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在看人这一块我是极度匮乏的,我好像看不穿别人所谓的小伎俩也不知道别人对我真实的喜恶程度。不过我有深刻的反思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在人际关系这一块,我发现我喜欢将自己的爆脾气发泄在自己喜欢或者认为安全范畴之内的人。说到底不过是内心的贫苦罢了,说到底我不过是一个胆小鬼。

我很担心会把自己的负面情绪转移到自己喜欢的人身上,所以努力的让自己变得阳光开朗,虽然目前没有喜欢的人但我相信缘分一事总是会有结局的。很多时候我不是故意的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带给别人,也不是刻意的抵制异性,只是觉得他们就像是我曾经倒追的那个男生一样,会伤害我。不是他的错,是我在那段经历当中无法在自己的世界里妥善的处理好一切的关系。所遗留下来的后遗症,其他人本不应该被这一份后遗症所祸害,甚至是受到伤害。

学姐跟我说会有人喜欢我的,7年前她也这么说。缘分一事好像从来都不是我所能够做决定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似乎一直以来我都是感情的弱势群体,没有人真切的说过喜欢,没有明确说出口的喜欢,所以我一直无法辨认,总是担心自己会错意。学姐问我对自己伴侣有什么样的追求,我说就两点第一他要喜欢我,第二我要喜欢他。我总是会很担心如果有一天孤独终老了该怎么办?可是好像就算是担心也没有任何的效果,除了让自己受到一些不太好的效果。

其实挺害怕孤独的,但目前这个程度还可以接受,我有时候会羡慕那些被人喜欢的姑娘就是她们天生的就让人感觉到幸福,与我不一样。欧文曾说人类一切的努力的目的,在于获得幸福。我渴望获得唯一的情感,就是彼此的钦慕,安然的度过此生。我想会不会有一天也可以遇到《面纱》中所说的那样,有个人知道我的虚荣,知道我的不堪,知道我内心的脆弱,却依旧愿意跟我爱我懂我护我。我总是一个人回家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可是我希望有一天也有一个人过来跟我一起走。

对于一个社恐患者来说,其实最大的恐惧就在于接触很多人。殷律是第一个发现我有社恐的人,没有想到吧。有一天他跟我说你是不是不太喜欢社交?是的,我有些许的恐惧。我没有办法很好的把控全局,而且总是会觉得有些难以把控。我总觉得与人交往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总是许需要十分谨慎的去处理,更何况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天生的敏感大概是利弊的相反方向,我总是对一些小事格外的敏感又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所以只能依靠每天的书写开满足自己无法把控的情绪。

如果有人喜欢我,一定要对我好,虽然我有一些后知后觉,但我本性纯良如果可以能够给这么晚知道的妹子多一些耐心,多一些安慰。甚至可以多一些安全感,我并不会去干涉他的生活,因为太麻烦了也太累了所以需要自制力吧。

笔者留言:希望我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可以有情人总成眷属,平安喜乐。也希望我可以在往后的生活当中遇到一个喜欢我的人,耐心温柔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