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能治好文青的病,那一定是结婚生孩子”。这是我朋友曾经告诉我的生活箴言,她早早嫁人生了孩子,昔日的咖啡书籍电影院换成了洗衣做饭纸尿裤。那时我还没有男朋友,依然沉浸在三毛浪漫的爱情故事里不可自拔,听到某首感伤的歌曲还会泪眼婆娑,算是一位有点酸味的伪文艺女青年。

1648622831(1).jpg

后来工作中和一位同事聊到旅游,她是一位两个孩子的妈妈,建议我们这些未婚青年们应该趁着有时间多出去走走,她说婚前经常邀着三五伙伴一起登山,如今有了俩孩子,球包登山包运动鞋也都放在衣柜一角。

同时我还发现,我那些有了孩子的朋友们,很少在朋友圈里晒自己的自拍照,朋友圈的内容也由之前的云淡风轻吃吃喝喝风格,变成了如今岁月静好晒娃鸡娃的场景,生活的重心就这么自然地过度到孩子的身上。

我已经很久没有拍过照片了,确切地说,是举起手机从不同角度拍一张加了滤镜的自拍照。即使给孩子拍照,也很少打开美颜相机,调整好滤镜模式拍一张萌萌大眼睛的照片,而是随手抓拍孩子的某个动作。

我也很久没听过最新的流行音乐,对现在当红的男女明星开始脸盲,不知道如今的哪部电影比较卖座,婚育生活如同一把刀一样,斩断了和以前生活的联系,尤其是和文艺有关的那部分。

结婚生了孩子的这点时间,就让这些曾经红尘作伴奔走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温顺蜷缩在楼宇间,仿佛就这么一下子,他们忽然改变了容颜,变得无比乖巧。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转?

我觉得结婚前的文艺青年们普遍心思细腻多愁善感,颇有种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没有爱人和孩子的牵绊,有说走就走的勇气,有说辞职就辞职的霸气,有时间纠结自己那点儿喜怒哀乐,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结婚后的人们终日与柴米油盐现实生活相伴,车贷、房贷、孩子教育、养老等一系列问题接踵而来,多少理解了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的意思。哪还有时间伤春悲秋扯那么多七零八落的。

为什么“文艺”二字,只赋予了青年人,几乎听不到文艺中年、文艺老年的说法,可能中年人和老年人确实没有权利被冠上这个称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