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的云

益多网 85 0

最爱这句唐诗: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当初读到这句诗时,羡慕的要命,忍不住闭目遐想。一弯清清浅浅的溪涧,夹岸重峦叠翠;一叶悠悠哉哉的轻舟,从流自在飘荡。躺在船板上,陶然望天,扣舷高歌。舟抵水穷处,悠然坐起,见远峰风动云涌,听林中鸟啼花落,不禁欣然有会于心。

1656922800680.jpg

住在山里,我最喜将雨未雨时的清晨。搬一张竹椅,坐在楼顶阳台上,捧一杯清茶,静赏山中云烟缭绕。奇妙的是,纵是雨云,也是灰白而非墨染。那云悠然自谷中生起,袅袅娜娜,变幻莫测。或缥缈如絮,或飞扬似练。刚刚还零落无状,眨眼间就聚合成团。时而似奔腾骏马,时而似盘山蛟龙;忽而大鹏展翅,忽而白鹤引吭;前有泼猴奔窜,后有猛虎下山;那边天女散花,这边美人回眸;山巅百鸟正朝凤,山腰大圣闹天宫……空阔的山谷霎时间成了云的游戏场,也成了独属于我的幻想舞台。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那云,就飘飘然游荡在你的眼前,丝丝缕缕,伸手可触。我从未奢望过自己和一片云的距离会如此之近,近到比邻而居,近到倏忽入梦。

在城里,也能看到满天的白云。那云总是高而远,不近人间烟火,给人一种梦幻的孤傲感。城市上空的白云,总是匆匆而过,在林立的高楼间,它们无所适从,就像迷路的羔羊,找不到赖以栖息的家。那无数的窗口和花里胡哨的广告牌,就像无数不怀好意的窥视的眼睛,让它们心慌意乱。它们只能加快步伐,在风的助力下,尽快逃离。

白云的家,在大山深处,在群峰之间。在幽谷,在溪涧,在崖壁怪石的缝隙里,在峰顶古松的枝丫上。在归巢飞鸟的翅膀下,在勤劳山民的眼睛里。

白云的家,更是深藏在诗人的心中。

我在城里,从来不敢以诗人自居。我觉得那是自取其辱。城市里诞生不了诗人。所有在灯红酒绿十里洋场高谈诗歌的所谓“诗人”,都不过是一群涂脂抹粉招摇撞骗的文坛小丑。

只有在白云缭绕的山野之间,诗人才能复活。突然想到非洲有一种生命力顽强的肺鱼,遇到干旱就蛰伏地下,待雨季再破土而出。我想,城市里一定也有这样的人,心底里住着白云,平时深藏不露,待到回归山野时,便彻底释放。一任清闲,坐卧随心。正所谓“天上有白云,人在白云里”。这是何等诗意盎然的境界!

古人云:结庐松竹之间,闲云封户;徙倚青林之下,花瓣沾衣。芳草盈阶,茶烟几缕,风光满眼,黄鸟一声。此时可以诗,可以画。

我所居处,四围环山,草木皆绿,门前小桥流水,庐畔松竹依依。天上白云飘逸,山中流岚氤氲。鸡鸣狗吠,鸟唱蝉歌。纵然无素菊绕篱,亦有南山之意。此情此景,亦可诗可画也。

再过几日,我就要带着家人回到城中生活。一套商品房,三室两厅一阳台,远望不过一只“火柴盒”。前后左右皆高楼林立,窗外更是车来车往,杂声喧哗。楼下小区公园,花木虽成荫,却是人造景。可观不可赏。时有鸟鸣,小心翼翼,若躲在云外。人与鸟,人与云,皆天壤相望,永难交集。

呜呼,我只能在此放肆饕餮一场,将这山中的美景饱食腹中。尤其是将那满山满谷自在的白云,深深地挹入怀中。待回到城里,或许还能像老牛一样,在寂寞时将云气反刍,聊作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