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是一个沉重的话题,精神疾病对于人类来说仿佛是一道解不开的锁,人们尝试许多的办法想要解决这些孩童,但大部分都无济于事。精神疾病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社会非常常见,而自闭症作为儿童中发病率最高的一种,却没有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但社会上总会有这样一群人为自闭症孩子带去温暖,帮助他们远离黑暗,拨开云雾见青天。

1649054236(1).jpg

《标准之外》讲述的是布鲁斯和马力克经营的专门接待自闭症患者的孩童的教育机构,让他们能够摆脱内心的困惑。电影中有几位比较特殊的孩子的真实写照。

约瑟夫是一位活在自己想象世界里的孩子,每次见到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可以打我的母亲么?”每次坐地铁他都会按响警报器,使得布鲁斯需要到地铁监管处去带人回家。他为约瑟夫找了一个好的工作地方,却因为对于女员工的爱慕的表达方式使得工厂的人抱怨。他对于按钮有一种特殊的感受,似乎想要将所有的按钮都点亮会让他感到舒心,而这也给布鲁斯带来了诸多困惑,而这份工作也宣告失败。

1649054251(1).jpg

艾米莉是一位有躁郁症表现的患者。电影的开头便是她在街头奔跑逃离追逐。每一次电影中的她的身影都陪伴着医护人员声嘶力竭地吼叫。

1649054262(1).jpg

瓦伦丁是最近接收的一位特殊的孩子。他被关在家里很久,头上一直戴着棒球头盔,或许是因为曾经被监禁鞭打过的缘故。他总是远离人群,也不会听取别人的谈话,他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他只是不愿意进入社会这个复杂的环境当中,他害怕再一次的受伤。电影中有一幕瓦伦丁在监管的陪同下突然消失。等到众人焦头烂额时才发现瓦伦丁上了大桥,他在马路中央前行着,却忽视背后车辆的行驶。

1649054275(1).jpg

电影中除了对这些孩子有特殊的描写之外,对于这一群有善心的人也进行了详细阐述。故事的两位主人公,布鲁斯和马力克都尽心尽力地帮助那些不被医院所收容的孩子能够慢慢地康复,但他们也有许多的困难。首先是员工的工资问题,有时候虽然他们不说,但他们知道这些员工也有自己的生活,他们工作并非只是出于善心,因为他们需要生存,而并非一昧的散发自己的公德心。除此之外是来自孩子家长的不信任。尤其是不同文化背景的家长对于自闭症的看法不同,甚至有的人认为这是鬼上身。而两位主人公也需要有自己的生活。一大把年纪却依然无妻无子,他们约会却会被同事打扰,有时候他们会感到非常的无奈,但出于公德心他们将命运注定于此。

1649054290(1).jpg

电影将大部分的镜头放在了与电影名称挂钩的问题上:标准制度。因为他们的机构没有得到政府的批准,而不同的监管机构三番五次地找上门来,需要调查机构的设施设备和人力资源是否完善。即便每一次都被判定为不合格,但在布鲁斯和马力克的眼中,如果没有他们的机构收容这些孩子,他们的命运定将是痛苦的,世人多用鄙弃的眼光去看待他们,认为他们是问题儿童,也只有这群人能够公平公正地对待他们。布鲁斯总是义正言辞地对监管人员提出质疑,而这些问题也是这个社会最需要去关注的问题:对于这些精神方面出现问题的孩子,到底应该采取怎样的态度来对待这样的特殊儿童群体。

1649054306(1).jpg

电影的最后是这群孩子在培训机构中的日常生活:他们在舞台上表演,周围是自己的父母和医护人员。他们在台上尽情展现自己,而父母和医护人员脸上的笑容便是这一切努力所希冀的结果;他们在草地上放肆地玩耍,将自己最童真的一面展现出来,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也可以和正常儿童一样快快乐乐地生活。

自闭症是许多人不愿去提及的话题,因为在这背后是无数个悲哀命运的家庭在挣扎中生活,他们有的坚持不下去只好放弃孩子,有的人坚持下去,但却弄得倾家荡产。有的人无奈只好寄希望于医疗机构,才发现这些机构却是“吸人血”,他们没有任何对于这群孩子的怜悯,对他们只有控制和鞭打,而这些只能与意愿背道而驰。但愿世界能够对这样的特殊人群给予尊重和理解,平等地看待他们,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有思想,有灵魂的人类,只是因为家庭变故或者压力而变得拘束,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但只要有人愿意引导他们,他们便能够从那片虚无中解脱,就像布鲁斯和马力克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