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风,有雨,才算是年轻。一声清脆的口哨声响起在城市上空,融在属于年轻的太阳雨里 …...

这个夏天雨太多。

男孩肖征怔地望着窗外发呆。教室里只有肖一个人,班上的同学都去阶梯教室听课了。

很久以前肖与同学们就听说学校要请外校名师来上系列教学观摩课,肖一直在期待这节语文课,因为这节课上要讲莎士比亚的戏剧。

可后来肖没有去,肖放弃听课的原因是在十分钟前得知来授课的客座教师原来是自己的母亲,那是一个在全市教育界都很有名的语文教师,可男孩肖不喜欢听母亲的课。

18年来,男孩肖一直认为母亲很专制,这种专制直接渗入母亲的教学中。在肖的印象中,讲台上的母亲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

肖一直固执地认为一种语言的教学应该是对等的,是交流而不是灌输。肖对班主任说自己肚子疼,班主任拍拍得意门生的肩说那你好好休息吧,然后一个偌大的教室中就只余下孤零零的肖。 

五月的天本不该黑得如此之早,但今天有雨,天一直阴沉沉的。肖把教室的灯全部关掉,一个人隐在黑暗里看雨。

肖也不明白自己今天为什么会想起来要看雨,但肖知道书上的习题已无法吸引自己。肖只想静静地坐一会儿,让思维飞散出去,无拘无束,不必去想母亲的语文课,也不必想高考。 

肖就坐在靠窗的桌前,思维很零乱,直到那个女孩走进教室站在他面前。

肖呆呆地看着女孩,目光不放肆但很傻。女孩微微皱了皱眉头,问:”同学,请问高三 (10) 班的丁老师在哪儿?”说完话,她继续微微皱着眉头看着肖。

肖潇洒地甩甩脑袋,仿佛从另一个世界走回来,顷刻间恢复了原来的自信与锐气:“ 楼上,高三年级组。”他说:“ 要我带你去么? ”

“ 不,谢谢。”那女孩微微一笑便向门外走去,肖才注意到,那女孩原来有一条跛腿。女孩的长发垂在腰际,随着身体的每一次倾斜而晃动。

肖很为这女孩抱不平,这女孩虽不漂亮,但很清秀,肖为这样清秀的女孩却有一条跛腿而遗憾。肖不知道她找班主任做什么,但肖终于放弃了思维的游荡,打开灯,一头钻到题海中。

肖很明白自己的使命,那就是在七月的高考中脱颖而出并金榜题名,肖志愿很高,他想考清华。  

回到家,肖看到母亲坐在客厅里等他。对于母亲,肖认为她永远只有一幅脸谱,那是一种平静得让人心寒的神情。母亲的学生都认为他们的老师很威严。

肖心里明白,母亲不仅仅在学校里威严,她在自己惟一儿子面前也是这幅表情。肖认为母亲就因为这幅表情的缘故才算不上好母亲,也算不上好老师。

“ 回来了?你今天去听课了么?”她问肖,一脸的公事公办。“ 唔?没有,不太舒服。”肖答。“ 我本来还打算听听你的意见呢,既然不舒服就早些睡吧。”母亲收了报纸走进里屋去,肖在自己屋里做功课。

肖在学校里很活跃,是团总支书记一还捎带着学生会组织部部长,是低年级学生心目中的偶像。但肖一回到家就沉默寡言。肖一直把这归咎于家里气氛沉闷,肖很希望父母没有这么高的学历、这么多的学问不至于把“ 家 ”弄成研究院的样子。

肖莫名奇妙地又想起了那个跛腿的女孩,肖很遗憾。第二天早读时,丁老师带那女孩走进教室,告诉大家她叫姚窈,要在这里与大家共同冲刺两个月,参加七月的高考。

班里没有多少人响应,因为大家心里已被高考塞得太满。丁老师让大家对新同学表示欢迎,结果教室里只有零零落落的掌声。更多的人是在用空洞而又怪异的眼神看姚窈,不明白这女孩为什么这个时候来插班,这种做法实在是不明智。

肖不管,他鼓掌鼓得最响,以致招来了同桌“ 兔子 ”的猜测:“ 头儿,你看上她了吧。小心,她是瘸子。”肖狠狠地瞪他一眼,“ 兔子 ”立刻低下头去。肖在男生中很有威信,用“ 兔子 ”的话说,是那种可以为你也值得你为他“ 两肋插刀 ”的人。  

丁老师让姚窈坐在肖旁边的座位上,姚窈的同桌是学习委员闰晓琪,一个很善良的女孩子。闰晓琪的同桌昨天很不高兴地换了座位,现在肖终于可以体会丁老师的一片苦心了。  

“ 姚窈 ”这个名字让肖想起一个叫姚遥的女孩。那个女孩身上曾发生让这个城市都为之震惊的故事。因为女孩的班主任指责女孩早恋而导致这女孩几次三番去寻死,肖阻止自己再想这件事,因为这个叫姚窈的女孩给肖的印象很好,肖不能把一个如此残忍的故事与她联系在一起。

姚窈真正引起肖的关注是在一周后的“ 二模 ”中,三年里肖第一次失去了物理年级第一的宝座,全年级都很轰动。因为肖的第一本来很顺理成章,一旦一种顺理成章的东西最后落空了,大家自然有些不适应。肖也在学习“ 适应 ”,这种滋味很不好。

姚窈很平静,她有些独来独往,只偶尔与闰晓琪交谈一会儿。实际上也没时间多聊,高三的人了,都惜时如金。

肖后来发现姚窈与自己有很长一段路是同路,肖便常常玩些小把戏以期与姚窈一起走,这对肖来说是史无前例的。

“ 兔子 ”很惊诧,他认为肖有阴谋,因为一个如此优秀的男生总不至于看上个瘸子吧?肖很认真地说你信不信有一种男女孩之间的友谊?“ 兔子 ”不信,肖再次感到很遗憾。“ 兔子 ”则很失望,他认为自己认识肖这么久了却未“摸透 ”他。

姚窈对肖也很摸不透,因为来这个班之后她发现班长肖实在是个朝气蓬勃、热情向上的男孩。她不明白一个如此优秀的男孩为什么会在一个雨天里独自发呆,她不明白自己是惟一一个看到肖另一面的人,她只知道肖一定有心事,是那种他本人不肯说别人便无从打听无人了解的心事。

她已习惯了独来独往,三年来肖第一个企图走进她的生活。而她并不打算容纳肖。    

“ 三模 ”时肖的总分与姚窈相同,并列年级第一,肖有种危机感,因为他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对手,不过肖没有必要害怕,因为他已经没有时间害怕了:三周后便是高考。

肖在这三周里彻底放弃了题海战术,他读许多课外书“ 换脑子 ”。肖的想法很简单:该考上的总会考上,考不上的把三周全拼上也没用。

肖的母亲也在送毕业班,母子俩都很忙。肖不否认母亲很爱他,肖毕竟是他的儿子。可这种爱太沉重,肖受不起。肖希望过一种轻松的生活,可是肖不具备那种条件,肖心里明白得很。 

肖向姚窈借《 莎士比亚全集 》的第三卷,姚窈不肯,姚窈说那上面全都是悲剧,不看了罢。肖偏要借。

肖说生活中有太多悲作为悲剧的主角,我们对历史中的故事应该接受而不是苛求。姚窈猛地全身一震,转过身去整天都没有说话。

“ 肖,你说得对,我们应该接受而不是苛求。”放晚学的时候姚窈终于对肖说话了:“ 明天我会把第三卷带来,但无论你看到什么,都请保密。”迎着姚窈真诚的目光,肖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回到家,母亲又在客厅里等肖。肖很奇怪,肖知道一定有大事“ 听说你与一个女孩子走得很近?”母亲开门见山。肖冷冷地看着母亲,母亲脸上没有表情似的,“ 不过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肖答,母亲盯着儿子:“ 我可以相信你说的话,但你要明白你只有18岁,太重的担子你挑不起。”

“ 对,妈妈,我挑不起。”肖的嘴角有些轻微的抖动:“ 也包括你给我的担子,你从小就教我如何成为最优秀的,我一直按你说的去做。从小学到高中我都是优秀的。可是我生活在优秀的影子里我太累了。我向往做一个平凡的普通的学生,可是我一且成为优秀的,便再也无法平凡。你让我有两重性格,总有一天,我会被你逼疯掉的! ”

肖面无表情地走进自己的房间,眼睛的余光瞥到母亲,母亲目瞪口呆。

第二天的早晨,姚窈递给肖一本用白纸包着的书。肖翻开精致的封面,扉页上有漂亮的藏书章,是篆体的。肖饶有趣味地仔细研究,瞬间,肖呆住了。

肖揉了揉眼睛,再看,仍然是四个鲜红清晰的字在肖眼中跳动:“ 姚遥藏书 ”。没错,就是“ 姚遥藏书 ”,肖倒抽一口冷气,把头扭向身边的那个女孩,姚窈正在埋头背书,整整一节课,肖都失魂落魄。

下课了,姚把头转向肖,看到了肖满脸的问号,便无奈地苦笑。

“ 肖,你现在明白了吧。我为什么会有一跛腿?那是因为我跳楼自杀未遂。我在乡下读了近三年高中。高一那年的事已经很淡很淡了,可伤痕却永远无法抹平了。我的学籍在这个城市,我要回来高考。可是我不想回那所给我痛苦的学校参加第三轮复习,所以才来这儿。你说的对,我们应该接受而不是苛求,往事毕竟已成往事,在往事面前,我们要学会坦然。”

姚窈静静地看着肖。肖不说话,肖的心里很难受。

“ 肖,还有两周就要高考了,你要沉着,怎么整天都魂不守舍的样子?”母亲问肖,很关切的表情。“ 妈,,你知道与我走得很近的那个女孩过去叫什么名字么?”肖放下筷子用眼睛盯着母亲。“ 唔?”母亲一愣,她不明白儿子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 她叫姚遥,遥远的遥!”肖平静地说,肖的母亲在瞬间变了脸色,眼瞪着。“ 当啷 ”一声,筷子从母亲手中滑落到地上,顺便敲醒了母亲。

肖的母亲忙着拣筷子,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姚遥,她怎么回来了,她不是在乡下读书么?”母亲脸上表情似是不经意的。

肖终于愤怒了。“ 啪!”筷子甩在桌上,母亲惊愕地看着儿子。

“ 妈妈,你太虚伪了,你明知道你给姚遥造成了一辈子的伤害。男女同学间很纯洁的友谊被你说成是早恋,一张生日卡你说是 “ 掩人耳目 ”,姚遥的信你私自拆看,你还让她请家长!”

肖大吼着:“ 你伤了一个女孩子多么胞弱的心,你知道吗?你算什么特级教师?!你摆着为师尊严的架子,险些害得一个女孩子去死!她有千错万错就在于她不该为你的误会而去寻短见,不值!若不是她后来想开了,不死了,你一辈子也不会心安的!对,你知道她很优秀,你希望她更优秀。可是你的这种关爱险些害她走上绝路!你如今又用这种语气说姚遥,你还像个老师么?”

肖手撑着桌子,迎着母亲惊讶而又恐惧的目光很大声地说:“ 我要替你还债,还一笔良心债。我要让她克服你留给她的阴影,重拾过去的快乐与自信。这不是你用扣三个月工资或写一份检讨就能换来的! ”男孩肖甩手而去,房门在他身后砰然作响。

又一轮太阳升起的时候,上学路上肖遇到了姚窈。姚窈恬静地向肖笑,肖实实在在地长吁了一口气,几滴雨打在肖的额上,肖用手抹去,还边嘟哝着:“ 这个夏天雨太多,你来的第一天就下雨。”姚窈不说话,只顾走路。

”姚窈,你知道么,我妈在实验中学教语文。因为她的缘故,她的学生险些去自杀。“

肖看着姚窈,他看到姚窈的肩猛地抖动了下。”错,她的学生已经试过自杀,只是没有死成。”姚窈很快地走,肖看不到她的脸。

“ 昨天晚上,我和我妈大吵了一架,把18年来没敢说的话都说清楚了。我知道你恨她,可是我做不到,她毕竟是我的母亲“ 肖冲姚窈喊。

姚窈猛地站住,肖有些措手不及。

“ 我现在不恨她了,真的。”姚窈用手指拭去滴在手上的雨珠,看肖:“ 有风,有雨,才算是年轻,我不该去自杀,于事无补,还害了自己的一生。”姚窈咬着嘴唇看着自己的跛腿。

肖的心像被抽了鞭子,辣辣地疼。“ 肖,”姚窈转过身来,肖看到了姚窈脸上平静从容的神情: 别跟往事过不去。看看天,有太阳在,才会有太阳雨。

肖抬头看天,天上真的撒下许多闪着碎光的雨滴。

唔,有风,有雨,才算是年轻。雨是太阳雨,这使肖的心一下子澄明起来。

不知哪家店开得好早,高音喇叭里放着《 真心英雄 》:“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 ”肖笑了,一声清脆的口哨声响起在城市上空,飘浮在属于年轻人的太阳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