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崩溃是从借钱开始的

益多网 73 0

疫情之下,少有完卵。

近来,相继有某君几人来信曰:借钱。

这一借不打紧,却先把我整崩了。情感共鸣,首先在情感上就破防了。

1650696108(1).jpg

借钱,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最尴尬、最崩溃、最不易开口之事吧!反正于我而言该是如此,如果不是到了非借方能活下去的时刻,又怎会开这个口呢?

在这种时刻能开口借钱的对象无非有以下几种:

一、关系非同一般。因为目前这种社会生态下,有着一种人人都恐惧被借的心理。借钱时是孙子,还钱时摇身一变成了大爷。非是有着至好之关系,惟互相了解、信赖方可借之。这应该是能借到钱的第一因素。

二、被评估尚有余粮。在开口借钱之前,或许都会先评估一下对方经济状况,这种评估是最不可靠的了。财富多是不外露的,且每个人私生活都具有很强的私密性,你的评估从何下手呢?只能是主观上的臆想罢了。

三、病急乱投医。这种情况下,可能你们的关系也就是点头之交罢,但就像买彩票一样,谁不想碰碰运气呢?万一要是成了,借者在被借者心中就有上帝一般的形象,但这种事往往会有很大的风险。

都说成年人的崩溃是从借钱开始的,我想这是有一定的社会经验的。有时候是需要卖自尊和尊严的。谁还没有点该死的自尊心呢?

开口之前肯定会先衡量一下彼此之间的关系,能不能达到能借钱这个高度?对方有没有余粮可借?对方会不会借?心里会做好各种假设,其实这种假设无外乎两种:一是能借到,二是不能借到。一旦开口,能借到是最好,借不到可能双方都会有一些不好言语的心理活动。借钱有借钱者的难处,可是被借钱者也有被借钱者的难言。当然,借与不借都是被借者主观的决断。若被借者要是真的没余粮可借,在语言上也颇要下一番功夫,这时候双方的对话就会很具有艺术性了。

开弓便没有回头箭,崩溃始于兹。

两难境地,二者皆不易。但借者心理活动会更为复杂些,因为他还有很大的困难无处解决,命运之手正紧扼他的咽喉。

当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上帝,也没有人有义务去做一个上帝。你的难处也许别人会感同身受,但往往也仅限于此。或者说,你的处境别人是永远无法感同身受的,因为这一刻的你只会有你一个人,而不会出现第二个。

这些都不是我想要说的,我想要说的是,疫情这三年,人人自危,确确实实拖死了不少人,也粉碎了不少梦想。当自尊被踩踏在生活泥沼里的时候,挣扎会只会加快下沉速度,不挣扎也会越陷越深。这还能怎么办呢?相信命运吗?或是不信呢?

此时我想起了从文先生的一句话,大致是:当命运扼住你咽喉的时候,唯有自救。

这种情况下,能找我的人,在我的衡量里,你们都是第一者,但是很不幸,我是没有余粮的第二者。

朋友,

或许你正深陷泥沼,

但不见得我在岸上。

当你向我伸手的时候,

我没有隔岸观火,

其实我也很想做个上帝,

但不幸的是我也在自救。

你的处境,

我或许有一二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