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出轨也算是出轨吗?

益多网 27 0

「 “ 去吧,别太晚回家! ”」

01

木子咖啡馆。

安然认真地读着木制招牌上有些掉漆的文字,然后走到隔壁商铺的落地玻璃前,玻璃上立马映出了一个脸色憔悴的女人。

没怎么打理的头发随意地被扎成低马尾,纯色的T恤下面盖着一条宽大的阔腿裤。丝毫没有二十几岁女孩的青春活力。

她今年28岁,去年结了婚。男生是安然父母安排的相亲对象,对安然很好。可安然对他的感觉,说不上喜欢,也算不得讨厌,所以有时候安然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感恩他的好,还是真的喜欢他才和他结婚。

她只记得,母亲曾说过:“嫁人啊,就要嫁对你好的!”

安然看着玻璃里的自己,突然想起不知在哪看到的“时尚穿搭法则”。她学着杂志上面的模特那样,将T恤下摆全塞进裤头,正想把那洗得有些缩水的阔腿裤扯到脚踝,这头T恤的下摆又像同她开玩笑般跑了出来。

她有些泄气,像又想到什么似的,对着玻璃挤眉弄眼了好一会儿,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然而,这一系列滑稽的行为都被商店里的人们看在眼里。人们纷纷大笑,可安然听不见,她早已习惯了别人对她异样的眼光。

她给丈夫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今晚加班。随后,便将手机的声音关掉,顺手丢进包包里。

她撒谎了,她本该一下班就回去伺候家庭,给同样辛苦一天的丈夫做饭。

安然深吸了一口气,觉察到心底的愧疚渐渐平息后,才缓缓地推开了咖啡馆的门。

“ 叮铃铃铃…… ” 

风铃声赶跑了来客藏在心底的邪祟。小小的空间里,咖啡的香气在肆意弥漫着,一打开门便钻进人们的鼻子里,安然一下子精神抖擞起来,全身的神经变得松弛,有种自由的感觉。

没多久,风铃声止住了,门被关上了,把安然的疲倦与愧疚关在了门外。

02 

兴许是周五,咖啡里的人有些多。人们三五成群,或欣快地聊着天,或激动地打游戏,好不聒噪。再往里去,气氛才冷静了下来。

许久没来,服务生已都是些陌生的面孔。安然取了凉白开,朝角落的位置走去。她最喜欢这个靠窗的位置,置身其中,总让她有种身处“世外桃源”的感觉。

安然喜欢读书,她曾经梦想着能做一名文字工作者。没结婚之前,她总喜欢在休息日带上笔记本,从书架上取一本书,灵感来时,便将它写下来,写成小故事,放到网上去。有时一坐,便是一整个下午。

如今,那都像上世纪发生的事情了。

婚后,生活的琐碎侵占了她所有的时间,她没时间读书,也没时间与人分享自己的故事。虽偶尔写些随笔,也只能给丈夫分享。

可丈夫对文字不感兴趣,每每看了一两分钟,便开始犯困。就是勉勉强强看完,也表示没有什么想法,安然觉得没劲,便彻底放弃了写作念头。

不知怎么地,安然今天觉得自己能写出些东西来。她向服务生要了纸和笔,静静地坐在角落,书写着自己脑海里的故事。

03

不一会儿,天色便全暗了下来,桌子上的台灯被打开,将客人们裹在了暖黄色的光里。

一阵闪光惊醒了角落里专注的人儿,安然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个“偷拍者”,厉声道:“你谁?你在干什么!”

“呀,刚才你专注的样子实在太美了,所以才没忍住 …... ”年轻的男人边收拾手里的相机,边朝安然身边的位子走来,自然地像是要坐在熟人旁边。

轻佻的言辞让安然不自觉地拉开了与他的距离,只冷冷地看着他,没出声。任由拒绝的话语在脑海里不停回响,安然却没能说出口。

“你知道吗?照片就和写作一样,好的照片都是有故事的。”男人没等安然说话,自顾自地说着。

“你也写作吗?”

“偶尔写写,写些镜头背后的故事。”

“那你也会和别人交流故事吗?”

“那是自然。若是能读到两个故事,自然是很不错的一件事情了。”

安然笑了,这个男人懂她,她开始觉得这个原先觉得轻浮的男人,此刻变得老实了起来。

他们聊了一晚,男人风趣幽默,常常引得安然大笑。他们从写作聊到摄影,就连他们喜欢的食物都是一样的。

安然向他抱怨毫无风趣的丈夫,向他倾诉自己的苦恼。男人表示对她过往的作品很感兴趣,并愿意同她分享自己的感受。他说他最近会常常在这边拍客片,下次还可以约在这边。

男人对她说,让她千万别放弃自己梦想,有梦想的人每一天都会闪闪发光。

安然有些心动,她的脸红红的,那感觉和她第一次恋爱时如此相似。

离去时,咖啡馆里的客人们早已散得差不多,吧台里,几个服务生正在无聊地玩着手机。

这是个美妙的夜晚,安然许久没有这么真切地活着的感觉,因为她有了期待,有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不是每天流水线般的生活。

04

陈修发现安然最近不太对劲:不仅常常晚上加班,还开始捣腾起化妆来。出门时兴高采烈的,回来却有些失魂落魄。要说因年末加班劳累的话,哪还会有心思精心打扮?

不过让陈修感到开心的是,妻子又重新拾起了自己兴趣爱好,整个人变得容光焕发。自己一个粗人,与妻子的兴趣爱好又不同,已经让妻子很失落了。

婚后妻子彻彻底底放弃了自己的爱好,也是他夺走了妻子的光环。

他其实明白安然会同自己结婚,很大程度是因为岳母的原因,她这么善良孝顺。可他一眼就喜欢上她了,她就是他奋斗的全部意义。

就算别人都说她肯定是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但陈修依旧还是相信妻子心里是有这个家的。

这天晚上,安然同样打扮的美丽动人,手里拿着资料袋正准备出门。

“你又准备去加班吗?”陈修问道。

“啊?嗯。那个我没这么快回来,你不用等我!”说完便准备匆匆下楼,陈修叫住了她,“那个天冷了,你别太晚回家。”

“好。”楼梯间里远远飘来安然地回答,却早已见不到她的身影。

陈修叹了一口气,有些落寞地关上了门。

05

安然自然是不知道陈修的心思的,此刻她只想见到那个她心心念念的人,她还要赴约,还想听那个人对她写的故事发表感受。

只可惜,除了第一次见面,见到那人时他都在忙工作的事情。看着他与客户们聊得火热,安然不忍打扰他,只在一边静静看着,心中难免落寞。可还能远远看着他,安然就心满意足了,所以即使说不上话,她每天都会来这里等他赴约。

安然加快了脚步,她今天想快点见到那人,她总觉得再迟一步,那人便要从自己世界里消失了。

推开咖啡馆里的门,迎接她的还是熟悉的咖啡的香气,酸酸的、涩涩的。咖啡馆里人不多,一眼便能看完所有人的模样,当中没有安然想见的那人。

一个服务生认出了她,主动和她打招呼。经打听才知,那人今天结束了给咖啡馆拍宣传照片的工作,之后应该不会来了。

安然愣住了,她失魂落魄地坐在那个熟悉的位置,心里也变得酸涩起来。 

那晚,安然坐了很久,直至咖啡馆里的只剩她一个客人了。吧台上,那个服务生正躲在立着的餐牌后昏昏欲睡。

那人不告而别了,这段错位的感情还没来得及长大就被扼杀在摇篮中。

她走出咖啡馆,在门外窥视已久的冷风一下子钻进店里,冷醒了服务生,也冷醒了安然。

一切都回到原点,却又有些不同。

她不会再放弃写故事这件事情了,她在喜欢他的同时,也喜欢着努力的自己。

只是这次,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与自己丈夫相处。

到家时已经是凌晨时分,安然开门时十分小心,生怕惊醒屋内休息的人。刚打开玄关的灯,便隔着鞋柜发现有人趴在茶几上,睡着了,身侧散落了许多书籍。

安然吃惊,那个不喜阅读的陈修竟在读书!

安然走近他,捡起其中一本书,竟还是教人如何理解文章的书籍,上面满满的都是陈修做的注释。

她看着陈修的侧脸,竟十分好看。她心头小鹿乱撞,那感觉不亚于遇见摄影师那样,脑海里想起了母亲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嫁人啊,要嫁对你好的 ...... ” 

她笑了,笑自己刚才竟在想要如何同陈修相处。

她决定了,从今天起,不能放弃的除了写作,还有眼前这个男人!

漫长的婚姻生活里,柴米油盐总有抵不过爱情荷尔蒙的时候。但感觉会褪去,柴米油盐依旧需要继续。

不小心跑偏了,回到正轨便是了,不要错过了那个努力奔向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