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与他的广玉兰

益多网 56 0

连日高温,酷热难忍。走在树荫下,忽然一阵淡淡的清香飘来,精神顿时为之一爽,那炙人的热暑气仿佛也减退了几分。寻香望去,噢,原来是广玉兰!几朵洁白的花点缀在汪汪绿色之中,煞是可爱,给夏日注入了几许清凉。我的心便在清凉中轻轻摇荡起来,飘向那梦中的故乡,泊在老家院子中的那棵广玉兰下。

这棵广玉兰花是父亲亲手栽下的。父亲是村里的会计,平时不喜欢侍花弄草,因为他既没有闲时也没有闲心。可有一天,他却兴冲冲地扛回两棵广玉兰,栽在院门的两旁。我甚是不解,父亲也只是笑而不语。

1656576719246.jpg

打这次后,父亲下班回家就侍弄这两棵广玉兰。广玉兰一天天长高,几年后它们便开出了硕大的花朵。那满树的叶子透出油油的绿意,仿佛一片片晶莹的碧玉在风中摇曳。团团绿云的烘托下,那洁白的玉兰花越发显得圣洁高雅。远看,像几只小白鸽栖息在浓荫中,在风的逗弄下玩着捉迷藏的游戏,那“哗哗”的树叶声,不正是它们的笑声吗?近观,有的含苞欲放,有的犹抱琵琶,有的则是风华正茂。那花瓣,形似荷花,色如白雪,还铺有一层细细的绒毛,更增添了它的质感,凝脂似的。更有那香味,闻之令人通体舒泰,凉意顿生。

父亲很是高兴,每日回来,便站在树前,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上一口,半天才缓缓呼出来,脸上写满了惬意,连皱纹也舒展了许多。然后,便让母亲端出他最喜欢的酸豇豆和臭豆腐,坐在树下美美地喝几盅,那一天的疲劳也就烟消云散了。可惜的是,有一棵可能是因为靠墙太近了一点,夏天过后,便日趋枯萎,最终死了。父亲为此伤心了好几天。好在另一棵却亭亭玉立,枝叶繁茂,而且开出的花比以前更多更大,似在慰藉父亲,也似在悼念亡友。

父亲干了一辈子的会计,那把磨得发亮,曾几度修整的算盘,忠实地记下了他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父亲对工作可谓一丝不苟,敬业非常。有一次,账面上因几分钱的误差而轧不平,他床头的灯一直亮到深夜。他的办公室就在家门前,但若不是工作需要,他从不随便回家。家里的里里外外,他全托给了母亲,以致母亲时常抱怨他“心里根本没有这个家”。几十年的会计工作,经手的钱何止千万?然而父亲从不存一点私念,也正因为如此,父亲在村民中的口碑极好。

在商品经济浪潮的冲击下,与他同辈的老会计纷纷更换门庭,或到乡政府,或进乡办厂,给自己找好了后路。但父亲却不为所动,有几次调动的机会他都放弃了。他说,他年纪大了,不愿去占一个好位子;他只想搞好本职工作,在退休前带出一两个“红色接班人”,然后“解甲归田”,与那棵玉兰树长相伴。

如今,又是广玉兰飘香的季节,老家的村子却早已经拆掉了,父亲也离开我们好几年了。愿在天堂的父亲也有广玉兰相伴。

上一篇碎片化时间

下一篇母亲的锅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