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遇到好的的人,我就好好恋爱,遇不到我就在书里看这个世界。有一天主编问我你都写了这么多的情书了,要出版吗?我拒绝了很多事情就该停止在那里,不声不响,这也许就是我对他最后的温柔。我从未否认过爱存在过我的心里,就算是消逝的但依旧温暖了我许久的时光。

我笔下的人物就算历经磨难,最后也会如愿以偿,见过人世间很多的凄凉很多的不堪,可依旧想着去温暖这个世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起了幼时去寺庙里,或许是那里有许多的红绸带,上面写满了各种祈福的语言,所以啊总是想着如果这个世界要是如同这颗树该有多好。也许是因为老师走了,我觉得有些温柔总是要持续的,就像是传承。

就像老师说的你总是担心自己不够好,可是在我的眼里你是最好。所以我特别喜欢在故事的结尾要不就是开放性的结局,要么是得偿所愿,因为我发现老师喜欢看甜甜的故事。我想为了一个人去热爱世界,哪怕他已经不在了,可有些人就光是站在那里就会让人觉得很美好。历史总是在人海中翻涌,偷走了许多的事,很多人很多事就像是刻在时间的尽头,会想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我有太多想要说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想起来的时候却又找不到适当的词语。人生哪有什么幸福不幸福,就像书里写的除了死亡,剩下的都是小事。我们都是茫茫人海当中微不足道的片段,可人生就像是一场片段,我总觉得很多时候总将人生轻易的定义成“有”有房有车有豪宅,可总觉得房间太大了就会空荡,就像是一瓶花放在一间没有颜色的房间,四处无人只剩下回音。我更喜欢平安喜乐,无病无灾,又或者就像其他人说的那样世界上最让人安心的从来都不是尊重和平等,而是被偏爱。

人还是要有梦想的,即便是咸鱼,也要做最闲的那条。我似乎更喜欢时间这个词语,因为他太具有说服力了,总是将一切人一切事看的十分的透彻。生活总是会让我们遍体鳞伤,可是后来,那些伤口就变成了铠甲,就变成了勇士,就变成了阻止多骨诺牌掉落的的时刻。

每个看不见的日子,都在沉沦都在努力的向下扎根,如果最后结局不如所愿,那么就在书里让结局圆满。

笔者留言:不要为了想谈恋爱而去恋爱,要因为喜欢,就是那种刚刚好只要你,只可以是你,最后只能是你,而不是权衡利弊之后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