己吐出来的蚕丝裹紧桎梏,困在茧房。

以前我还没有太多直观的感受,但随着大数据越来越精准,我被推送的领域越来越狭窄,我发现自己很难去突破这个茧房。我意识到了兴趣对于所接触世界的限制,也在刻意接触了一些我本不感兴趣的历史、科技、宇宙领域,但我还是觉得在被动的接收他人给予的信息。

世界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什么样的?什么是「冥冥之中」?社会的发展是什么样的?为什么有些人看起来明明很聪明,却一直在做一些「只要是人就能看出来」的愚蠢决定?这背后到底有什么样子的逻辑?难道全世界除了我们全部都是傻瓜吗?

回到小我,我们每个人都不断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做选择,每一个选择都很有可能直接决定了我们日后的生活走向。这个决定既然如此重要,那做出这个决定的信息和依据,不是更应该谨慎更全面地去获取吗?要从哪里获取呢?

举个例子,如果我对我现在的生活和工作非常的不满,我觉得我的工作是全世界最痛苦的工作,我的生活是全世界最无趣的生活,这可能使我做出一个影响人生的决定:换一个工作,换一个城市生活。可是,我就能够确保我现在所获取的「最痛苦」「最无趣」,真的是我所感受到的那种程度吗?如果我所获取的这个信息并不真实的话,那我一旦做出了决定,这个决定不就是错的吗?

围墙外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围墙,不一定是工作的围墙、城市的围墙,也可以是方方面面上信息的围墙。我到底应该如何才能知道真实的世界是如何在运作的?

我不知道该从哪里去获取实际的客观的信息。我能做的似乎只有突破固有的兴趣领域,扩展我的信息获取渠道。可我所获取的已知信息,如果都是他人有意识有判断的去交给我的话,那么我要怎么样才能突破这个限制呢?

这唤起了我的焦虑。我不断尝试在突破这个茧房,想要从别的渠道去获得更多的信息,目前为止,我觉得信息的来源最重要的应该还是原始资料。

所谓的原始资料,由于很多众所周知的限制,并不原始。很多时候我们都只能在规则里寻求自己目的的最大化,就像千寻。

所以我们可以去寻找自己所信任的学者、所信任的作品、所信任的栏目,从相对客观的学识积累和描述中去获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当下最直观的例子,我们只有在了解了国家的历史、国与国之间的纠纷以及国家所做决定背后的发展目的,获取了我们所能获取的大量信息后,也许我们才能更全面地去判断这场战争的原因和目的。

我突然想到了罗胖在《罗辑思维》中曾经提到过的信息模块与组装的问题。他说,整个社会的运行就是每一个人自己的模块与他人模块之间的组装,形成一条完整的工具线,对于其中每一个分装是否足够专业我们是没有办法判断的,因为人的寿命有限、学识有限、方法有限,我们只能去相信每一个分装的专业性,以专业分装作为基础,在上面搭建自己的信息城堡。

可话说回来,那毕竟是离我们每天吃喝拉撒睡的日常生活有一定距离的世界。在我们每个人触手可及的现实生活中,又要怎么样去获取这些信息呢?我吃到的很多亏都是因为信息不平等造成的,这一度让我觉得很沮丧。

有时候我们以为找到了可靠的信息源,我们从过往经验和主观判断出发,决定去信任某个人,可我们不知道,从他的角度出发,他所提供的这些信息又有多少可靠性和客观度。我并不认为对方是故意修饰信息来误导他人,但我觉得所有人提供的信息都潜意识的结合了他本人的理解,无意识的会从更偏向自己个人利益的角度去表述。

而我们如果完全的去以他所提供的信息为基础出发,结合自己的所需做出决定的话,真的是当下最好的选择吗?

如果你想在文章的最后找到答案的话,那对不起让你失望了,因为我也没有答案。这只是我最近陷入的思维迷宫里所得出的问题,我也还在寻找答案。

有的人说这个世界运行的最底层规律是历史,有的人说经济规律决定世界,也有的人说宇宙的尽头是哲学。我其实不太关心宇宙的尽头是什么,可我关心我当下做出的每一个决定到底要依靠什么,我该学些什么,懂些什么,可以让我更好地在这个瞬息万变的职场、生活、社会中生存下来。

偶尔我会觉得日子过得很累,我是一个不太喜欢做决定、只想顺其自然随波逐流的人。可越长大,越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我想选择不选择」的问题,而是选择推到了面前「不得不做决定」的问题。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长满了钩子,就是那种质量很差长着倒刺的塑料钩子,每一个钩子上都挂着一个垃圾袋,袋子越变越薄眼看就要破掉,逼迫我为这个事情那个事情做选择。选择越做越多,信息越来越一致,我能看到的明天也越来越窄。

我需要努力要突破当前所获取信息的限制,我要从更多的方向、更多的资料、更多的实际数据出发,去了解我身边的小世界、离我远一点的大世界,到底都在真实的发生着什么。我有时候很羡慕什么都不想的人,是真的羡慕,简单多快乐啊。可我的脑子停不下来,我的内心想知道答案。

我会努力,可努力会有用吗,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