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三十岁的惶恐

益多网 54 0

来自三十岁的惶恐,大概是众人口中的“大龄剩女”,大概是古训中的“三十而立”,也大概是再也没有借口说自己二十有余,惶惶不安的内心,跌宕起伏的路途,仿佛只有灯光下的影子最真实,藏着最难接受的时间流逝,藏着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sanshisui.webp.jpg

都说“时间是把杀猪刀”,杀掉的不止是胶原蛋白,刻下一道道代表岁月的皱纹,还杀掉了内心深处的天真与不羁,用反复的撕开愈合再撕开的过程,铸造了所谓“阅历”的铜墙铁壁。在这铜墙铁壁的铸造过程中,也曾被欲望与诱惑拉扯,陷于对错的争辩、陷于得失的计较、陷于真假的执念,也曾在为数不多的瞬间突然清醒,淡然从容的继续迈上一个台阶。

“三十岁”,应该是怎么样的场景?是事业有成,是成家生子,是从容淡定,是知性宽容,是一切我们能想的到的美好,又掺杂了一丝做不到的不甘心。经历了是是非非的成年人,再难找到豆蔻年华的天真无邪、碧玉年华的朝气勃发、花信年华的齿少气锐,再也找不回记忆中的悲痛与喜乐,哪怕是曾经的自己最难接受的瞬间,现在想起来也再找不到当初的感觉。

东野圭吾说过:“这世界上有两种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但凡你生活在凡尘俗世,舍不得生命,断不掉社交,便总会经历着人情冷暖,经历数不清的人在你心上留下痕迹,世事无常,人心不一,是在内心装着怨与嗔,还是在内心惦记着善与恩,一念之间的选择将成就截然不同的人生。

蓄意已久的恶意,是无需在意的,因为你的在意只会让它消耗你的精力、打击你的勇气,甚至吞噬你的善良,及时止损比起纠结其中也许更适合想要前进的人,毕竟,吃一堑长一智是永不过时的智慧。无意之间的伤害,更是笑一笑就好,人这一辈子哪能不做点糊涂事,以容己之心容人就会想得通。

也许,惶恐是避不开的,但笑着迎接总是可以的,本就没有长生不老,也没有圣人无极,拥抱拥有的,感恩遇见的,就像释迦牟尼说的“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

好友问我,用一个什么词可以形容过去的三十年。我说“荒唐”,“大梦初醒,荒唐了半生,至于醒,也是半醒。”

纪念这跌跌撞撞的三十个年头,愿时光与我安好,愿我与时光不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