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我向往的圣地

益多网 34 0

我曾立志要用脚步去丈量这个世界,而南极就是我梦想划记号的地方。有人就问,为什么是南极而不是北极?其实答案很简单,就是吴军老师在分享他的南极之旅中说的那句:南极是地球上最后一片净土,如果你有条件,在有生之年还是应该争取去看一次的。

这是顽强者的圣地

其实,对南极和南极企鹅的了解,最初是来自一部纪录片,由著名法国导演吕克·雅克特拍摄的《帝企鹅日记》,被影片中那些身处南极极限环境仍然坚忍不拔的企鹅爸爸妈妈们所感动,也让我看到南极并不是一片寂静的死地,帝企鹅在那样的特殊环境里就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影片中那些呆萌可爱的企鹅,一次次向我们展示着生命的顽强,最为感触是企鹅孵化的过程那一段:

企鹅妈妈产下蛋后,就暂时完成任务,企鹅妈妈在产卵过程中消耗了大量的体能,早已饥肠辘辘,于是就把孵蛋的重任交给企鹅爸爸。

企鹅的耐寒能力超出人们的想象,想要在零下40度的条件下孵出小企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企鹅蛋不能直接放在地面或冰面上,否则就会把未出世的企鹅宝宝冻坏,于是企鹅爸爸双脚并拢,用嘴把蛋滚到脚背上,其目的就是不让蛋直接接触冰面。

然后,充分利用大腹便便的特点,用腹部的皱皮把蛋盖上,真如同一床羽绒被一样,给未来的小宝贝制造出一个温暖舒适的窝。成千上万孵蛋的企鹅爸爸为了抵挡南极的寒风,保持体温,通常背风而立,肩并肩地排列在一起,一动不动,不吃不喝,一心一意地孵蛋。

大约60天之后,企鹅妈妈吃饱喝足,膘肥体壮,从远方海中回来,在成群结队的企鹅群中能准确地找到自己的丈夫,这时候,企鹅宝宝才刚刚出世,企鹅妈妈从企鹅爸爸怀中接过企鹅宝宝,担当起养育后代的重任,用他在胃中储存的营养物质喂养企鹅宝宝。

骨瘦如柴、精疲力尽的企鹅爸爸卸下重担后,直奔远方的大海,去海中捕食美味的南极磷虾。

每次看到这里,我都会泪流满面,不仅让我感慨父爱如山,更是感到只有在那些严酷的条件下,生命才更显顽强。

这是勇敢者的圣地

有个朋友是国家南极科考队员,他说,在南极山峦上,有一块为献身于南极探险事业的科学家们立的木制十字架,上面写着英国诗人丁尼生的一句诗:“去奋斗,去追求,去发现,永不屈服。”另外,他曾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分享过“雪龙”号在南极阿蒙森海科考,因受浓雾影响,与冰山碰撞时的情节,非常惊心动魄。南极永远属于勇敢者!

朋友说,他在南极的那些日子里,除了对抗大自然的挑战,还要对抗内心的斗争,也就是在那段日子里,他真正感悟到“人在自然面前是渺小的,一场风就可以把人不知道吹到哪里去,所以人应该敬畏自然,和自然友好相处。”

这是最美的圣地

看过很多分享的风景照片,最美的就数南极的风景,那被冰冷的雪层层覆盖的山峰,远远望去,犹如天仙的衣裳般雪白,晶莹剔透,无限遐想;一群群摇摇摆摆像是去赶集的企鹅,在那深藏万年孤独的蓝色冰山上,在上天遗落在人间水晶般的浮冰上,真真切切的“日不落”极地美景。

每一张随便拍出的照片,极夜降临,风暴怒号,冰雪嬉戏,疾风长啸,滴水成晶等等向我们展示着那块处女地上惊叹“美艳”,是这个星球上最令人惊异的绝美景色,不停地增加着我向往的冲动。

今天距离007不写就出局首发去南极还有985天,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一定要亲自去感受一下它的神秘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