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从小被孤立的女孩长大了

益多网 54 0

我小时候是在广州长大的,我就是班上为数不多的外省子女,经常在交费用或者一些特殊政策被点名,加上我黝黑的皮肤以及张扬的性格,我从小就被取了难听的外号。

甚至有同学说我是“非洲人”,说我是挖煤炭的,唯一庆幸的是我成绩还不错,因为我经常举手回答问题,老师也喜欢我。

我小时候不知道“孤立”这个词,我因为身材矮小经常站第一个,男孩子无非就是给我起外号,经常在班里调侃我。

1649832937(1).jpg

初中调皮的男生会恶作剧,偷偷拿走我的东西,或者借了我的东西故意弄坏,可我从未记恨过他们,有些人的名字我甚至都忘了。

我现在回头看,还好那个时候的我不在意他们的评价,我也会羡慕长得漂亮的女孩子,会得到其他男生的青睐,也会觉得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性格不讨喜。

我到今年已经25岁,青青期算结束了,我发现我当时在意的东西,到现在都不在意了,我发现其实根本记不住那么多东西,不记得跟谁吵架,甚至不记得他们的样子。

我在大学时期有一段时间很抑郁,甚至想退学,我觉得大学跟我想的不一样,那个时候也会尝试很多新的东西,因为做公众号,收到的喜欢和赞美比我前面二十年得到的还要多。

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都希望得到父母的认可,得到身边人的认可,我们害怕失败害怕否定,我回想起我过去经历的好与坏的事情,好像也就成为了故事。

有些事情如果不是被日记记下来了,其实我已经忘记了,人其实在成长过程中慢慢了解自己成就自己,慢慢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如果你一直努力向上,你就会得到很多机会,我觉得“心理暗示”是很有用的,我们其实并不能预知自己将来会经历什么的事情,我们只会用一些比较大的标准去衡量一个人的人生。

例如他是否考上大学,例如他工作是否稳定,例如他是否有房车,例如他是否结婚,可是生活是很细致的,恋爱中的吵架,同事的排挤,房贷的压力,今天掉了某样东西等等。

我们的人生是一天天构成的,就好像我今天被电话吵醒,说我是黄码,接着好几个电话,下午就得去做核酸,找了个地方说如果在这里做要隔离到第二天下午四点出结果才能走。

我又换了个比较远的地方做核酸,发现不需要隔离,我刚开始觉得七天三检好麻烦,后来觉得能不隔离就好了,有人从广州回来自费隔离在酒店七天,至少要花2100元。

我突然又庆幸自己离开广州比较及时,不然被隔离在酒店,又是不一样的感受了,我现在就是居家隔离七天,我想着我这一趟出去旅行其实还挺幸运,能安全回来就挺好的。

我们又都以为我们的不快乐是因为钱,其实钱只是具象的问题,我们能看到存款的多少,我们会以为存款变多就会幸福,但实际上幸福是来源于自己的感受。

我并没有因为昨天赚了几千块而开心,但我昨天喊人上门修好了油烟机而开心,因为我嘴馋的时候下楼买了零食而开心,因为今天做的菜好吃而开心。

有些快乐是跟钱无关的,我在想我童年时期,也没为钱而发愁过,但我也有快乐和不快乐,很多人都想回到小时候,说那个时候无忧无虑,我其实并不想回去,那个时候我妈妈承担了生活重担,现在我能为她分担了。

我很喜欢现在不冷不热的天气,我也喜欢现在这样自由的自己,我觉得是最好的年纪,我们既不要往后看,也不要过多期待未来,就过好当下就好了。

我发现这些年情绪真的稳定了许多,很少与人争吵,情绪恢复得也比较快,人们说变得佛系其实也是成熟,我觉得更多的是对生活的谈定,以前总觉得天会塌下来,其实天不会塌,日子总是能继续的。

其实我们经历的痛苦和快乐都会被遗忘的,只是当时我们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但实际上是可以忘的,我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昨天写的文章,不记得前天中午吃的什么,也不记得去年这个时候的我是否快乐。

我长大以后,也忘了童年时期的孤立,忘了与我妈的争吵,我对许多事情都释怀,现在真的是什么心事都没有,也没焦虑,这种状态我觉得就好像不冷不热的天气,刚刚好舒适。

今天过得好快啊,我觉得每个过得快的日子应该都是快乐的,那今天算是快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