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不惑,半生已过

益多网 121 0

五一假期,几个大学同学商约好在茂名小聚。其实,大家都是生活在方圆40公里的距离之内,但真要随时能见上一面,却也不容易。因为诸多纷杂事,凑齐我们这几个分隔一方的人,并不简单啊。时间过得真快,每个人都在各自天地里忙碌,毕业至今已有十几年,期间也偶有聚过,但都没有这一次给我们带来如此大的感慨。大家见面时说,记得上一次聚会是在高凉中路的“光辉岁月”,当时大家聚在一起饮着啤酒、搂着肩膀唱歌,热血仍未凉。我至今还保留着几张啤酒优惠券,没想到这个曾一度辉煌的KTV,前年早已关门大吉了。

1651733158(1).jpg

流水匆匆,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也白了少年头。时间是一个过滤器,把浮华与假意都过滤掉,留下了真实与真诚。老同学再次见面,我们发现彼此都已老态毕现,不复当年。有的头发疏落,有的发际线上移,有的皱纹深横,有的满脸沧桑……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油腻的中年人。对于经历了江湖的人,一个尝过生活滋味的人,很多话儿已不需要从口里说出,只需一个眼神,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大家就都懂了。老同学见面总有一个保留节目,就是互诉衷肠。虽然大家经历过的饭局、酒局、茶局并不少,但总是会拘谨于江湖,噤声于规矩,最终唯唯诺诺,欲言又止。唯有老同学见面,才会解下面具,把真实的一面展示出来,把这些年受的苦累、委屈、不快等全吐出来,不必担心“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只有在老同学面前,才会淋漓尽致说个痛快,笑得无拘。

闲谈间,老同学都聊起了教育,这是我们之间的永恒话题。作为坚守在基层一线的教师,大家对教育改革有个人的看法,也保留个人的意见,无非是有所坚持,这就是一种信仰,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担当和操守。可能,无论到了什么年纪,也一样会有个人的某种坚持。一个教师的晋级机遇,一辈子往往只有一两次,但我的老同们,曾经都遇到过,但多数最终都放弃了,个中原因就不必追问。这也说不上高风亮节,只是遵循于内心,明确自己的真正需要,努力工作,赡老抚幼,这是为人子为人父的责任。年近不惑,半生已过,除了身体健康和家人平安,还有什么不能放下,或者放弃呢?作为一个平凡的教书匠,认认真真教书,平平淡淡生活,上不愧于天,下不怍于地,不辜负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看淡荣辱得失,这也是一种人生境界吧。

大学四年,毕业十四年,十八年前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但我们已回不去昨天。那时候,我们多年轻啊,我们一起办班刊,一起组织郊游,一起坐着火车去野炊,还一起在湖边复习,在草地上谈天说地,还一起逃课在宿舍里追看连续剧,可以连续几天都不睡觉。后来,我们毕业了,通过一番努力,找到了工作,转变了角色,然后在责任田里埋头耕种。再后来,我们各自成立了家庭,又有了孩子,各忙各的事情,联系就渐渐疏淡,以至杳无音讯,消失在人海里。

但是,那一份浓浓的同学情,不因山长水远、岁月变幻而冲淡,却因为偶有的交集,更显得珍贵。所以,只要有人在同学群里聊上几句,当年的那些趣闻逸事又被翻出来,那个青春的模样又会浮现在脑海。尽管眼前的我们都已渐老,但属于青春里最美好的一段,依然铭记于心间,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