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椿树之恋

益多网 213 0

故乡古朴的香椿树,记录了村庄的乡愁,见证了哀婉的爱情。

不知从何时起,一颗含苞待放的香椿树苗,被父亲从附近的庄子香椿树林子里,挖来二根一米多高的香椿树苗,移栽到我家的屋前,母亲浇水施肥,经过的精心打理,这颗春天里的宠儿,没有辜负主人的厚望,每到清明前后,树尖上花蕾开始挤眉溜眼,不需几日,便长出了薄薄的嫩芽,着实可爱。几年下来,远远超出了我想象的生长速度,树的身躯变粗了,树杆长高了,枝繁叶茂。

xiangchunshu.jpg

儿时,我就徜徉在屋前高高的香椿树下,树影婆娑,鸡鸭嬉闹,沐浴着椿芽香味,聆听着嗡嗡的蜂唱,嬉戏、打闹、捉迷藏。清明前后,是香椿疯长的季节,香椿树开满了香椿芽,绿的、紫的、红的,还有红中带紫的,它们是云中的花朵,娇艳地在蓝天白云下争先开放,就连蜜蜂也来尝尝香椿的味道,飞鸟也不忘在树上驻足观赏。

每年的清明,是香椿芽采摘的最佳时候,我用力端着一只硕大的簸箕,围在屋前的香椿树下一边转悠,一边抬头望着父亲用一根绑着倒钩的长杆子,熟练地从香椿树上将那些绿茸茸、透着紫色,散发着一股清香的香椿芽采摘下来。

香椿芽随风飘散,洒落一地,还带着勃勃生机,芳香扑鼻,正在地上觅食的公鸡、小狗也看起了热闹,母亲唯恐它们对香椿芽的袭扰,找来一根驱赶鸡鸭的破竹杆,扑打地面,噼啪、噼啪响声和母亲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我将飘落在地上的香椿芽一点点地捡拾起来放在簸箕里交给母亲。

傍晚时分,心灵手巧的母亲将椿芽洗净或炒鸡蛋、或撒上点油盐凉拌,椿芽不会多余,把椿芽洗净、捣脆、晒干,撒盐,放进瓷坛里,经过岁月发酵,腌制的椿芽,每到青黄不接时节,成为餐桌上又多了一道可口的菜,满足了一家人的味蕾。

听庄子里的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讲述,这玛瑙、翡翠颜色的椿芽,在当地还曾发生了一段哀婉的爱情故事。 

冬去春来,大地复苏,香椿树就像春天爱的使者,吸天地之精华,挂满露珠,见证了月光和爱情。

那年,年芳十六的朵儿,鹅蛋脸,高鼻梁,大眼睛,双眼皮,修着齐耳的短发。这位情窦初开的貌美的少女,是随同从医的父母从北方一路颠簸到此。那年的清明,蚊虫肆虐,附近东家上高中的冬儿脸上被蚊虫叮咬后,长了一个红红的大疙瘩,痛的吃不进饭,到了夜晚更是高烧不退,这可急坏了冬儿他娘,朵儿的娘见状说道:“这是中了邪毒,得尽快敷药”。只见朵儿她娘从香椿树上采摘来新鲜的春芽,又找来蒜瓣、盐捣烂外敷,几日之后,冬儿脸上的大疙瘩才渐渐消退了。朵儿她娘说,春芽对治疮痛肿毒有较好疗效。东家为了答谢朵儿全家,从此,两家成了无话不说的好邻居。朵儿父母不会农活,冬儿父母便过来搭把手。

一天,在母亲的要求下,冬儿给朵儿家送米糕,冬儿父母不在家,亭亭玉立的朵儿,浓眉下两只凤眼闪着灵光,冬儿的脸又一下子红到脖子处,脸烫的火热火热的。见到满脸书生气的冬儿,朵儿的手不停的卷着自己的衣角,微微一笑,头都不敢抬的说了一声,来了,进屋吧。

好久没见到冬儿了,朵儿一打听,才知道冬儿到外乡求学去了。

一天夜里,朵儿从抽屉里拿出一只口琴,看着看着小脸红了,两手拿着口琴在胸口处放了几秒钟,才轻轻放回抽屉。

“你喜欢口琴吗”“喜欢,但我不会吹”“改日我教你”“我等着”。那是冬儿为答谢朵儿父母的救命之恩,特意送给朵儿的。朵儿和冬儿肩并肩漫步在乡间的小路上,甜甜的感觉涌上心头。冬儿放慢脚步,用手轻轻拉起了朵儿的手,朵儿纤细的小手被冬儿的大手握住,一种说不出的暖流顿时流遍全身。

第二年清明节,那年的椿树芽开得正艳,恰逢学校放了春耕假,冬儿要兑现自己对朵儿的承诺。爱的情愫像这鲜嫩的香椿芽,在情窦初开少女心中萌发,朵儿椿芽般的羞涩、妩媚,赢得了冬儿的好感。香椿树下,香味浓郁,琴声婉转,依偎缠绵。

每年的清明,在朵儿的闺房玻璃器皿里,少不了一簇簇娇艳欲滴香椿芽,那是冬儿爬树为朵儿亲手采摘的。

闹饥荒那年的清明,天气特别寒冷,冬儿独自一人出了门,他要到邻近的庄子椿树林里,采摘含苞待放的椿芽,这是朵儿和冬儿两个年轻人月光下说悄悄话的地方。冬儿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情况下,爬上了10几米高的椿树,一不留神,从高大的春树上重重地摔了下来,待村民发现时,冬儿的手脚都已经凉了……

树影漆黑,枯瘦凄凉,失去了心爱的恋人,朵儿痛不欲生,一阵阵强烈的负罪感击倒了朵儿柔弱的身子,她在冬儿摔倒的那棵香椿树下,随自己的心上人到了另一个世界与冬儿相逢、相伴……

老人说到这里,眼中饱含泪水,无不哀婉叹息。这位老人不是别人,正是冬儿他娘。

后来,经过了好多年,我家房屋几次改造时,缺少木料,木匠师傅灵机一动,要将门前的那棵高大的椿树伐下,不知为何,父母总是不忍。

可在我记忆中,故乡的香椿树却始终长得蓬勃葱郁,成为庄子里最凄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