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发觉得窗外的蝉鸣聒噪了。

留下的只剩惋惜,甚至还来不及感叹夏天,来不急好好享受只属于夏天的晚风,秋天已经买着沉重的脚步向我走来了但我这次决定把重心放在夏上,放在那个只属于我的夏天上。

这是我与世界交手的第十三年,世界很大,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世界很小,小到装不下13岁少女差强人意的梦想。

1660724714015.jpg

早上7:30,微风穿过我的纱窗,飘进我的梦里,告诉我该开始一天的忙碌,我却赖于温床,久久不愿坐起,经过许久的心里斗争,我才下床,我总是心怀顾虑“莫非我睡了假觉?为什么总感觉睡不够呢?”13岁的少女能有什么烦心事呢?无非就是吃一碗妈妈做的面,吹一场夏日的晚风,看一次月下的街道就可以淡忘的小伤感,窗外一直陪着我的,只有那棵郁郁葱葱的樟树,聒噪的蝉鸣和记忆里的水坑。

那是在很久以前,8-9岁出头的两个少女和一个14-15岁的男孩一起探索农田,那里有成片的山,有数不清的梨树,还有一个不算太大的水坑,他们卷起裤腿,光着双脚在水坑里踩来踩去,弯腰扣起一坨泥土,把它捏成自己身边的朋友,水不深,刚刚淹没女孩的脚踝,泥土很滑,她摔了一跤,坐在水坑里,摔的不痛,她站起来简单的拍了拍身上的水,继续和朋友玩耍那晚的夕阳比往后生活中哪一晚的都要热烈……只是可惜,后来水坑变成了稻田,那段记忆却始终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吃完晚饭的时间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天边的晚霞像织女织的布,一不小心散落人间,营造这如画一般的美景,记得我们教语文的先生喜欢的是稍晚一些的晚霞,对待刚开始火一般的晚霞,他的评价是“太热烈”而晚一些的晚霞,拖去了它红橙色居多的主色,取而代之的是灰色,白色和黑色这样的晚霞在秋天是常态,与秋更相配一些,昏暗的灰黑色天空,天空下的枯藤老树,树上傍晚归巢的乌鸦……如果说夏天是热情活力的,那秋天就是孤寂沉默的。喜欢坐在村里最高的山的山头,那里可以体会到“一览众山小”的豪迈,那里少无人烟,所以总要在傍晚来临前几个小时就开始登山的旅途,在山头的风好像更凉爽一些就应了那句“高处不胜寒”再等上十分钟就能看到落日与晚霞看着一轮红日缓缓坠落,有人说日落是凄美悲哀的,早晨光辉四射,傍晚“日”去楼空,我觉得不然,日落山丘,它坠落尘埃的同时,也在奔赴下一个明天,带去新的光亮。

喜欢傍晚不单单只是因为落日与晚霞。

在不登高望云的日子里,奶奶就搬两个小板凳,和我一起散步到稻田,给我讲述她的故事……落日,稻田,村民“听取‘蝉’声一片……”

夜晚,月光透过玻璃,打在沙发上,屋子里只点了一盏昏暗的灯,索性把最后一丝光亮也熄灭,躺在沙发上,任凭月光洒满我的身体,窗外的树影婆娑,手机音乐里放着周杰伦的红尘客栈,享受这只属于我的片刻美好。妈妈推开门“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我听一会儿音乐就去”“灯也不开……”“就让它关着吧”“你就当我是贪恋月色就好”近几周,爷爷缠绵于病榻,我在月光下为他祈福,希望他能平平安安。

蝉在地下忍受4年的黑暗,来到地面只能生存几个月,但那阵阵蝉鸣,编织了一个夏天。

祝你快乐呀,天天都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