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住不炒已渐入人心

益多网 231 0

研究历史,有三段历史不得不研究。其一是天宝年间的大唐历史;其二是整个大明历史;其三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末的建国初三十年的历史。

历史的真相往往都隐藏在毫不起眼的一笔带过里。

史书记载,杨贵妃的哥哥杨国忠起初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做县尉(一个县的公安局局长),无房无车无粮,贫寒之下只能依附(被资本俘虏)当时的大富豪鲜于仲通。由此可知,当时的大富豪们对国家经济的把控有多严重,也由此可知当时的国家经济有多畸形、资本对国家权利的控制有多严重。一人富而万人穷,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当时最真实的社会写照。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前几个月,国家公务员(看管兵库,类似北京军区某后勤办主任)杜甫,从长安前往奉县探望妻儿,一进门就痛不欲生,“入门闻号啕,幼子饿已卒。吾宁舍一哀,里巷亦呜咽”——家境太过贫寒,老杜的幼子饿死了!

今时今日,很多人在研究盛唐转衰这段历史的时候,总喜欢用民族矛盾来解释安禄山的叛变,抱怨盛世大唐启用少数民族官员和军士,说什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严重错误的认识。大唐之衰,非民族矛盾,实为严重的阶级矛盾。连国家中层的公务员尚且买不起房,吃不起饭,需要依附大富豪或因饥幼儿不保,试想,那些最为底层的普通老百姓生活会是怎样?根子在哪?

根子在房地产经济,唐玄宗时期的大唐,国家税收的主要来源是商业税,但国家行政对于商业发展的失控,使得整个国家被恶意资本绑架,造成严重的两极分化。畸形的房地产经济造成近郊良田被毁,原野田地荒芜在大唐比比皆是,所以在杜甫等现实主义诗人的诗词里,满篇看到的大唐现实社会就一个字:饿。

居安思危,雪山崩塌,每一朵雪花都不是无辜的。研究天宝年间这段历史,对于解决当下社会面临的弊端问题有很大的参考价值。很长时间以来,很多地方把发展经济寄望于房地产,这等同于杀鸡取卵。

无商不富,但无农不稳,无工不强,实业兴国,国家和地区要发展经济,要真正做到惠利于民,就一定要发展实体经济,要制止类似房地产投机倒把式虚拟经济的继续做大做强。

后记:这是2020年5月份写的一篇文章里的一段。曹德旺曾说过,“城市是市民的城市,不是有钱人的城市”、“我百亿资产,但房子只有1套”,在他看来,房子就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保值,也不是用来炫耀,更不是用来炒的。

我非常赞同曹先生的这种说法,房子不等同于其他商品,它是人们衣食住行的必需品,就像我们的柴米油盐一样,这些必备商品的拥有程度、好坏,切切实实关系到千家万户的获得感、幸福感。如果把这些日常用品当作一种金融工具、投资品,势必会引起市场的供需失衡,泡沫飞扬,受益的只能是少部分有钱人,而更多的普通工薪族购房者在人生最好年华背负巨债,生活质量无从谈起。

从今年年初到七月底,全国总共出台了352次针对地产的政策调控。面对着空前的调控力度,整个房地产市场交易量一片惨淡,当然有些大房地产商降价促销,交易量也是非常可观的,有人说它低于成本销售,那么换一种思考,它在房产经济黄金十年远远高于成本销售所得资金呢?来弥补一下现有损失有何不可?

2021年7月、8月,像深圳等大城房产销售同比暴跌79%。很多人说看不懂中国的房价了,其实连房地产商自己可能也不懂,但房住不炒已经渐入人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