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珈山的樱花

益多网 56 0

珞珈山下,这一季的樱花谢了。

时隔五年,我终于能回母校去看心心念念的珞樱,却因为疫情之下的封校,终于没能看到。前几天听闻樱落的消息,我忽的感到深深的遗憾,怀念起那时漫步在樱花树下细听樱语的时光了。

1650349400(1).jpg

好友说“分外想念樱花”,我说“樱花也想念你”。作为曾在校园里看过四季樱花的武大人,想念樱花可以说是“人之常情”了,并不独是某一个人的情愫。或许从离开校园的一刻起,想念樱花便成了武大人一生的情怀。而母校的樱花,想必也念着那时树下洋溢青春的欢笑,念着每个如花的少年。

我在校那几年,武大“樱花节”的名头还很盛大,每到樱花开放期间,就有很多慕名前来看花的游客,樱花大道上的人流摩肩接踵,偌大的校园俨然成了一个景点。白天的樱花树下,永远是黑压压的人头攒动,所谓人山人海也不外如是。校园里曾有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到武大来看一场人海,是每一朵樱花的梦想。我想,对每一朵梦想成真的樱花来说,这样的经历都是一场噩梦吧。

1650349411(1).jpg

那时候,我最爱的便是在夜晚的灯光中从樱花树下走过,聆听夜樱细碎的梦呓。夜晚的校园里很是幽静,全然没有白天的喧闹,樱也静静,像熟睡了的婴儿的面颊。只有在下课那一阵子,她们会活跃起来,向路过的学生们手舞足蹈地说话,也偷听他们的悄悄话。也只有在夜晚,樱花才是独属于武大学子的,如朋友,如恋人。

在夜幕的掩蔽和灯光的映衬下,夜樱有一种别样的美。白樱皎皎,绿樱袅袅,粉樱窈窈,像一群遗世独立的仙姝,随意舒展她的躯体,恣肆绽放她的心意。夜风袭来,淡淡的花香让人痴味,飞扬的花瓣让人迷乱,站在树下的我,仿佛化作彩蝶置身花间了,伴着风嬉戏,逐着花轻舞,所有的倦意都一股脑散去了。

1650349455(1).jpg

我还爱看清晨的樱花。这时朝阳还未升起,沾着晨露的花瓣微微蜷缩起来,被一层薄薄的轻雾笼着,好一副将醒未醒、睡眼惺忪的模样。只可惜这样的美,不爱早起的我并未多见,看过一回便已是奢侈了。树下,落了一夜的花瓣,将樱花城堡下的水泥路和石阶铺成了花径,让人不忍踏足,不愿破坏这“花径不曾缘客扫”的意境。

微雨中的樱花也是极美的,不必撑伞去避,在烟雨濛濛中,自有“沾衣欲湿樱花雨”妙趣。可恨的是下大雨,雨打花落的景象让人怜惜,雨后的一地花瓣虽然很美,却是樱花的伤心泪。相比之下,我更爱在樱落时分,看一场自然而然的樱花雨,听着那印入脑海的歌曲——落英缤纷,我的灵魂,和着节奏,穿梭行走,幻觉爱上这花瓣……

1650349432(1).jpg

在我的印象中,每年最早开放的是珞珈山路校医院一侧的云南樱花,也叫“早樱”,是繁密的重瓣花朵,花色红艳。而广受大家喜爱的,是樱园、樱花大道、人文馆至行政楼一带核心区域的东京樱花和山樱花,花朵较小,单瓣居多,花色以粉白、粉红、白色为主,还有几株是淡绿的。我最爱看这几株绿樱,第一眼便觉不可方物。

武大也有晚樱,工学部的路边较多。但晚樱和早樱一样,重瓣的花朵多了一丝雍容,却少了那份清瘦的风骨。我独喜“人间有味是清欢”的心境,就像工学部图书馆背后的那株老樱,很少人知道,也没有游客光临,她就静静地在那里,在图书馆传出的朗朗书声中茕茕孑立,自开自谢,她的花香和书香似乎也没有了分别。我想,如果我能,我愿化作一朵樱花,长在这株老樱之上。

1650349444(1).jpg

清明节前,学校终于解封了。但遗憾的是,校园里还在开放的只有晚樱,我也失了那份赏樱的兴致,便等来年樱花再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