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对生命的胡思乱想

益多网 113 0

昨天读到一则新闻,说两只鬣狗围捕了一头落单母狮,母狮不敌,被鬣狗掏肛并且活吃。母狮疼的只能咬树皮。最终母狮极其痛苦的死去。

这则新闻,读完让我非常难过,一恨鬣狗的卑劣,二感狮子之苦痛,三觉大自然之残酷。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大自然可真冷漠啊,它竟然就这么眼睁睁的让狮子如此痛苦的死去。由此,我不禁去想,也许人这一生,所受疼痛的总和恐怕也如这狮子一样,不过就是所受的疼痛被分摊在一个一个的生活磨难中。

但因为每个人机缘的不同,有的人所受的疼痛被分摊的多,疼的次数多强度略可承受,有的被分摊的少,疼的次数虽少但强度略大。当然这是我的一种胡思乱想。

不过这样想有一个好处——促使自己珍惜每一个“不疼”的当下——学会惜福。

人是很难看到自己的福气的。

比如“健康是福”,往往失去健康才能感悟。比如“能吃是福”,往往失去胃口才能感悟……如是种种,可以举出各种失去后才懂得珍惜的例子,可以举出各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例子。

如果学会珍惜每一个“不疼”的当下,或许就能比较容易的理解“知足常乐”的道理,因为明白了仅仅是“不疼”就十分难得了,那么一点点美好都可以让人感动不已了呀!

在幸福面前,来一点“没见过世面”是极好的。一朵花,一杯温水,一句暖话,都像星星一样闪耀。可别把这个理解为卑微哦。做到这一切,需要先看到这生命中的“疼痛”,理解这生命之痛。

狮子之痛是一种自然之道,大自然中的狮子,恐怕最得意的是青年时代,幼年要被保护,其实成活率很低,老年要被淘汰,大多入了鬣狗的嘴。只有青年时代的狮子是草原之王。这就是自然规律,梭形结构。

人类自从产生了医学,整体生存率大大提高,再加上社会保障的出现,人类的生存率和生存质量更上了一个台阶。但其实这是建立在对自然的改造和对自然资源的依赖上的。

人类目前的生产力尚不能对资源对物质做到充分而完全的利用,这从每天产生的无数的垃圾上就可以看到——人类对资源对物质还是以浪费居多的。

人类往往难以看到浪费,但如果换成“疼痛”可能会更加好理解一些。“不疼”等于幸福,那么人类是不是可以少些贪心呢?

幸福就在眼前就在身上,如此是否可以减少物质的依赖与消耗,减少对外的所求呢?

幸福不在于美丽的皮囊,幸福不在于身上配饰的堆叠,幸福甚至于不在于精神与境界的垒砌。

《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万事不可执着。《逍遥游》说: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鼹鼠饮河,不过满腹。

其实每个人都是《逍遥游》里的那只鼹鼠,大家面前都有这条河,而且这条河是随便畅饮的,然而每个人能够喝多少,全在于自己呀!

明白“鼹鼠饮河,不过满腹”的人,是能够比较轻松的人。而更多的人,生怕河会被大家喝光,便会生出很多焦虑,争来抢去,其实全是没必要的。生出这许多焦虑,倒让自己不得清净,甚至生出病来,反倒给自己添出许多“疼痛”。

其实若要人人幸福,便只需好好守护这条河便是了,人人按需饮用,便是了。

狮子之痛带来的启示,在于两个字——冷漠,大自然其实极其冷漠,它可以眼睁睁看着“狮子之痛”,它亦可以眼睁睁看着河流干涸。而它不会生出一丝怜悯,因为它早已经把道理讲透了。

可是,偏偏许多人,执着于我相、人相。把自己裹挟在物质中,仿佛没有哪一件物质,自己便低人一等了;把自己禁锢在各种关系中,为自己或他人的一句话而苦恼不已……

看看这被活吃的母狮吧,它曾经一定勇猛过,而今它对于这痛苦也只能承受。有些生命之痛,唯有承受,没机会也没必要抱怨。因为疼痛一旦来了,便成了必然。

理解了这场必然,便该珍惜那每一个“不疼”。“不疼”该是何等的幸福啊!惜之!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