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的立夏

益多网 138 0

今日就是立夏了,城市有城市的荣光,乡下也有乡下的清凉。

我在昨日里回了乡,第一时间吃上了母亲亲自种的草莓。

草莓虽不多,但吃的是新鲜,没有喷洒农药和增红剂,就显得卖相有点难看:红不是红,绿不是绿。

1651819168(1).jpg

这些草莓大小不一,有的坑坑洼洼带着泥,有的被虫子给蛀坏了。所以不打农药的草莓是要跟虫子抢着吃的。

乡下的麦子也长高了。黄昏下,我和母亲吃完饭,总会沿着南北的大路去散散步。

这条南北的柏油路,只因为在西南坡新建了一座热力厂,才铺就的。可是这热力厂却废弃了,路倒成了乡下人黄昏后散步的好去处。

我和母亲一般会由北向南,快到头的时候,右拐就是一大片麦地。成片的绿色弥漫在天空之下,平原的广阔让人心中坦然,并豁然开朗。

东西向的窄一些的水泥路总是车水马龙,只因北边市交界的关中环线处拦着一座收费站,要收5元钱。于是大部分车主宁愿绕着小道来省掉它。

在这条小道上,我们谨小慎微,时刻准备着给车让路。

快到西边的大马路之前有个小村子,叫买家。听母亲说,这个村子差不多还赶不上我们村的一个队的面积,可人家却很有钱(山东话叫“财动”)。一个村的人差不多都在阎良市区做买卖,几乎家家都有小轿车。和我们村的大部分人耕地务农有着大分别。

到了西边又是一条南北的公路,只是路很旧,与前边那一条新建的不可同日而语。这条公路两边,东边是北十字村,西边是吕家村。由南往北走到关中环线上,对面就是咸阳三原大程镇的华王村。于是我所在的谭家村在这里成了两市(西安与咸阳)交界的地方。

转了一大圈,从关中环线笔直的公路往回走,才发现收费站以西昏昏暗暗,很少路灯,公路两边也少有营业,看起来冷冷清清。

过了收费站,一排排路灯簇拥着,亮如白昼。两边的绿化带看起来赏心悦目,不像收费站西边的,都是用水泥墩子隔离。

东边大部分是本村这几年新盖的房子,有的开起了商店和烧烤,也有酒店和饭馆,还有航空器材,一下子仿佛进入了半工业化时代。

我们家对面就是山东大饼饭馆,左边一家是新开的清顺园饭店,右边一家是骑士山庄,再往右就是最早开的谭寅酒楼。

立夏了,天气会逐渐热起来。城市里灯红酒绿的夜生活会延伸到深夜,那些烧烤和串串也将活跃起来。

当然,乡下的夜生活除了打牌和跳广场舞,门口的烧烤也会红火起来。只是没有城市的夜生活丰富,既没有所谓的舞厅、KTV和夜店,更不用说洗浴中心和夜总会了。

也许,立夏之后,乡下的蚊虫会多起来,鸟儿会叫起来,花儿会开起来,太阳会大起来,直到夏收的小麦入了仓,才把夏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