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歌的人,倘使流了泪,那便是触及了真心。

我长这么大来,也只流了一次,那一首英文歌dancing with your ghost,就在我的歌单的一角被潜藏起来,歌词的最后一句:Every night I'm dancing with your ghost,是我夜幕降临时的唯一的自我救赎。那是我第一次对一首歌曲充斥着另类的感情,以前,我总是对荧幕上听一首歌曲就感动得稀里哗啦的人嗤之以鼻,以我的了解,那是作,是节目效果,目的是博取同情心。

我是无法想到的,我也会需要博取别人的同情,用通红的眼眶,噙满泪水的模糊双眼去取得某人的安慰。

之后,我趴在被子里哭啦一通,一直悲泣到无声,带着肿胀的泪眼沉沉睡去。

老实说,作为一个男孩子,这样的矫气是极其悲哀的,落了男人的坚强和流血不流泪的气魄,那种情感,实在是无法抑制的——我试着为自己辩解。

那段日子,我唯一能依靠的是不断的写作,似乎这是我认为最理想的宣泄情绪的方式,比之不顾形象,消沉颓废要好得多了,况且一直都有写一点东西的愿望,现在,算是上天赐予的吧!

渐渐的,这被我当作是心情发泄的工具,慢慢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心情焦躁时,坐在电脑旁码字,我就可以获得别人难以理解的快乐,且这份快乐,只有我才能拥有,是独属于我自己的。我是个闲散的人,我不想刻意去追求什么殿堂级的大师作品,也不想去受什么人的恭维与奉承,再说,人心这种事情,怎么能去深究呢?

生而平凡的人,能把自己照顾好就已经万幸了,我这样想着——我若能把身边的朋友,夜晚的星空,沁人心脾的玫瑰花香,浓彻心扉的亲情和遥不可及的你给说清楚,写下来,那便是一桩美事了,兴许我做梦都会笑醒。

大抵后来一段时间,这样动人心弦的歌曲极少了。我投入紧张忙碌的生活,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偌大清冷的城市,蜿蜒盘曲的乡村公路,顿感,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我要多看看这个世界,正如这世界在观望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