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班车

益多网 60 0

早班车与夜班车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坐夜班车是看不到时间的流逝的。每一次望向窗外,总期盼能透过这扇窗得到些什么,同往常一样,放大了眼睛想要捕捉外面的景象,但是窗上的玻璃一片漆黑,能看得清的,只有车内众生的倒影。在暗黄色的灯光下,一张张茫然的面孔印在玻璃上,给人一种窥视一切的假象。夜晚,人们总是带着疲惫回家,早上精心梳洗的发型这一刻耷拉在了头皮上,黑色外套也不知何时沾上了一大片灰尘。

zaobanche.jpg

由于人少,汽车经常一往直前,一连穿梭好几个站点都不停顿。偶尔穿过开阔的大道,遇上几个街边路灯。那些灯光一盏接一盏亮了起来,随着极速前进的汽车波动奔流,在玻璃上画出一道道看似滚烫刺眼的线条,那流动的、光怪陆离的世界转瞬即逝,退回到黑暗中去。

玻璃中的车内众生时不时就这样和窗外的建筑物叠加在一起,伴随着车身的晃动和脚下轰隆的声响,所有的感官都处于神思恍惚的状态,使人陷入不真实的迷幻感中。

早班车是没有迷幻感的。大多数人晨起上班上学,车速似乎也因此变快,但又没办法一直畅通无阻。每一个站点都总得停顿,而每一次到站都必须减速,混杂着汽车那尖锐冗长的刹车声。车上的小孩们大声嬉笑打闹,没过几个站后,他们带着自己的欢笑声扬长而去。汽车里突如其来的安静让人感到困惑,好像刚刚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窗外的景色是清晰可见的,一帧一帧地将这一切外部世界呈现在我眼前。朋友总说,春天到了。但是望向窗外,只能看见酒红色的叶子和一排排枯树枝在我眼前打马而过,完全没有一丝春的色彩。在这一片茫茫雾气中,升腾起来的依旧是一派冬日景象。只有在傍晚,在周而复始的冬日黑夜慢慢变得更短也更敞亮的时候,才会感叹一声,冬天已经远去。

街边穿着红棕色大衣的女孩还在奋力踩着自行车向前推进,冰冷的空气让她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明显。停停顿顿几次追赶之后,也早不见她的踪影了,迷失在了这场我想象出来的逃亡游戏里。

在汽车的奔驰中,能抓到的东西极少。我看到粉红色的自行车、紫色的长羽绒服、明黄色的帽子。这一切的颜色,在心里幻化成一幅绚烂的彩画。我在这幅彩画中,做着各式各样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