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辜负了自己最深的信仰

益多网 67 0

年岁一点点增加,懵懂小儿已然经历了人间悲欢。从前心肺没长齐,嬉笑玩闹、不谙世理,心里不藏事,会把悬崖当做水坑,会因此皱眉却从不感无望,此中,文学带给我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我爱文学,胜过爱自己的生命。

有人说,这世上值得人真正欣喜的事寥寥无几,细想来,确实如此,生活中到处充满着泛泛与无聊,而我却因为文学尝到了真正的快乐。我从不是一个喜庆之人,从小,我的体内却似乎种下了一颗悲伤的种子,长成了痛苦的灵魂。我焦虑、躁动,紧锁双眉,很难寻见我的快乐;我不豁达,心会在冷热交替之间四分五裂;我不坚韧,不愿内心的琉璃世界变成现实的粪窟泥沟;我心中常存悲悯,却不能解自身疾苦;我举止温良谦让,却不能撼世人之心;我多么希望我的灵魂可以翱翔于天际,而它却被一根麻绳牢牢地拴着,圈养在缥缈的大厦,只留一扇透明的窗,望向窗外的鸟和云。

1653202900(1).jpg

后来,总觉得自己要相信一些什么,才不至于孤立无援,于是文学打开了我生命中的新视野,曾恍惚觉得,那些与“红楼们”为伴的日子就是永远,心无旁骛,沉浸书中。如今,时光无情,匆匆而去,独留孤心在原地,迎风洒泪。文学让我看到了“日不落”的花海,它打破了我早已习惯的孤寂与黑暗,我贪婪地吮吸着文学带给我的甘露,将自己深陷其中,不愿,也不能顺利走出。

而如今,工作的繁忙、人情的周旋挤走了文学的位置,我没有办法抽出太多的时间去和它独处,心中仅存的一丝挂念也要被挤走了,是我辜负了文学,我辜负了自己最深的信仰,我忘却了自己与它的约定,为了我们曾经最嗤之以鼻的金钱俗物而放弃了它。我掉入了泥沼。

天将晚,我也不再挣扎。夕阳欲落,落寞人与诗就此别过,此去经年,不知何时,才能再度相依。心痛如绞,我是不可恕的罪人、是烈日焦灼下的水渍、是无关喜怒的傀儡,是离了根的朽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