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怎么的,近些年“格局”这个词还挺流行,也经常能听到有人说某某“格局不够大”,感觉上似乎是替代了以前的“觉悟”这个词,说一个人“格局不够大”基本上可以理解为“觉悟不够高”,但“觉悟不够高”有比较明显的时代烙印和语境限制,而换成“格局不够大”这个词一下子就有了居高临下的感觉,从地位上“说者”与“听者”的区别立刻就显现出来了。

geju.jpg

我以前对“格局”这个词并不是特别理解,后来发现近年来这个词越来越被广泛应用,变成了“格局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工作中你的汇报太细致了,领导觉得你“格局不够大”,太纠结于细节;汇报改成提纲挈领了,领导还觉得你“格局不够大”,汇报内容太粗糙。跟朋友一起逛街吃饭,你没主动请客而是提议AA制,结果朋友心里觉得你“格局太小”;你下次主动要求请客,朋友心里还会觉得你“格局太小”,觉得你就是在朋友面前臭显摆而已。所以吧,“格局”这个词就变成了各种表达不满的代名词,这个词还特别显得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意思,说出口就透着一股“怜悯”的味道,这个词的使用者首先就把自己放在了“俯视”的角度,他心里的想法估计就是:我站得比你高才能看到你的格局不够大嘛。

我认真想了想,我为什么对这个词一直不太感冒呢?原因可能是我其实不太赞成把这个词滥用在普通的日常工作、生活场景中。“格局”这个词我查了一下大概的含义,原意应该是指棋盘的“纵横格”和棋局,最后引申为对事物的认知。所以什么样的人才应该具备“格局”意识呢,当然是下棋的人,棋子和棋盘肯定是没有“格局”意识的。因此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你说我们有没有机会做棋手,肯定是有的,但总体来说我们还是化身“棋子”的时候居多。这里的“棋子”我们可以看做一个中性的词汇,就像可以把人生看做棋局,把商业竞争看做棋局,把国际关系看做棋局一样,在这些宏观大环境面前,我们绝大部分人都是参与者,而不是决定者,所以在棋盘上,我们通常都是那个“棋子”,即使有时候我们觉得自己已经是在下棋了,但也许我们的这个棋局也不过是更大“棋局”中的一个“棋子”而已。 

“格局”的大小,我觉得主要取决于两点,一是信息;二是身份。

我们想象一下,你正在与别人下围棋,你盯着棋盘上的纵横线条和黑白棋子布局,你脑中应该想到两件事:对方会怎么落子,我应该怎么落子?——这是格局意识。

我们再想象一下,你正在看着两人对弈,你盯着棋盘上的纵横线条和黑白棋子布局,你脑中应该也想到两件事:双方会怎么落子,如果是我的话怎么落子?——这也是格局意识。

最后再开一下脑洞,你正作为一个棋子被棋手拿在手中,可能棋手还有个坏习惯,边思考还边拿你敲棋盘,把你敲得头晕脑胀,你脑中应该也只能想到一件事:怎么还不赶紧把我放下?! 

所以我认为所谓“格局”的大小无非就是不同的信息量和不同的身份所造成的认知差异。你说这东西真的能影响大局吗?从两个角度来说,对于“有格局”的人来说,面对“棋子”时本来就应该认识到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所谓“是否有格局”本身其实是一个身份差异问题;而对于普通人来说,由于信息量和身份造成的认知差异决定了他最大限度所能够想到的和做到的。如果一个普通人占有的信息量足够大,结果思考问题还处处漏洞,那才确实是有问题的一件事。

至于说到如何提升“格局”,那应该是另外一个话题,简单来说,我认为想提升“格局”只有摆脱掉当前的身份和角度,脱离开原本的认知层次。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很多,最主要的是需要认识到自己的认知层次是什么,要有提升这个层次的愿望,然后付诸实施,这里就不多做探讨了。

人与人之间,我一直认为“尊重”是所有交往的前提条件。不管是朋友间还是上下级之间,在大部分的语境中,“格局不够大”这个提法本身就是个悖论,“棋子”无法看到棋盘上的“格局”,而作为“棋手”本身就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格局”。设想一下,我作为一个棋手对着手里的“棋子”大吼:“你这个‘棋子’怎么‘格局这么小’,你都不知道自己该落在哪个格子上吗?”,估计对面下棋那位一定会“掩面而走”,肯定认为我精神有问题。如果这时候棋盘上的一个“棋子”也看不下去了,对我说:“你这‘棋手’格局太小了吧,都不知道把棋子放在哪里,还有脸下棋!”这时候必定就得换成我“掩面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