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不立

益多网 95 0

从喜欢教训人孔夫子开始,我们就一直喜欢用年龄来区分人生的各个阶段。“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每个年龄段做每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没做到的,就要在他背后鄙夷的说一声“没出息”。当它发生在别人身上时,我是把它当做喜剧的看客。没想到戏看久了,我也登上舞台,才发现喜剧的内核是悲剧。

二十浪荡岁的日子过得像天上的风筝,赚钱就是为了做梦。一个地方呆够了,等风一吹,就飘到了别的山头,风一直会有,绳也一直会松。我以为这是一场不用醒来的春梦,我忘了,除非断了线,风筝能飞多远,从来不是自己说了算。现在依然想飞到别的山头,可天上不再起风,那根线也开始越扽越紧,渐渐勒的人喘不过气来。

1653725083(1).jpg

三十而立,立的是什么?

从立业来说,经过前几年的不断折腾,三十岁刚刚找到稳定工作,根本谈不上事业。从家庭来说,每天下班后浪荡街头,还是孤身一人,没啥起色。现在才明白,能嬉皮笑脸的躲在台下看戏,去回避生活的苦涩,是只属于年轻人的和老年人的特权。一个看的是未来的预演,一个看的是过去的回忆。不管你乐意不乐意,时间一到,特权被收回,你就要登台表演了。你听,催场铃已经响了!谁也跑不了!

三十而立,又能怎么立?

哆哆嗦嗦,战战兢兢的站在舞台角落里,才发现有人为了上台,早就做足了准备。大幕一拉,梁山伯与朱丽叶,花木兰与天鹅湖,才子佳人,男才女貌,保家卫国。台下看的忘乎所以,台上演得自得其乐。而我连台词还没准备好,只能演个跑龙套的匪兵乙。想和伺候小姐的丫头搭个讪,结果被一阵的白眼:“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丫头理了理衣襟,别过头去,陪着小姐又做起了西厢梦。我尴尬的杵在那里,和其他喽啰们等着挨主角正义的一枪。

或许我的生活就这么被定义了?

谁也不知道天上的星星什么时候会掉下来,在它陨落之后,之前的光芒还是会穿越亿万公里来回应你的目光。当一个美好的时代逝去,总有一些吉光片羽的往事碎片,依旧闪闪发亮,让人念念不忘。在迈进三十岁的门槛时,虽步伐踉跄,但不能沉湎与往事,在门口停留太长。演不了舞台的主角,看不到事先准备的剧本,那就索性当一个丑角,放开了去演龙套。索性三十不立,不被狗屁的条条框框所束缚。有机会就去抢戏,不再甘心只做男主角枪子的活靶子。我要上蹿下跳,左右腾挪,搔首弄姿,毫不知耻的活下去,演下去,把悲剧努力演成喜剧。

如果有谁还要用大道理来压我,说“呸,没出息”,我就翻翻白眼,回他一句:“去你的吧,和你没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