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在离家不远的公园里,择一块矮矮的石头,就石而坐。石头留存着白日里阳光的温热,暖暖的。坐落于公园内的一窝湖水,静静地躺在眼前。落日残留的点点余晖,零零散散地漂浮在湖面上,波光粼粼。湖水中央,有矗立的芦苇,翠绿,挺拔。芦苇丛中便可“听取蛙声一片”。天空中时而有数只飞鸟,轻轻划过湖面,不知它归落于何处,只听见声声鸣叫……

1655194136033.jpg

夏日的傍晚,公园里人总是结伴而行,络绎不绝。他们与我一样,短暂地脱离工作岗位,告别成堆的事物,在夏日的晚风里,获得心灵的释放。让疲惫的身子舒展,大脑开始松懈。大概这是一天里,最为舒适,自在的时刻。吹着轻轻柔柔的晚风,听着舒缓悠长的音乐,缓步走在林间小道上。这一刻,时间属于自己,自己属于自己。

落日已经散尽,夜晚迟迟未到。天空不再是一片蔚蓝,悬挂的云朵不知躲在何处。天空带着些许浑浊,独挂一轮圆月,高高在上。此时此刻,天空是一望无垠的浅灰色,月色阑珊,天色朦胧。静静地依靠在温暖的石头上,仰望苍穹,感觉世间万事万物瞬间变的渺小。在浩瀚无垠的天空中,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上,一切都不算什么。果然,广阔可以包容一切,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夜幕深垂,街灯点亮,人潮褪去,这里归于宁静。只有微风划过湖面的荡漾;群鸟的嬉戏打闹;有芦苇从中的蛙叫;有一个遥望远方的人。我与群鸟一样,不舍同伴;与芦苇一样,可望自由。白天归属于生活,夜晚臣服与灵魂。在短暂的一生里,活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