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一条涓涓细流。它向来会不动声色地从大地上不慌不慢地流过,仅仅如此,便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疤痕。它一路奔涌,一路刻画,到头来,你会发现,这世间一切的美好,都出自时间之手。

时间是个挺玄乎的东西。它看不见、摸不着,虚无缥缈,漫不经心,好像从未存在,但恰恰又是最真实的东西——真实就真实在无论如何也没人能对时间指手画脚。一个人即使再有权势,也不可能阻止时间的流逝,他至多可以通过化妆、养生一类方法,欺骗一下身处时间漩涡中的自己。时间本身是不为所动的,它只是自顾自地走,旁若无人地刻画着世界。

时间本身就是存在时间最长的事物。这很好证明,不妨设想一下,回到远古时代,那时有没有时间呢?当然有;从今往后,时间可不可能消失呢?也不可能。时间是一切开始的地方,它是孕育一切不确定因素的子宫。当时间都还未出世时,一切都是固定而安稳的;有了时间的流动,才可能出现世间的风云变幻。

从这点来说,对时间的情感便出现了两大分支:希望过得慢些的与希望过得快些的。希望过得慢些的理由很单调,无非是在当下的时间里获得了满足,而不愿意接受失去罢了;希望时间走得快些,却可以有许多种原因,譬如因为不满现状而期待未来有所好转的,譬如因为已有计划而等待时机的,但最好的还是这一种,单单因其不确定而不希望失去的。只是因为其充满不确定性而为之驻足,这样的人难得,算是时间的贵客。

这些驻足的人,毫无疑问他们是眼中随时看得到机遇的人。因为这无穷无尽的可能性,便可以原谅了时间的不近人情,这不可不说是一种宽宏与博量。宽容者只是原谅他人,而宽宏者,可以原谅时间。

时间始终是最公平的存在。它对任何人都是一碗水端平的铁面无私。在时间那里,骄傲自满者为之挫败,弱小无助者为之受到慰藉。它对每个人都一样,又都不一样。时间的客观性正体现于此。对于任何人而言,一分钟都永远是六十秒,可是这一分钟能用于做什么,就不是时间本身可以负责的了。它把机会公平地赠送给每个人,让他们自去决定。

我们既然拥有了时间,就应该珍惜它所赠予的机会。任何机会,无论大小,终归是可爱,理当抓附而上。只有这样,才不枉经一遭时间。

时光是一掬雨水,我们浅浅地谈。