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于风中

益多网 137 0

在大学中,我有过很多的第一次。值得记述的便是第一次去影院观影。2018年10月份左右,我花了7块买了大学图书馆明德影院的第一张电影票,那个电影应该是《绿皮书》。迄今为止,我有过13次去影院的观影经历。

我曾经认为电影作为一种动态的语言,值得被用心对待的事物。总要显得庄重,严肃。发觉到我意识里的枷锁,不断地去影院观赏,明白了往往要有倾诉的欲望才更显得真实,快乐。

我最喜欢的一首曲子叫做《沉醉于风中》,这是一首我听了将近十年的纯音乐。曾有人不止一次的问我为什么总喜欢听纯音乐。

640 (1).jpg

我说:“听它们的时候,仿佛我就是作词人,为好曲作词,所作的词每次都不一样,个人的经历,人生的体味,在曲子的伴随下,每段词都有了变化,和谐而又生动。”

我总会戴上耳机,一个人行走在中州路,或是看着先闻湖,经过熙熙攘攘的教学楼,随着步子的前进,所有的光影从我而后流淌。

我会体味脑中流转的音符,这首让人沉静舒畅的曲子,在我脑中如背景音乐一般放映着我所回忆的画面,从童年到大学,从广东到开封,画面伴随着音乐,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一章一节地翻动着。

有时候快乐,有时候难过。但都如同歌名一样,沉醉于风中,消散于风中。

不记得那天的日期,也不记得那天的天气。我曾第一次作为一个行者踏上了南京的土地。游南京的那次随意之举给我的触动,至今记忆犹新。

丹凤街、长江路、三山街、雨花台……那些在回忆里不断出现的道路,让我感知到了人行于世上的一种愿景,诗意的生活,惬意的自我。

我沉醉于南京的玄武湖,那是我即将离开南京时所看的最后一个景点。玄武湖深深地刻印于我的心灵中。

我曾告诉A兄:“A兄,我要在玄武湖掷入一颗雨花石。”

一颗石头,将伴随着我曾经所有的难过和充斥戾气的心灵,砸入玄武湖。在水的意象中被净化,并最终散发着雨花石特有的玛瑙色、琥珀色的光,温暖着自我的心灵。

于是,每当感到难过时,我都会想起2019年上半年,南京玄武湖畔,一位孩童,将雨花石投入玄武湖,大方的和所经历的难过诉说人生的意义,去留的意义。

我曾一度认为自己有太多的放荡不羁,有太多的自我。有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怪。

为什么都那么大了,还会像小孩子一样说话?像小孩子一样做事?我经历的事物,苦难往往偏多。为何总不能以成熟之姿驾驭未来之事?我怎能如此不羁于自我的纯粹,和老师的讲话,和朋友的交流,往往都有种稚嫩于孤雏的虚无感。

我认真思索后才发现,自我在我的意识里占着比现实更多的比重,自我的天马行空,任意驰骋造就了我的交流方式。

后悔吗?后悔那些不该有的他人之侧目?他人之嗤笑?

不,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我甚至因自己的开化而感到由衷的舒适,我没有后悔过。

我爱的意境有三样,一种是玄武湖的水,第二是汴梁的雨,再者就是夜晚的风。

我是一个感性远大于理性的人,沉醉于风中是我的终极意象。我曾以大量的心理描述来告知自我,风,对我人生的独特魅力。

内心的喧嚣逐渐归于平静,不堪的事物得已承受,我总会愿意聆听风的声音,沉醉于风中。

联想到夏天的蝉鸣夹杂着水塘的青蛙叫声,一个刺耳,一个亮冷。如同最和谐的乐章一样,消散于穿过荷花叶的凉风中。

我常常试着理解水的意义,未曾深刻体会风的韵味。水是靠眼靠心,风是靠耳和全身的触觉感官来理解。

当一个人的心像水一般平静,它能够随着风摇曳,吹着波澜。然后形成了雨。当第一滴雨和最后一滴雨落下的时候,出世的人终于能够体会入世人的心。

当风在耳边呢喃的时候,我会想到我的主观体验、人情冷暖、时光记忆或许还原为基因、电流、蛋白质和数学模型……这会不会更加的简单些。

可复杂的是,在风的陪伴下,我所感受到痛苦随着风吹的只剩影子,快乐也变得平静自然,棱角也都退化。我应该以怎样的心情?怎样的方式来面对这些?

它又呢喃道:“顺其自然,一切如故。”

如果说最多的平静,那么你怎么能以一种毫不在乎,颇显文字的方式记叙在风中的事物。因为当痛苦只剩影子,当快乐回归平静,我会忘却。

忘却点点滴滴,忘却如风一般的来往过客。

正如我喜欢最弱小的风那样,温柔如婴儿的掌心,时有时无,它有着强大的治愈能力,衣衫不为风雨所动,这时,一个人可以沉下心去思考,半晌过后,感叹到天已凉,该走路了。

然后,作为一个沉思的人,或者说一名神思者,会想起吃穿用度,每一笔开销,怎样从校园卡或者手机中溜走?

从浪漫主义走向现实主义,早就随着风忘却了文学上的震撼,只会化作一句“本应如此”。

那些由于地球自转,洋流运动产生的细微的大气层的熵增,穿过了所到之处的每一座建筑物,建筑物们默默的拦截着它。静静的告诉我“你应该闭嘴了,自然界用风的形式歌唱,它很合适,安静的去聆听,去接受。”

它携带着自然界的味道,是难以感知的,但我不能怪它,不能批评其微末,以证明自己博学。它的宗旨就是淡化一切,即使带着自然界的使命,也要谋求深层次的道德。

曾经,我喜欢描述风的样子,听它吹响铎铃的声音,清脆悦耳带着穿透力的声音是快乐的。

沉默告诉我,是自己去摇动,与风无关,它只是告诉我,夹层里的木头,坏了。你要旧瓶装新酒,做好革心的准备。

片刻后,我听见夫子和美美与共的所有思想,不断的叮嘱我,你等南风起,你等故人归。

你以朴实的面目去迎接三年的黑暗时,风有所告知。

还有一样雨,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自己开始喜欢淋雨,我喜欢一个人在雨中穿行,我不会再雨中高喊,更不会在雨中手舞足蹈。

只是在雨里,像一个撑了伞的人一样,一直走下去。

雨水的浇灌和冲刷往往给我带来的是心灵上的安静,我可以在雨中思考那些让我气愤的事,让我在一种蒸腾的氛围里复盘我的错误举动。

我曾经耿耿于怀自己的处境便是在雨中得到和解。有时,我会站在雨中,静默地站着,一如宗教人士的虔诚,又如婴儿安眠的纯净。站在原地,静静的感受着大地之美,并从中获得前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