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看了电影《气球》,和预料的一样,这类影片很难上座,整个小小的观影厅就三个女孩子,但这于我而言是幸运的,在安静的氛围下看完这部叙事平淡的电影,然后安静地离场,回去慢慢体味其中于我而言重要的细节。

女性在人类繁衍生息中扮演着核心的角色,传统社会对女性的评价基本考量母亲与妻子这两种角色,但现代社会展开了一个新的世界,除了母亲与妻子,我们还可以是谁?

影片里展开的是青海藏民的生活,草原上一家六口过着颇为传统的生活,妻子与丈夫,和三个儿子、一位年迈的爷爷生活在一起,而大儿子开始上中学,两个顽皮的小儿子跟着爷爷放羊,家里一切琐碎细致的事务都由这位妻子,影片的女主角承担。

这里没有什么激烈的戏剧冲突,就是简简单单的牧民生活,蓝天白云的自然风光令身处城市的我颇为向往,可是哪里的生活都有着共通的烦忧,经营一个家在哪里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女主意外怀孕,爷爷突然去世,打破了原本的生活。

藏民所信仰的藏传佛教我并不了解,但宗教在我内心一直是一件神圣的事情,爷爷口中经常念着六字箴言,虔诚的守护着他的祖先所构筑的世界,坦然地接受着生活的考验。我在那副安详的脸庞里得到了些许安慰。

科技进步,基因编排,人类可以不再依赖母亲的子宫,女性可以拥有更多发展自我的空间,但我们依然困惑,不是吗?

女医生对牧民妻子说生一个就好了,孩子还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对于受过教育的女性而言,这不难理解,可是传统的牧民之家,人丁兴旺是家族生存的重要因素,在养育孩童的经济物质条件充分的情况下,女主还愿意生吗?

这位妻子看起来是一位传统的女性,任劳任怨,作为家里唯一的女性,她有很多心事都难以诉说。丈夫是个典型的藏民,粗野彪悍,但他为了给大儿子交学费不得不卖掉家里的母羊时那种颓丧,在大雨天默坐广场时的落寞,也令这昔日自信的男人有苦难诉。大儿子看着家里的窘境,萌生退学的想法,父亲让他什么都不要想,专心读书,但他也多了份担忧,并渴望早点自立,为家里分担。两个小儿子望着怀孕的母亲跟着小姨去寺庙,担忧着母亲是否也像小姨一样成为了尼姑。生活之苦与烦忧,笼罩着每个人。

影片中牧民妻子的妹妹,年少出家为尼,偶遇昔日恋人,恋人将他们的故事写成了书出版。当昔日恋人将书交给她的时候,一颗虔诚向佛,念经修行的心也开始动荡起来。原本十几岁的少年少女,如今,一位成了女喇嘛,一位是离异的中学教师,曾经的误会解了又如何,一切都变了。

影片最后,一只红色的气球漂浮空中,片中出现的人们抬头望着它渐渐飘向高空,飘向远处,这一刻,大家都暂时忘却了各自生命中的烦恼,看着那美丽的、遥远的红气球与湛蓝的、纯净的天空。

我想,神灵在那遥不可及的天边,微笑着俯瞰整个生灵。

这部影片没有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结局,还活着的时候哪里有结局呢。我不敢贸然讨论传统的社会与技术高度发达的社会之间的冲突,但我感到,当传统社会离我们越来越远的时候,是否会带走我们宝贵的东西呢?当我们顺着现代社会勇往直前的时候,前方是否就是一片坦途呢?这原本是一部展现女性生存、藏民信仰的电影,但最后都殊途同归于生命的探讨。

人生是一场告别的旅程,我希望当我们在表达自己的时候,也看看头顶的天空,想想远方的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