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邀请回答:你在哪一个时刻真的感觉到贫富差距?

有了一种不吐不快的感受。

于我而言,虽然一直都有感受到贫富差距,但是感受最深刻的一次,却是在今年国庆。

01

因为工作原因,我来到一个离上海只有半个小时车程的地方工作半年,从而也有了可以在周末到上海走走逛逛的机会。

于是在今年国庆期间,借这个机会把爸妈带到了上海以及周围旅游。他们一辈子没出过贵州的大山,我爸甚至是第一次坐高铁,更别说飞机了。

上海对于我爸妈这辈人来说,最具代表性的自然就是东方明珠了,我也早早在手机上为他们定了观光票。

我爸一路上兴致勃勃地看完南京路步行街、外滩,还为省钱走了两公里乘坐2块钱的客运轮渡横渡黄浦江到达陆家嘴,当他满怀期待地到达东方明珠塔脚下时,他却不肯去了。

因为他知道了观光票要199元一个人,而我们仨加起来接近600元。600块钱只是去游玩一个塔,对于一个在上海吃碗面要二十多块都觉得贵的人自然认为是奢侈并且没必要的。

我也不是不觉得这几百元钱很无所谓,毕竟这次带父母旅游的钱也是我省吃俭用存了好久的。只是一想到他们难得走出那个小县城来到大上海,总不想让他们留有遗憾。

毕竟不出意外,他们以后应该再也不会来到上海了。

只是无论我费尽口舌,我爸都不肯去了,直要我退票。

天桥的那边,是上海国金中心商场,里面的人排着长队在购买奢侈品。天桥的这边,我爸妈千里迢迢从贵州来到上海,站在心心念念的东方明珠塔下,却舍不得花几百块钱进塔游玩。

那一刻,我深感贫富差距的巨大;那一刻,面对父亲倔强坚持的脸,我深感无力并痛恨自己的贫穷,没能让他们觉得我能毫无负担地承担他们此次出游的花销。

02

大学刚毕业那年,还没有找到正式工作的我在省会城市里的一所小学当代课老师,教二年级,一群和我表妹一样大的孩子。

因是在省城,这四五十个孩子大多非富即贵,和我以往接触的像我表妹那样的小镇上的孩子有太大的不同。

七八岁的孩子,在学校以外的时间,几乎像一个陀螺一般不停地转着。英语、主持、舞蹈、乐器、绘画、跆拳道,几乎每个孩子都有上着两三个培训班。

英语是必须的,虽然二年级还未开设英语课,但几乎每个孩子都报了英语培训班,有的孩子已经能用流利的英语进行简单的对话了;对于女生而言,舞蹈似乎也是必须的,因为要培养身体气质,而几个优秀的孩子的团舞已经多次在省台甚至中央台演出了;乐器似乎也是必须的,钢琴、古筝、小提琴、架子鼓 ... .. .多次有家长来请假,因为要带孩子去其他城市考级。

在代课的这一年时间里,我知道了这里的孩子因学习到过中国大多数的城市,甚至国外;也知道了他们一个培训班的学费比我代课一年的工资还要高。

班里最优秀的一个女生曾经悄悄和我说过,她最喜欢在学校里的时间,因为在学习里她是最轻松的,一回到家里她就要练琴、练舞、练英语,直到睡觉,根本没有娱乐的时间。

我想起我的表妹,和我的学生同年龄同年级,在县城里的一所小学读书,七八十分的成绩,课后作业不能独立完成,最期待的是放学放假的日子。

家里没有想过给他们报任何培训班,甚至是课后作业辅导班,因为没有钱,父母也没有那个意识。放假的日子也只是把他们带到乡下老家,和村里的孩子玩耍嬉闹度过。

以前,我并不觉得我的表妹这样过有什么问题,至多觉得她的学习成绩不太乐观也只是小孩子不爱学习罢了,毕竟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乡下的孩子都是这么长大的。

但经过这一年后,我替她感到惋惜,因为家庭条件的原因,她没能得到更好的教育。

当我班上学生人均分95以上时,而她只有七八十分;当我的学生在学习已经完成课后作业,放学都是各个培训机构或晚托班的老师来接时,她一放学就跑得没影,甚至吃饭都喊不回来,更别说认真做作业;当我的学生长假在上海北京等城市参加各种比赛或是夏令营,或随父母到泰国三亚巴厘岛旅游度假时,她父母把她放在乡下老家和小伙伴玩得不着家,不知道钢琴、英语是什么,不知道泰国、三亚在哪里。

我几乎能很清楚地看着他们可以预见的未来。

03

从网上看到,近日,陕西西安张女士分享了自己的“学霸家庭”,一家三代十二口人都是硕博,其中更是有多名教授,其他家人的学历基本也都在本科。

网友表示,这是良性循环的完美演示。

这何尝又不是一种富有,生活环境的富有,知识的富有,学习氛围的富有,人际环境的富有。

不出意外,这个家庭的下一代会延续上一辈的“学霸”模式,成为各个领域的佼佼者。

而我家我们这一辈,却只是在挣扎着摆脱祖祖辈辈贫穷的农民的身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