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外婆

益多网 52 0

昨晚失眠了,想到我的外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写点什么有些记录才好。

记忆中的外婆,总是穿着干净朴素的衣服,齐耳的短发,饱经风霜的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淡淡的微笑;从小到大,外婆给我的感受就是一丝丝距离感,但又有说不上来的亲切。

1653288204(1).jpg

说起外婆的距离感,这倒和我小时候的记忆有关。在我孩童的记忆中,每次外婆有机会给我洗脸的时候,总是会带点力气用毛巾在我的脸上揉几圈,后来我发现这和自己现在拖地的力道异曲同工。更让小时候的我闻风丧胆的是,外婆总会在说着开心的时候捏捏我的鼻子,小鼻子立马酸酸涩涩这简直太折磨。不过也有让我开心的时候,那就是每次去外婆家,总会搜刮点不一样的小零食。有时候是硬硬圆圆甜甜的白色的饼,有时候是罐子里的黄色白色黑色的糖,都是些老人家经典小吃,当时的自己很稀罕,特别是那糖饼,因为说不上名字就只吃过一次,想想还会觉得可惜 。当然也有一些并不受小朋友待见的花生瓜子糖等,因为很难被推销出去,每次都只能静静地呆在盒子里。

说到外婆的亲切,大概很多人都会感同身受,这也许是一种基于血缘的联通。记忆中去外婆家的次数是随着年龄的递增而递减的,就算如此,每次外婆家的菜的丰富度还是有增无减。时间静静流淌,惭愧的是我慢慢没有小时候的胃口了,那些饭菜开始变得越来越不香。也许时间本身是个无形的杀手,它会带走原本设定的一切。外婆老了,手脚和眼睛变得越来越不灵敏,挑剔的我很容易发现饭菜里面的沙子。慢慢发现到其中关联的我很伤心,但每次饭桌上的戏曲旋律总会给我安慰,收音机里播的还是小时候的黄梅戏龙女,一切又似乎是从前的样子;

时间不缓不慢,花开花落。最近一次得到外婆消息还是从妈那里,听说外婆摔了一跤,情况不是很好。微信上看到这个消息,我有些淡淡的担心,一丝不祥的预感闪过心头,但安慰的是大概半月后医生说外婆安好,可以出院,我也就松了口气。后来尽管有我妈在尽心照顾,但没过多久,就收到了噩耗。那段时间,因为各种原因我没能回去送送外婆,看看外婆。也许我从小是个比较淡漠的人,这一系列的变化没有在我内心有太大冲击,只是觉得像感冒一样鼻子有些酸。

现在窗外的风微微地吹着,带着些阳光和植物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有些事,当时没去见没去做,后面就会在时间的缝隙里让你遗憾和失去勇气。慢慢地我也开始懂得,我们这一生可以失去的东西有很多,但少数的人事是经不起失去的,因为那是自己的独一无二限量版,值得你好好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