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饭菜里的思念

益多网 136 0

在异乡打拼的这些年,最让我开心的事情莫过于能够常回家看看;在吃怕了外卖的日子里,我时常想念爸妈做的可口饭菜,那些藏在饭菜里的思念,你可曾有过?

这个春节因为疫情,春运返乡不断出现新的要求,回家过年的难度越来越大,为响应“原地过年”的号召,我选择留深过年。

临近除夕,在与同事们茶余饭后的闲聊中,聊天的话题总是绕不开“回家”、“年夜饭”、“陪伴”、“年味”。

2018年春节,在人们共享天伦之乐时,我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看到别人在朋友圈晒出各种年夜饭的美食,而我却一个人在车站里吃着泡面,突然觉得好孤单啊!

在聊天中,同事得知我今年又是一个人留深过年,便邀请我去他家做客,他两眼泛着笑意,热情地说:“楚鑫,除夕来我家吃年夜饭吧,人多热闹点。前几天我妈特地从老家给我寄来了自家腌制的腊肠,到时候我给你露两手,烧几个拿手菜给你尝尝。”

看到同事如此热情的邀请,我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感动地说:“感谢盛情邀请,我一定去!”

年前我跟老妈说过年不回去时,老妈还让我先预订回家的高铁票,等确定不回家了再退票。虽然老妈嘴上说不用担心她和老爸在家过年,但我还是从她说话的语气里听出了她的失落与无奈。

腊月二十九,在年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气温也骤降得厉害。清晨,雨水夹着寒风从天而降,我裹挟着冲锋衣走在上班路上,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鞋袜都被路面的积水弄湿了。不知怎的,一股乡愁突然涌上心头,原本我以为可以把归心似箭的情绪给抑制住,结果却在雨水滴落的那一瞬间,思家之情犹如大坝决堤,势不可挡,一发不可收拾。

来到车公庙站换乘地铁1号时,我看到这个四线换乘站没有了昔日人潮拥挤的景象,地铁上的乘客也比平时少了很多,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很多人都已经回家过年了,而我却无法回家,有点难过。

除夕那天清晨,当我还在梦里熟睡时,接到了老妈的电话:“放假了吗?过年真的确定不回家了吗?”

我无奈地回答:“嗯,不回去了。”

老妈有些沮丧地说:“要不你再问问公司,看看能不能回家?我以为你和你弟都会回家过年,办了很多年货,买了很多你们爱吃的食材,想着你们好不容易才回一趟家,一定要把年夜饭给做得丰盛一点,结果你俩都选择原地过年,今年春节家里就只剩下我和你爸了,好冷清啊!”

我顿时没有了睡意,不知该如何安慰地说:“妈,你和爸在家过年也要开心点,现在网络很发达,想我们了就给我们打视频电话,等过阵子防疫政策松一点,我就回家看望你们。”

挂完电话后,我心情有些沉重,老妈是那么期盼我们能够回家过年,可我苍白无力的回答却残忍地毁灭了她的希望。

加入深圳地铁已经4年零5个月了,这是我第3次留深过年,前两次是为了坚守岗位而留深过年,而这一次,我虽然不需要再坚守岗位,但却因为疫情而再次留深过年。

毕业参加工作后,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陪伴父母的时间越来越短,几乎只剩下每年的春节能够陪伴他们,一想到这个春节我无法回家陪爸妈过年,我就觉得很遗憾,越想越没有睡意,索性起床洗漱、吃早餐。

来到饭堂,我看到几百个就餐位,只有2个人在吃早餐,非常冷清。我如往常一般点了一个煎鸡蛋、一个豆沙卷、一碗红豆粥,结账的时候,饭堂阿姨亲切地对我说:“小伙子,吃这么少啊,今天是除夕哦,公司为了让留深过年和坚守岗位的员工感受到大家庭的温暖,特地在除夕和大年初一开展‘提质增量、半价优惠’活动,这两天所有的饭菜都半价,午餐和晚餐还额外多赠送6个饺子,大过年的,你要多吃点。”

我连连点头,说道:“好的,谢谢阿姨提醒,除夕快乐。”端起早餐后,我像掉了魂似的,满心思都想着回家,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就餐。我咬了一口豆沙卷,嚼起来索然无味,于是赶紧喝了口红豆粥,试图用红豆粥的甜补充豆沙卷的淡,可是粥刚入口,发现味道更淡了,原来我想家想到出神,忘了给红豆粥加糖。

喝着没有加糖的红豆粥,突然很想念老爸做的潮汕甜食——翻砂芋头,那甜甜的味道回味起来就觉得幸福。每次我回家,老爸都会给我做翻砂芋头,一想到我这个春节吃不到翻砂芋头,思家的情绪瞬间就爆发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快速地吃完了早餐,生怕别人看到我的丑态。

这个春节,我既没有回家,也没有走亲访友,有的只是一份“就地过年”的乡愁以及无法陪伴家人过年的无奈和遗憾。不回家,不代表不想家、不想念爸妈。一想到这个春节家里只剩爸妈两个人冷冷清清的,我内心就很愧疚,本来平时就已经很少回家陪伴爸妈了,现在连春节这个比较长的假期都无法回去,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遗憾。

临近春节,深圳的大街小巷都挂满了大红灯笼,地铁站里是随处可见的春联、福字,满满都是新年的影子,但我却一点都感受不到年味,心里想的只有爸妈做的年夜饭。

长大后,故乡成了回不去的远方,而异乡又成了没有归属感的他乡。这个春节,因为疫情,让很多人都回不了家,突然觉得能够和家人围坐在一起,吃一顿有着满满年味的饭菜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能够和家人围坐在一起聊家常、看春晚是一件奢侈到极致的事情。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厨房是一个家中最温馨也最有烟火气的地方,从厨房里散发出的饭菜香气,最抚游子心。回不了家的春节,更要努力寻找安放乡愁的年味。

除夕那天中午,我和几个玩得要好的朋友相聚在同事家的厨房,共同为做出充满年味的饭菜而努力。我们撸起袖子就是干,有人洗菜切肉剁饺子馅,有人起炉点火煎鸡蛋肉饼,有人切葱剥蒜洗餐具,有人烧水包饺子打火锅,厨房里是大家不断进进出出的身影,每个人都忙得不亦乐乎,厨房里飘出来的香气,从油锅里蔓延到餐桌上。

除夕,一群深漂在饭菜里消化乡愁,在抱团取暖中感受年味,在话题不断的欢声笑语中聊八卦、新闻、工作、人生、遗憾……正当大家聊得起兴时,房间里响起了刘德华的《恭喜发财》,看着房门上刚贴好的春联,很有过新年的氛围,我很庆幸有一群好朋友在深圳,才让我除夕有了去处,也让留深过年的我不再孤单。

离家多年,家乡留给我的是一道道潮汕美食,老爸做的翻砂芋头散发出甜甜的味道,构成了我对家的独特记忆,再深的乡愁,只要吃一顿家乡的饭菜就能治愈。

回不了家的春节,特别想念爸妈做的饭菜,那些藏在饭菜里的乡愁,每一个在外漂泊的游子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