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前的南宋,有位海棠般的姑娘正值花期,娇气地绽放着。那个出生在官宦人家,无悠无虑的小女子,饱览父亲的藏书,满腹诗书,气质也便与其他的女子不同。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个快乐的女孩子,总喜欢去池中游玩。看了盛放的荷花美景,品了甘醇的小酒,便沉醉在这无尽的欢乐中,忘了流逝不已的时间了。已是夕阳下沉,傍晚将至,这位可爱的小女子,便急了,争着要赶回去,以致于船桨激起的水花将正休息的鸥鹭都惊起了。

那时她,是最天真无邪,快乐自在的吧。

那样的她,也是最配拥有让世人羡慕的爱情。爱人赵明成风度翩翩,两人门当户对,又是文学知己,生活的幸福美满不必多说。

但何时,那位无虑少女丢失了原先的那份快乐,又将忧愁挂在脸上?丧失之痛,亡国之恨,怎能让一位弱女好独自承担?

那个眉痕轻皱的嫣然女子,像一轮素月,一叶孤舟,总是孤零零地存于世上。她那满腹的才华在此却无用,但历史不会将她吞噬。

曾经的倚门回首,感叹绿肥红瘦的凋零的易安怎让人联想到是写出“胡兵忽自天上来,逆胡亦是奸雄才”这样雄壮响亮诗篇的诗人?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她所敬佩的,是这种具有英雄气节的坚强的志士,但南宋政权的软弱让她失望至极。

独登西楼,品淡酒清香,抵急疾晚风。

一代词人李清照,便在这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南宋图景里冷冷清清地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