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随笔

益多网 37 0

这是一个初秋,落叶微黄的日子。当秋日的暖阳铺满街道的时候,我恰巧无所事事。与阳光紧紧相拥在此时,而此刻适合冥想、回忆过往、畅想未来。这样的时光足以称得上最美的时光。

轻柔温热的光线,穿过我还算稠密的发丝间,紧紧贴在头皮上,使得整个人变得滚烫。我轻轻地闭上双眸,静静地坐着。感受时光会在一刹那间穿梭于过往。我,好像从新回到孩童时代。

1663229584875.jpg

童年是否懂“幸福”,现如今已经无法得知。但是童年一定“自由”。因为记忆里自己一直都在流浪。流浪在田间地头,逃窜在林间小道。那时候母亲忙着种地,忙着秋收,一年四季都是忙。我一年四季都在流浪,带着弟弟流浪。

孩童年代的快乐,有棱有角,真真实实的。可以是春日里在野花丛中的花朵;可以是夏日清凉的河水;可以是秋日满山遍野的野果;可以是寒冬腊月的白雪。我也曾爬过山,溜过土。下过河,捉过蝌蚪。也会在泥潭之中刻画愿景,也曾在山顶眺望,同时树立梦想。渴望走出大山,渴望美好生活。

日月更迭,由生渐老。快乐变得奢侈而复杂。喜欢的东西不能与金钱等价交换。幸福也不再是以前的那种幸福。每天我们出入于固定的场所,做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变的事物。似乎在某一时刻,四季轮回变迁都是虚假的。建立在陕北四季分明的快乐,虚无缥缈。索性也不在乎了。不在乎快乐不快乐,幸福不幸福。日子依旧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过着。

成年人的生活,皱皱巴巴,已然成为常态,尽管我们奋力向前,拼劲全力,去努力舒展。许许多多的时刻,无力、沮丧、消极、负面,总是难以抵挡。

时常不联系的朋友,突然致电。告诉我,她婚姻似乎走到尽头,难以坚持。曾经的浪漫爱情也好,山盟海誓也罢,早已在日复一日的日常琐碎中消耗殆尽,灰飞烟灭。大概日子就是过着过着,便变得索然无味,皱皱巴巴,一脸褶子。大抵成年人的世界一地鸡毛才是正常。毕竟被日益耗尽的热情,朝夕与共的相处,有些曾经刻意隐藏的东西,一点一点脱皮,显露。最后的最后我们变得体无完肤,赤裸裸的存在。

生活中的多数时候,都在一边在崩溃的边缘挣扎,一边在大梦初醒时刻自愈。总觉得太阳升起的时候,一切都是从新开始。奔赴在上学路上的小孩,站在身后日益苍老的父母。突然就好像自己才是可以撑起一片天的人。朋友说:“最近特别累,想躺平。”我劝她说:“一生所求,平稳,健康。工作稳定,生活自由,身体健康,足以。”事实上,我也在苦苦挣扎。正如史铁生说:“人类战胜欲望的速度永远赶不上生产欲望的速度。人活着就是一团欲望。”

初秋,一个落叶微黄的日子。我将车子停靠在路边,看着形形色色的人,穿梭在街道上。写下一段凌乱的文字。在我柔软的文字里,我愿生活坚定美好,世界纷扰,随初秋的冷风散尽。生活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