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也中二过

益多网 181 0

首先声明,我至今不认为自己算是一个中二少年,虽然在我中学的时候,热血小说和动漫几乎占据了我全部的课余时光。之所以说我不算中二,总归是觉得自己的信念感没那么明确和坚定吧。

但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小部分人始终坚信这些的,哪怕他们已经不再是少年。

想写这个话题的起因是前些日子看了部很有意思的电视剧《开端》,里头的卢•猫之使徒•哮喘征服者•被光选中的男人•笛引发了一众二次元爱好者的热议。

我身边切切实实有许多男性友人,已经快三十了还喜欢奥特曼和皮卡丘,家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手办模型。有时候看到他们在朋友圈发自己与这些模型的同造型合影,多多少少心里也会暗笑一句“幼稚”。

然而,当我看着卢笛大声喊出,如果需要我,请叫我一起拯救世界的口号时,竟突然体会到了“男人至死是少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那被我锁在书柜底层抽屉里的,是我买过的漫画期刊和各种各样的周边,是二十来岁的我羞于打开、被我刻意遗忘的“中二”岁月。

640 (5).jpg

曾几何时,我也幻想过,自己会成为超级英雄。

想起小时候看的热血番,似乎主角一开始都是不起眼的普通小子,可他们总会遇上一些妙不可言的境遇,促使他们一步步实现理想,成为强者。

中学时代的我还是一个腼腆又内向的小姑娘,无论在哪个群体里都始终是最容易被忽视的“ 小透明 ”,所以我无比渴望进入那个所谓的“二次元”,成为那样的“主角”。

大人们总说我不是个落落大方的小孩儿,一点儿也不可爱,我便越发沉默寡言,把真实的自己缩在坚硬的壳里。

我最好的朋友和我一样喜欢看热血小说和动漫,关于这些我们可以聊三天三夜,每周挤在报刊亭抢最新出的漫画时,我们都会第一时间分享给彼此—— 只有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也可以有这样的口才,原来我也可以活得这么,肆意张扬。

上了大学后我想要做出一些改变,去主动踏出自己的舒适圈,但现实终究不是热血动漫,光凭意志就能改变世界。我知道,自己终究不是那个命定的主角,但我似乎也不再是从前的样子了。

就是这么一部电视剧的小配角让我陷入了漫长的回忆 —— 是从什么时候起我把信仰所谓的“英雄”忘记了,又是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承认,自己不过凡夫俗子一个。

我心里的那团无畏的火不再如当初那般耀眼,却也留下了一丝火种,如今无意扫来一阵风,就立刻燎尽了心野。

《雄狮少年》里阿娟离开时,强哥冲着阿娟大喊:只要心中记住这个鼓点,你就是一只雄狮。

那一瞬间,我的耳边似乎也传来阵阵鼓点,叩着我心跳的节拍,低语着光永不灭。

640 (6).jpg

也许“中二”确乎被有些人认为是一种病,让人不愿意面对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甚至生出“全世界都与我为敌”的错觉。但与此同时,“中二”也赋予了很多人追寻自己梦想的信心和勇气,把“正义之光”扎根在了无数人的孩童时期。

“中二”的年纪,正是我们开始找寻真实自我的开端。

百度百科把“中二”解释为青少年叛逆时期一种自我意识过剩的表现,由于动漫和网络的发展,这个词逐渐成了一类文化的象征。然而自始至终,“ 中二 ”都不过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从来不是真正的“病”。

因为“中二”,我做过许多啼笑皆非的尝试,出过很多洋相,也自我怀疑过。我还是没有那么强的信念感,可我总是自己生活的主角,还是要继续朝我梦寐以求的生活,一路狂奔。

现在的我重新拾起了一些大学时代的冲劲,努力去把想象中的可能化为现实。偶尔累了,就打开书柜底层的抽屉,窝在阳光里继续翻看那些我至今热爱的东西 —— 阳光下,被暖色晕染的光影与十四岁时那个小小的身影重合,像俄罗斯套娃,既真实又梦幻。

再听我身边的“二次元热血青年”提起那些天马行空的幻想,已经不再是无聊的幼稚言论了,只觉得这世上有人这么虔诚地信仰着“光”,真是了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