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值得珍藏的傻事

益多网 34 0

现在有一个词叫熊孩子。其实小时候,谁不会干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傻事呢?

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这样,但我想应该也是的。就说我自己,在外人看来,我从小文静懂事,但干过的一些事,说出来也还是匪夷所思,令人不敢想象的。虽然这些事不值得夸耀,但也成了记忆中不可遗失的美好和快乐。

就说吃蛋这回事吧。一个同事曾说,他小时候都是母亲将鸡蛋剥好,所以他在上小学之前,竟从来不知道鸡蛋还是需要煮了才能吃的。我一听也笑了,因为我也是那犯过傻的人。而且我又是一个天生的吃货,所以我犯的傻,总与食物有关。

我家经济不算差,至少在当时如此。除了可以吃到鸡蛋,家里还不定时有皮蛋,咸鸭蛋可吃。我知道鲜鸡蛋和鸭蛋是必须要煮熟的,但皮蛋直接能吃,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只是我又不喜皮蛋。我最爱的是坛子里咸鲜美味的咸鸭蛋!但家里也不是天天都会煮咸鸭蛋吃,所以我总觉得不过瘾。尤其是有时玩得乏了,饿了,便想找点东西吃。最常见的花生我不愿吃,皮蛋味道也怪,我便惦记起咸鸭蛋来。

于是,我趁着大人不注意,悄悄地打开泡鸭蛋的红瓦坛子,顿时,一股浓浓的咸湿味儿袭来。而盐水上,一只只鸭蛋浮出小半个头,有的已被染得红红的,也不知阿婆在盐水里加了什么好东西,我还认得出八角等物。

我飞快地捞出一个,盖好,就赶紧跑开,手里捏着一只咸鸭蛋,小心翼翼地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我记得是后阳台,那里没人,只放了些柴火。我蹲下来,迫不及待地在地板上敲了一下,却见鸭蛋豁然裂开,淌出蛋液来,再一看,金黄的蛋黄都流出来了。

1657785976138.jpg

我很是不解,怎么回事?但我不死心,又溜下楼去,再摸了一只咸鸭蛋,再次敲开,依然是如此。我很是失望,便草草收拾了,自去玩耍,很快也就忘了这事。

因为我的无知,闹出的笑话还不止这一桩。我也不明白,为何小时候如此贪嘴,就算是地上掉的不认识的果子,也会捡起来尝尝味道。有一次我的整个口腔都被苦得失去了知觉。对于长得有点像栗子的青杠果,我也尝试了它的滋味。至于别的野果,也是试过好多。现在想来,未必不是冒险的。

家里好吃的也不少。阿婆年年做醪糟,我最爱吃。我很想天天吃,觉得大人们小气得很,为什么一定要用来煮汤圆或荷包蛋呢?直接吃不是更过瘾,又省事吗?我记不得自己偷偷地吃过几回。

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是他们都出去了。我又觉得,机会终于来了。我搬了只板凳,拿了只碗,人站在凳子上,兴奋地舀了半碗。心想吃这一点,他们肯定发现不了。我很快将这半碗吃完,觉得不尽兴,又舀了半碗,对自己说吃了这些就够了。但是我失言了,我像上瘾了似的,又舀,又舀 ...... 我真是将醪糟当成饭吃了,吃了好几碗,觉得饱饱的了,才罢休。

但很快不对劲了,我好像不会走路了,忽轻忽重,差点摔倒,头也昏沉沉的,而且犯恶心。这个时候,我的堂姐偏来找我玩,和我打羽毛球。我和她打了几个回合,实在撑不下去了,就准备上楼去睡一下。没走几步,哇的吐了一地,把堂姐吓一跳。

我还是知道自己醉了,求她别告诉大人,她就找别人玩去了。我已清醒大半,赶紧拿起扫把搞卫生。我还担心他们会不会发现呢,但是后来也没人提起。可是我再也不敢这样偷嘴了。

我干了不少傻事,经常被他们拿来取笑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有的我只自己一个人偷着乐而已。

我记得有一次母亲买了猪蹄回来,拾掇好了放在锅里炖。不一会儿,她有事要出去一趟。于是对着正在院子里玩的我说,小会,你要记得,火不要熄哦。我很爽快地答应了,并且马上跑到厨房看着,不敢怠慢。

我一直坐在柴灶前,不停地往里面塞大柴,把火烧得旺旺的,我想,待会儿妈回来,一定会表扬我的。不知过了多久,她总算回来了,立马冲到锅前,揭开锅盖,就开始骂我,“ 你这个死丫头,东西糊了都不知道!”我茫然地看着她,不知所措,心想我做错了什么,不是你让我一直好好烧火的吗?又怪我。太难了。

她一边骂我一边往锅里加水,又加葱节。我只得讪讪地走到一边,这时姑妈来了,知道事情原委后,却笑了好一阵。我的脸上火辣辣的,觉得太丢面子了。

我也很爱美,喜欢头花,手串等小玩意儿,总觉得不够。有的时候,我在衣柜里到处翻找,发现母亲的一些衣服上,装饰有亮晶晶的各色的珠子。我很是喜欢,悄悄地用剪刀剪了些,自己找根线儿穿上,戴在手腕上,觉得美得很。也奇怪母亲从来没找我算过账,可能她太忙了,顾不上,也许认为那些珠子是自己掉落的。

当我看见电视里的女人漂亮得很,化着时髦的妆时,我心里也很向往。我也奇怪为何母亲从来不化妆,我同学小菊的妈妈,就又是描眉,又是画口红的,洋气得很呢。我有事没事在镜子前,拿了红色水彩笔,在嘴巴上涂着,十分认真。但是要出门时,还是觉得太红了,又赶着拿水洗掉,还是有淡淡的印迹。

我有一次去找堂姐玩,她家没人,房屋紧锁。我在院子里溜达着,看见窗台上有水彩笔,还有镜子,便放下书包,站在那里,找了一支粉红的水彩笔,认真地描画,一边画一边看外面有没有人。然后一路又兴奋又有点不安地走回去,可也没有人注意,又有点小失落。回到家了,才发现那支水彩笔还在口袋里揣着呢。

过了好久,堂姐无意间说起,少了支水彩笔。我还笑,哪有只偷一支笔的。笑着笑着,我忽然想起了什么。那支水彩笔,已被我用得没什么墨了。等她走后,我笑得更起劲了。

不仅是想变得漂亮,对于居住的环境,我也是有想法的。我在电视里看到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觉得实在太美了。我也希望自己住在那种地方。夏天容易下雨,尤其是暴雨过后,院外的浅沟里便积了不少雨水。

我很快有了想法,扛着锄头,挖些泥土垒起,还搬一些石头来,忙得不亦乐乎,将水挡住,不让它向下流去。这样,就有临水而居的感觉了。于是我很有成就感地回去了。但是没多久,我用泥围起来的地方就被挖断,原来是父亲挖的,说是屋基被水泡着不好。我顿时十分沮丧,又有些委屈,觉得是父亲不理解自己。

我小时候胆子也很小。平时都是和阿婆一起睡。有一次堂姐来家玩,玩得很晚,就不回去了。我和堂姐在楼上的卧室,躺在床上看电视。我们有说有笑,堂姐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我看着电视,却越来越害怕,想睡又睡不着,老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一时间,看过的鬼故事都涌入脑海,我强迫自己镇定,可还是不行。倒是堂姐睡得呼呼的。夜越来越深,我干脆关了灯,逼自己睡觉。一片漆黑里,没几分钟,我忍不住了,就开始大哭起来。

很快阿婆一边焦急地喊着我的名字,一边提灯上楼了。她推开门,打开电灯,看到我坐在床上大哭,连忙问我发生什么事了。我一边哭一边说害怕,又抱着她不撒手,阿婆原还以为我触电了,如此倒也松了口气,又帮我穿好衣服,拉着我到楼下去睡了。堂姐一个人却睡得很香甜。第二天,饭都煮好了,还是阿婆上楼去叫她起床,对于昨夜的情形,她一无所知,还以为我先起床了。

像这样的事,还有不少,如今想起来,才觉得时光是深了。曾经最简单的生活,最无知的时光,却偏偏充满了欢乐!那遥远的童年,遥远的家园,久已不见甚至阴阳两隔的亲人,一想起来,心都化了,也碎了,那浓浓的暖意,仍温暖着如今的我。

而想起儿时种种,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成长的过程里,有多少的傻气,就有多少的乐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