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含传说的普鲁士》读后感

益多网 80 0

卑斯麦建立帝国一事,在当时人们眼中是普鲁士最伟大的胜利;到头来却证明它是普鲁士结束的开端。但“结束”并不曾让“胜利”化为乌有。毕竟难得几个国家能够以更甚于俾斯麦的普鲁士那般,光辉灿烂地走上毁灭。——塞巴斯蒂安·哈夫纳《不含传说的普鲁士》

1653638046(1).jpg

1、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在德国问世数十年来多次再版的经典之作,堪称关于德国近代历史的普及型“国民读本”。

该书已经被译成十余种文字,影响力遍及世界各国。 

“普鲁士”早已烟消云散,但其对后世的影响至今在欧洲仍随处可见。

它仿佛一个神话,集诸多矛盾于一身,既代表秩序、正直与宽容,也象征着军国主义。它是世界上第一个实行全民义务教育的国家,

普鲁士王国强盛的时期,正是伟大的《德国民法典》从酝酿到诞生的时期。这个“理性国家”与这部“模范法典”,堪称绝配。 

英国首相丘吉尔却是如此评价:“普鲁士是万恶之源”。

本书作者哈夫纳是普鲁士遗民。他以客观而理性的笔调,讲述这个18世纪欧洲最现代化国家的故事。

他告诉读者“普鲁士王国”是如何诞生、发展、崛起的,在巅峰阶段又是如何被融解于“德意志帝国”之中,并最终走向灭亡。

全书回顾了仅存在200余年的普鲁士在政治法律领域取得的成就,及其对今天的德国乃至世界的影响。

2、作者简介

塞巴斯蒂安·哈夫纳(Sebastian Haffner,1907-1999),德国记者及作家,法学博士,德国20世纪历史最重要的时代见证者之一。

塞巴斯蒂安·哈夫纳原名莱蒙特·普雷策(Raimund Pretzel),出生于柏林(普鲁士的首府),父亲是一名普鲁士公务员。

哈夫纳曾经历第一次世界大战、魏玛共和国。1938年,为逃避纳粹政权的统治,他与未婚妻一同移居至英国伦敦,在《观察家报》任职记者。

随后开始以赛巴斯提安·哈夫纳为笔名从事写作。二战结束后,哈夫纳于1954年再次回到德国。

他先后为《世界报》《明星周刊》撰稿,成为德国知名人士。

哈夫纳著有一系列以历史为主题的畅销书,主要研究近代德国历史。《不含传说的普鲁士》写于1979年,是国际公认的权威著作。

3、作品赏析

在书中,哈夫纳讲到普鲁士的宗教自由、反宗教外交政策、普鲁士国家文化、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等特征。

例如,哈夫纳对国家主义的阐述:

普鲁士并非一个具有自我修复能力的有机体,反而是一架结构精美的国家机器;但正由于它是一部机器,如果飞轮故障的话,整架机器就会停摆。

到了腓特烈·威廉二世的继任者腓特烈·威廉三世任内,飞轮终于故障,于是机器动弹不得。

在接下来许多年的时间内,那架机器看似再也无法重新启动。

国家应以纯粹国家的利益为政策的指引,摆脱宗教、民族主义等超国家意识形态的束缚。

本书为研究德国历史、欧洲历史的学者提供重要的参考,也是普通读者丰富知识的优秀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