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对于每个人都很重要,在很多人内心深处,那里是身心、情感放松的地方,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家却是每天都想逃离的地方,原本带着满心的期待去团聚,可却发现相互之间很难沟通和理解,就像无法靠近的陌生人,言语之间总带着伤害,此刻,家一下子就变成了烦恼的根源,让人对它又爱又怨。

我问过很多人,在家里和谁最难相处?大家普遍都觉得是老人,年迈的公婆或父母。

我经常听身边的朋友吐槽自己的婆婆,当然,我也会和她们一起吐槽。大家都觉得婆婆和自己的妈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老人,在婆婆眼里,我们做什么都是不对的,不论怎么做都达不到她的要求,不会让她感到满意。

其实,我也常常是这样的。和婆婆一起生活一年多,真的是“分分合合”,相互抱怨过,红过脸,也相互谅解过,理解对方。然而,就这样我依旧感觉自己还是不够了解老人的心态,不够明白她到底需要什么,需要我怎么去做。

比如说,她身体不好,我说带她去户外逛逛,多走走路,她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自己走不动,哪儿都不愿意去。如果我强行拉她,一脸的为难表情,但是,她儿子说要带她去哪里转转,她什么话都不说,马上就跟着走了。

再比如说,她一边说冰箱里没有多少菜,以前每次都是儿子买回来放得满满的。而当我也买了放满时,她说不需要,她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买那么多也是浪费;当我少买了一点儿时,她又说,这点儿还不如不买,她自己也能买回来。

等等,还有很多,让人感觉真的很难“友好相处”。

这两天待在家里学习陈海贤老师的《家庭关系》,一下子豁然开朗,原来在家庭关系中我们往往都会忽略一个隐藏的内心矛盾,它有三种表现形式:

第一种表现形式,是情感混淆。分不清什么是自己的情感,什么是家人的情感。

老师讲,我们和家人之间有一种特别的情感通道,就是会自觉吸收对方的情绪和感受,换句话说,就是家人的快乐会变成你的快乐,家人的烦恼会变成你的烦恼。

其实这个是很正常的,但是,很多时候,我们会对家人的情感过于敏感,甚至比对自己的感受还敏感,这样的结果就是感受到“伤害”。

想想的确是这样的,和婆婆之间我们相互都很敏感,有时候无心说出的一句,都会让她猜测好久,记得有一次我们之间闹矛盾,她非常生气地说我之前有篇文章中写的话不是她说的,是我瞎编的。

还有,我本来就不擅长做饭,对她的评价就非常敏感,每次她的赞许我不以为然,然而她曾说过一次不如她家里其他人做的好,却变成了我的“心结”,很难除去。

此刻心情就是陈海贤老师说的,“你想不受他们的影响,却做不到;你想改变他们,让他们高兴起来,也做不到。”

第二种表现形式:角色混淆,就是承担了一个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角色。

老师讲,每个人在家里都有自己的角色和位置,比如父母和孩子、妻子和丈夫。可是在某些时候,当家庭的某个角色缺失时,它就会产生一种动力,把另一个家庭成员改成家庭需要的样子,来维持家庭的发展和运转。

这一点我非常认同,不仅是我婆婆,很多像婆婆一样的单身老人,年轻的时候一个人承担着一个家庭,自己既是母亲又是父亲,什么都是她自己说了算,非常强势。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上身体状况的下降,她会对自己渐渐消失的掌控感在意,也会去抗争。

在很无奈的情况下,她的内心会把这种感觉转移给儿子,而不是儿媳。过去的家庭需要她强势的样子,而现在当她发现已经不需要,而是需要依赖的时候,她会有一种严重的失落感,也会把这种失落转嫁给外来人。

第三种表现形式,是需要的混淆。也就是不明白家人的期望和自己的愿望之间的差别。

我感觉这是和婆婆最大的矛盾点。我们和老人的期待总会不一致,就如同我们和自己的孩子之间的期待也是不一样的。当我发现自己无法满足婆婆的期待时,一方面,我会怀疑自己不做的不够好,不能顺从老人的心愿,但另一方面,我也会埋怨婆婆,为什么总是那么固执,为什么总是不能改变自己。

读过这一段书,我反思自己,其实解决问题的方法很简单,我完全可以调整自己来适应婆婆。在这个方面,我需要像女儿学习,就像婆婆常说的,我的孙子都比你更懂我,知道我需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