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荷初露

益多网 58 0

初夏的早晨,熹光淡雅,微风清凉。

晨起散步的公园,一派欣欣然的模样,莺声鸣啭,虫铃唧唧,如珠落玉盘,一声声是空灵的诗行。

捡拾一两粒青葱的鸟鸣,抛进心湖里,缓缓荡开一片清悠的縠纹,沉淀下清脆的记忆。

露水未晞,空气里酝酿着潮湿的草泥腥香。草木葱茏湿润,一个个梨花带雨,惹人惜爱。

1656577052785.jpg

熹光是妥帖的形容词,淡淡几抹,倚在草叶上,把小草修饰得玲珑娇俏。

池塘里,青翠的荷叶铺满了中央,荷叶上躺着晶莹的露珠,在晨光下闪着剔透的天真。

微风拂过,它们滚动着圆胖的身子,像一个个玲珑的小娃娃,又像是上天恩赐的宝石,被万般珍爱地捧在手心。微风动荷叶,露水摇清光,此情此景,美不可言。

惊喜的是,层密繁叠的荷叶还掩映着几株青涩的粉荷,从最外层的花瓣到最顶端的花尖,色彩过渡自然,层次分明错落,嫩绿、浅粉、粉紫,仿佛大户人家贞静端庄的少女,养在深闺里,识大体,懂礼仪,一颦一笑皆透着天真大方。

只远远地望着它,内心也会变得澄净高洁,仿佛心里亮起了一束光,能够照破所有的黑暗。

粉紫色的荷尖上停着红蜻蜓,一动不动,似在酣睡。荷与蜻蜓沐浴在温柔的熹光里,娴静端然,轻盈地勾勒出这个夏天最美的画面。

池塘里的鲫鱼鲁莽,在水下嬉戏的时候不慎撞到荷梗,惊动闭目养神的蜻蜓。红蜻蜓以为有大敌前来,身手敏捷,跃入晨风里,随风袅袅远去。

对于荷,我有过诸多的想象。

我曾在李清照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里,遥远地怀想——在微风冉冉的黄昏,我乘一叶轻舟,驶入荷田深处。湖水是清澈的浅绿,荷叶是浓厚的碧绿,我在一片起伏的绿浪里闲闲泛舟。

偶尔邂逅一株圆润挺翘的粉荷,便如同闯进另一个奇妙的世界。微风掀翻荷叶,风里携着细淡的清香,缥缈若游丝。在荷香的撩拨下,原本广阔的心境,亦多了一丝执念与追寻。

我还曾在烈日凛然的池塘边细细地构想——夏天瓢泼大雨来得突然时,我无处躲藏,身上亦没有带伞,偶然逢着一个荷花池,便折下一片宽厚的荷叶,像小时候那样,罩在头顶上,哼着曲儿潇洒地走在风雨里。

如此一来,我便脱去一身的矫饰与尘埃,在如注的暴雨里还原成一个天真质朴的女儿。那时,我是自然的女儿。

关于荷的这些想象,目前只是暂时寄存在我的心底。它们在等待一个时机,等待着机缘成熟,可以手执画笔,涂抹进现实的纸张里。

此时,朝阳升上树梢,晨曦灿若瑰宝,天地清如秋霜,荷叶跃动着璀璨的阳光,宛若一枚枚通透的碧玉。站在荷池边,一时觉得,万物清朗,身心透畅,心里的那束光,也在慢慢变亮、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