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一场雨

益多网 82 0

这是一场猝不及防的雨。迅疾,突然。仰望天空,前一分钟还是烈日炎炎,后一分钟即成大雨倾盆。变脸如此之快,全不在人们的意料之内。

工地上板砖的砌墙的,田地里浇水的施肥的,街道上摆摊的叫卖的,公园里唱歌的跳舞的,河堤边钓鱼的散步的……一下子全都惊慌失措,似惊弓之鸟,纷纷躲避逃窜,尖利的呐喊声,匆忙的奔跑声,合着雨滴的跌落声,顿时响成一片,稍顷,满世界的人都不知了去向。只剩空荡荡的街巷在天幕下接受着雨水的洗礼。

1659168776905.jpg

屋檐下,台阶上,橱窗前,接二连三走进避雨的人。不一会儿,能避雨的地方都站满了人。有的在抖衣服上的雨水,有的在捋头发上的水滴。更多的人站在那里,看着雨雾里泛起的水泡,神色慌张,心绪不宁。

台阶上已无立足之地,有人就干脆挤进眼镜店来。我正在店里配镜,那影子在我眼前一闪,接着又一闪,眼镜店里也就挤满了人。老板以为是来配镜的,高兴得直喊欢迎欢迎。待伸了头往外看时,才发现店外已是大雨瓢泼了。于是,回过神笑笑,也是一脸的无奈。

我庆幸,我本是进店配镜的,却也成了避雨之人。花相同的时间,做两件事情,真可谓是齐头并进,一举两得。

站在店内向外看,雨帘飘飘,摇摆不定,像是在眼前织锦、跳舞,一切都在这场舞蹈中变得湿漉漉、亮闪闪。橱窗外的玻璃上,刺啦啦的声音响起,静神一看,一只夏蝉停在上面,支支棱棱,趔趔趄趄。原来,夏蝉也是一位避雨客。

雨间歇时,有人归家心切,刚跑下台阶,一个电闪,接着一声闷雷,阴沉的天空顿时被撕开一条口子,大雨再次瓢泼而来。那人一个激灵,反转身又跑回台阶。原来的位置已属于别人,只好斜了身子,孑然而立。

云层未散,雨意未尽。越来越多的人,少了烦躁,多了耐性,心也平了,气也静了,或聊天,或谈论天气,眼睛不忘盯着雨幕。此时,避雨的人,渐渐成了看雨的人。

雨,也是一道风景。看雨的人,在这道风景里,渐渐明白了许多道理。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在乡下老家,每逢大雨,雨水就会沿着瓦槽流下来,在屋檐下形成一道道雨帘。雨帘一直垂落到地上,溅起一个个水泡泡。雨水不断线地落,泡泡一层层地起。时间一长,屋檐下就被雨水砸出一个个小坑。父亲搬来石板铺了,也不经用,天长日久,有的石板被冲出了小小的坑窝,有的干脆被激穿出小小的洞,自然让我想起“水滴石穿”的成语。

在这样的雨天,若是走进乡村,你就会发现,雨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不发号施令,庄稼人都会清一色搬了板凳,或坐在自家门槛上,迎面朝外,耐心看雨,尽情享受着这难得的休闲时光。

正想着,云开雨散,远天架起一道彩虹,我的思绪也被彩虹拉回到了现实。打眼看,避雨的人,又三三两两步入到街巷郊外。

天地间,一下又变得热闹嘈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