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

益多网 50 0

夏夜的八点零五分,天空仍旧没有被黑暗包裹,大片是混杂着墨色的蓝,落日方向还有残存的橘色光晕,黑夜来得比任何一个季节都晚。

我曾在五月底的成都感叹过那里夜色来临的缓慢,以至于理解与向往那里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可这次归家以及假期悠长的缘故,我方才发觉,原来家乡的夏夜一样的缓慢。

也或许大多数城市的夏夜都是如此。只是一个人生活在异地时,很少会一个人在夏夜里漫步,或者埋头于工作归家时,早已错过这样温柔而浪漫的夜色。

1655367304707.jpg

但我很是喜欢南方台风季里粉色的云霞,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以美好告别,去年夏天有许多个按时下班的晚上,都能在走出地铁站时,看见天空中粉色的云朵。

我一边在陆地上行走,它们一边在天空中变幻着模样,颜色也由粉色慢慢变为金色,最后被一点点袭来的黑暗湮没。

昨天阳光很好的下午,姑父来为我安装了书架,姑妈说是他前天在家敲敲打打亲手做的。一边为他们清洗着粉色的桃子,一边觉得很是喜悦。

因为这世界上,还是有人会将我半是玩笑的话语放在心上,并亲手把它实现。

夜里,我将被母亲尘封在储物箱里的书籍一一取出,排列着塞进书架时,我才发觉尽管这些年不怎么买书,累积起来也差不多有五十本了。

这其中,少量是属于哥哥的,少量是朋友作为礼物赠送的,还有两本是参与浙图微博抽奖获得的。

五月的时候,有几本旧书曾被我重新翻阅,读起来像是新朋又似旧友,依旧感到喜悦。

当然,也会有现在一看书名大概就不会下单的书,但那却是青春与成长的见证,看着封面就会泛起笑意。

识人的眼光会随着年龄越来越好,选书也如此,只要带来过快乐与激励,相遇都有其意义。

把书一一排列好后,我开始喜欢上我的小房间,也有了想要在书桌前学习或者写些什么的想法。如果一时缺乏耐心或灵感,随手抓一本书嬉闹一下也是惬意的。

不知为何,我慢慢想起了过去曾经租住过的几个小房间。在经历一次次的抉择后,我发现其实一个人朴素的生活,实际需要的空间并不太大。

只是与归家后更广阔的空间相比,它显得稍微闭塞和压抑。也许我当时该把书桌布置得好一些的,或许那样便会投入更多生活与书写的热情。

我也想起伍尔夫在《一间自己的房间》里写的:女人想要写小说,她就必须有钱,还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

我大概还没有写作小说的宏愿,虽然也曾在初中时光和同学们一起书写过青涩且未完成的作品,但若现在叫我下笔,好像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启。

我只是大概知道了未来我想要的房间是如何的。以及,其实一个女人不论从事写作或是其他何种事业,都应当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

那个房间当也有一面书墙陪伴或是解惑,女人可以沉浸在那个空间里不被琐事打扰,尽情地进入一次次的心流状态。

今天坐在窗边接到远方来电时,有一阵阵清风从窗外钻进来,那一刻,我好像更喜欢这个属于我的角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